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7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7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牲了,还有一百余人可能要残疾。
  这些牺牲或重伤不治的战士,都将授予一等英雄勋章,并每个月给予家人二两银子的抚恤金。
  二两银子是不小的一笔月钱,足够一家三口人的开销了。即便伤亡士兵有一家妻小要养,有了抚恤金,家人也不会衣食无着了。
  虎贲师的士兵在出征前都填写过遗嘱,说好如果自己牺牲了抚恤金给谁。大多数士兵都选择把抚恤金给妻儿子女,给父母或者贫困的兄弟姐妹,但也有一些士兵把抚恤金给恩人或者其他人。在这件事情上,李植充分尊重士兵的愿望。
  让战死士兵死得光荣,虎贲师的其他士兵就会更加勇敢,这支部队就更有战斗力。
  残疾失去劳动能力的士兵,也授予二等勇士勋章,另外每个月发放二两银子伤残补贴,直至伤员老死为止。
  有了李植优厚的抚恤政策,虎贲师的士兵们并不怎么害怕牺牲或者受伤。
  李植走到一个重伤痊愈的士兵面前,问道:“身体怎么样?”
  那个士兵挣扎着要从床上坐起来,被李植按住了:“没关系,躺着说话!”
  那士兵这才躺了下去,哭丧着脸说道:“回将军大人的话,伤是快好了,但眼睛瞎了一只,脸上一大块伤疤,以后怕是没地方做事了!”
  李植笑道:“怎么没地方做事?等你伤好后,我发给你二等勇士勋章,你以后就是人人尊敬的英雄了。你伤好后到纺织工厂来织布,我给你月钱二两,三餐有ròu的待遇。”
  那个士兵听到这话,激动得眼泪就流了下来,便要爬下床给李植磕头。李植赶紧按住他,说道:“你不要激动,我不是照顾你!这是范家庄的标准,每个伤员都有的待遇。”
  那个伤员泪流满面,连声说道:“将军大人恩德,我们一辈子忘不了。”
  李植笑了笑,点了点头。
  三月十三日,李植接到圣旨,要李植带领青山口大捷的有功人员入京受赏。
  青山口大捷是李植带虎贲师独力打下来的,其他督抚都不在场,报功的时候洪承畴只能任李植随便报。除了参战的各级军官,李植还把留守范家庄的李兴,以及范家庄里各个条线的管理人员都报了上去,所以这次青山口大捷的升赏人员极多,有差不多四百人。
  这么多人升赏,对大明来说也是大事,所以天子让李植的下属到京城去,在朝会上接受封赏。
  不仅如此,鉴于这几个月李植在京畿连战数场立下浩dàng大功,天子特许凯旋归来的太子太保李植骑马入宫门。
  骑马入宫门,可是极为荣耀的恩典。
  李植得了这道圣旨,便带着四百名军官离开范家庄,浩浩dàngdàng往京城行去。
  到了京城,李植在兵部报了备。隔了两天,传来了让自己再过两天早上带众武官上朝的消息。
  第三天一早,到了上朝的时候,李植刚走出院子门,就看到街上站满了看热闹的百姓。显然这几天大将军要骑马入宫门的消息已经传开了,百姓们都崇拜屡获大捷,擒斩几万鞑子首级的李植,哪里愿意错过这个热闹?
  院子外面人头涌动,热闹非凡。
  人群中间,勇卫营监军太监卢九德带着十几个宦官站在那里等着。
  李植上去拱手说道:“卢公公好!”
  卢九德抱拳说道:“咱家又看到大将军了!这次咱家奉天子jiāo待,来为骑马入宫门的左都督做引导,大将军若是准备妥当了,便告诉咱家一声?”
  李植笑道:“我已经准备妥当了,这就走吧!”
  卢九德点了点头,朝手下的宦官们吆喝了一声。那些宦官们便手持响鞭在道路上乱抽,吓开围观的百姓,清出了道路。
  李植翻身上马,便听到围观的百姓喊出一片叫好声。
  “大将军威武!”
  “大将军好身手!”
  “不愧是打残了鞑子的大将军!”
  上个马都被百姓们叫好,李植笑了笑,暗道自己的上马的身手难道确实很威武么?
  李植骑着踏风,带着麾下几百武官慢慢走在卢九德的身后,前面围观的百姓越来越多。不管男女老少,得到消息的百姓们都涌到了街上,来看骑马入宫门的大将军英姿。不少人上次虎贲师游街时候没挤进来没看到李植,此时看到李植这么年轻,这些百姓们更是高兴,喊个不停。
  “大将军威武!”
  “大将军英雄少年!我大明威武!”
  “大将军成亲没有?!大将军!我可认识几家好人家的闺女!大将军!”
  李植在京城的院子里没有聘厨子,每次李植来京城,都是从附近一家唤作摘星楼的酒家叫饭菜吃饭。此时李植骑马入宫门,摘星楼的老板与有荣焉。李植的队伍经过摘星楼的时候,摘星楼老板竟拉出了一个锣鼓队,抢到卢九德的宦官队伍前面,敲锣打鼓为李植开路。
  卢九德暗道这倒是省得自己的手下抽鞭子了,便让那锣鼓队在前面行走。
  队伍走了几十步,又有李植歇脚喝过茶的茶楼老板挤了进来,在队伍前面点燃了一串大pào竹。
  那噼哩啪啦作响的pào仗zhà得震天响,让整个场面更加热闹。


第0286章 说书人与戏台
  那围观的人群拥挤,每每要锣鼓队走到跟前了,人群才勉强让开,让整个队伍走得极慢。
  往前走了半里路,看到前面一座茶楼里站满了人,都挤到马路上了,和看李植热闹的人挤在一起。一个说书人站在茶楼里一个台子上,站在一百多人中间,正手舞足蹈地说着什么故事。那些听故事的人不似一般的听众,情绪十分激动,时不时就挥舞着拳头叫好,义愤填膺。
  李植好奇地问走在旁边的卢九德:“卢公公,这听故事的人怎么这么多?这说的是什么故事?”
  卢九德哈哈一笑,说道:“这个月京城中的说书人只说一个故事,便是大将军在畿辅大杀八方,杀鞑子的故事。说的不是范家庄大战,就是青山口大捷,又或者高阳大捷,没有别的了。”
  李植笑了笑,没想到自己的战斗已经成为说书人的素材了,也不知道这些说书人知道不知道战斗的经过,说得靠谱不靠谱?
  往前走了十几步,快要经过那茶楼时候,那些听故事的人发现大将军来了,弃了说书人挤到了茶楼门口。看到李植骑着高头大马要往皇城去,那些听故事的人挤到街边大声喊道:
  “大将军威武!”
  “大将军杀鞑子辛苦了!”
  “大将军杀奴杀得好威风!”
  李植笑了笑,朝那些人拱手一礼,便又听到一片轰然叫好声。
  又走了半里路,李植看到前面有一座颇大的夫子庙,庙外面有一个戏台,上面有十几个人在唱戏。其中四个人拿着黑色烧火棍充为火铳,口中啪啪叫唤。那四个人每叫唤一阵,对面鞑子打扮的十几个人就倒下一些。四个火铳兵的身旁站着一个身穿金色盔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