明末工程师_第27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7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事啊!”
  诸官没有回答李植这句话,而是一一上前,把礼单递给了李植。李植收下了那些礼单,见这些兵备出手都颇为大方,尤其是巡抚查登备,竟然给李植送了二百两银子的礼物。要知道这可是巡抚,说起来是李植这个总兵的上级。
  李植把礼单放在桌子上,笑着看着这些文官们,等他们说话。
  查登备咳嗽了一声,打开了话匣子,说道:“总兵任天津西路参将时候,在天津西路收了商税。”
  李植笑了笑,知道这些文官的来意了,他们是来集体质询李植是否收商税的。
  明末的官僚亲属,文人士绅广泛经商,可以说是官商一体。李植在天津西路收了商税,算是从官僚士绅的口袋里抠银子出来。所以李植在天津西路收取商税时候引起了巨大的反弹,整个大明的官场都震动了,清流士绅们纷纷把李植视为敌寇。
  李植费尽力气收了几万两商税,还要上缴给天子不少,结果得罪了那么多人。而李植如今有了“盘剥商贾”的名声,到了天津总兵任上立即就引起了天津文官们的警觉,这些文官们集体到范家庄来找李植,要乘李植没有发难之前先让李植说清楚,到底会不会在整个天津收商税。
  如果李植说一句“要收”,估计这些文官士绅们立即就会集体出手,用各种手段攻击李植了。李植这个总兵还没有上任,对天津各地的情况不了解,手上也没有天津诸文官的把柄。说起来,总兵的职权是管理自己的几千营兵,节制各路兵马,并没有管理民事的职权,更没有cāo办税收的职责。李植如果为了收商税和这些文官厮杀起来,李植纯粹是违法的。
  李植笑了笑,把手上的礼单一一还给各位文官,说道:“各位的大礼,李植不敢收纳,还是还给各位吧!”
  一众文官你看我,我看你,一个个把脸黑了下来。查登备冷哼了一声,说道:“这么说总兵还是要在天津收商税?”
  李植笑道:“不收,谁说我要在天津收商税!”
  听到李植的话,文官们面面相觑,一下子竟反应不过来。这个盘剥商贾的李植,一下子变xìng了?
  其实对于天津的事情,李植心里自有一张计划书,要一步步慢慢来,倒也不想一上来就以总兵身份对抗整个天津的官僚系统。如果和这些抱团的文官对抗的话,李植在天津的根基就会十分脆弱,那李植一刻也不敢离开天津。
  商税,李植迟早是要收的,但不是现在立即就收。要一步步来,先在天津把根基站稳,把情况摸清楚,把这些官僚的把柄都抓住了,然后再和这些官僚集团开战。
  那些文官对视了几眼,有些得意。众人抱团,气势汹汹而来,还是吓住了李植,让他不敢收取商税了。
  不过这个李植素来狡猾,撒过的谎多了去了。现在他还没到天津总兵府上任,根基未稳。口说无凭,过一段时间他站稳脚跟了又开征商税怎么办?
  众官坐在大堂上,jiāo头接耳地嘟囔了起来。
  李植只当作没看见这些官员的小动作,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清洌的龙井,哈了一口气。
  众官最后形成了统一意见,和查登备汇报了。查登备侧着耳朵听了下属的话,点了点头。
  等那个汇报的兵备离开,查登备咳嗽了一声,说道:“左都督大人,我等都是堂堂正正的朝廷命官,本不该提非份要求,然而是否收取商税一事实在事关重大,我们不能不上心。既然总兵说不收商税,可否白纸黑字写下来。”
  听到这话,李植把脸上神色一变,便要发作了。
  他啪一声用力把手敲在茶几上,大声喝道:“白纸黑字写下来?你们当本官是随你们摆弄的市井小民么?”
  “收不收商税,自有朝廷的决策,不是我等官员可以决定的。让本官写这样一个字据,岂不是让本官冒犯皇权?”
  李植又啪一声敲在茶几上,大声喝道:“查登备,你居心何在?”
  查登备被李植一拍桌子,吓得脸色惨白,差点就跪在地上了。
  李植说的话是什么道理查登备没听明白,但李植发怒了,这件事后果很严重,查登备明白。
  李植是什么人?太子太保!骑马入宫门!那是一般的总兵能比的么?青山口大捷之前,他一句话就击败了杨嗣昌。如今他在青山口又获大捷,天子对他是十二分的信任。天子为了帮李植守住范家庄的产业,专门在范家庄设守备给李植的弟弟李兴担任。等李兴升官了,又把守备官职撤了弄一个游击官职给李兴。
  查登备相信,只要李植一封奏章,天子就会把自己这个巡抚撤了。
  如果说天津的文官抱团起来还能给李植形成一点压力的话,查登备一个人是无论如何对抗不了李植的。
  查登备脸色发白,陪笑着说道:“大将军息怒,息怒!”
  “这字据,不写也罢!不写也罢!”


第0288章 福建海禁
  查登备走了以后,李植叫来韩金信,让韩金信开始调查这些官僚,尽量抓住他们的把柄。李植让韩金信多花些银子无所谓,一定要搜集到这些官员枉法的证据。到时候有了证据,看这些官僚怎么和李植斗。
  李植布置妥当,便带着人马到天津总兵府去上任了。李植先带着郑晖和二十多个吏员去总兵府,处理jiāo接事宜。
  总兵府在天津城城西,是一座陈旧的衙门,但占地颇大。明人做官有不修衙门的传统,那总兵府也不知道多少年没修理了,状态不佳。大门是一个门楼,有三间房宽,中间开着一个大门,上面挂着天津总兵府的匾额。进门去是一个花岗石照壁,照壁上雕着飞云流水,只是有些残破。绕过照壁,便是大厅。那大厅五间九架,正是一、二品官员官厅的规格。大厅的屋脊上用瓦兽,梁栋斗拱檐椽装饰,青碧绘饰,虽然旧了,看上去依旧有些气势。
  整个总兵府有四进院子,前面的两进是办公区域,后面的第三进、第四进是总兵家人居住的地方。
  李植到了总兵府,便开始做jiāo接。上一任总兵骆振定被李植干掉,被革职拿办后,天津总兵一职就一直空悬,李植的jiāo接工作没有上家,jiāo接单据上只有李植一个续任者盖印。郑晖带着几十个吏员忙了两天,才把各项事宜全部jiāo接完毕,李植才算是正式接过了天津总兵的职位,上任了。
  让人把总兵府打扫了一番,李植把崔合和母亲郑氏接到总兵府来。
  崔合在范家庄住惯了新官厅,一见到总兵府那残破的建筑,就“呀”了一声,说道:“这总兵府怎么这么破的?我们以后都要住在这么破的房子里啦?”
  她一瘪嘴,把李植看得心里一咯噔,生怕她突然就哭出来。这要是一哭,不知道又要哄多久。
  不过崔合此时心情不错,倒是没有哭出来,而是转口轻松地说道:“不过如今我是正一品诰命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