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6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6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今益发珍贵了。只要李植在天子面前美言几句,最好的位置,甚至升赏岂不都是手到擒来?
  曹变蛟得意地看着周围的诸将,一副自得模样。
  陈新甲听到这个消息,浑身的力气像是一下子被人抽空了,一下子摊在了椅子上,许久都说不出话来。
  李植这么能打,清军落荒而逃,形势对大明来说一片大好,此前一力主和的杨嗣昌怕是要被天子恨上了!到时候自己这些跟随杨嗣昌的外臣,都没有好果子吃。
  查登备看见摊在椅子上的陈新甲,十分刻薄地说道:“督臣怎么这副样子?这可是大捷啊!”


第0282章 意气风发
  洪承畴和孙传庭带着猪羊牲畜,粮食米酒,赶到了青山口。
  两人进李植的营寨前,看到营寨前面的壕沟、木刺,都是暗自惊心,感慨李植防得好严密。
  李植没有到辕门前迎接洪承畴,甚至都没有站到中军大帐门口。李植是站在中军大帐里面迎接洪、孙二人的,这摆出的是迎接平级官员的架势。
  一个营长把洪、孙二人带到了中军大帐,李植冲二人一拱手,说道:“二位军门辛苦了。”
  站在两侧的李植帐下武官有样学样,也都是把手一拱,就算是行礼了。
  对李植的轻慢,洪、孙二人只能忍了。李植是刚获大胜的将官,这次功劳报上去后肯定还要升官。内有天子信任步步高升,外有强兵在手大杀八方。李植作为一个武官,名义上听洪承畴节制,实际上的地位说是和洪承畴平起平坐,甚至说是略高一筹都一点不夸张。
  如今敢因为礼节问题和李植发脾气的大明官员,基本找不到了。
  洪承畴忽视了李植的“无礼”,上前亲热地抓着李植的手臂,说道:“总兵又胜了一回?”
  李植点头说道:“我守在寨垒中,大败攻寨的多尔衮军,擒斩首级一万四千级。不过这其中有三千首级是朝鲜、汉人跟役,报上去有杀良冒功之嫌,就不充为军功了。剩下的一万一千首级,全是东奴和蒙古鞑子。”
  听到李植的话,洪承畴和孙传庭又是一愣,惊讶地对视了一眼。
  按李植的意思,这战功不止一万一千级,竟有一万四千级!是因为担心汉人和朝鲜人跟役在验首级时候过不了关,才报了一万一千级的战功上来。实际上这些年来清军军中汉人和朝鲜跟役越来越多,这些跟役也拥有不低于明军的战斗力。李植能擒杀三千多汉、朝跟役,本来也是一功,只是这份功劳难以明证就是了。李植为了不被人嚼口舌说他杀良冒功,干脆不报这一部分首级战功了。
  这李植的兵马,实在是强盛。这份功劳,实在是浩dàng。
  洪承畴和李植寒暄了好一会儿,才装成突然想起来似的,说道:“总兵擒斩的首级在哪里,我去验明!”
  李植笑道:“我带督臣去验!”
  李植带着洪承畴走到营寨中间,走到小山一样高的两堆鞑子首级前面,说道:“东奴首级是五千三百,蒙古鞑子首级是五千八百!”
  看到那两堆鞑子首级,洪承畴和孙传庭对视了一眼,又吸了一口凉气。
  那些鞑子的首级,一眼看过去就像是真的。
  两人的兵马守在天津,闻东奴的警报就色变,看到几百鞑子游骑就紧张,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多鞑子首级?这一万一千鞑子若是聚在一起,会是一支多么强悍的兵马?怕是几万明军都顶不住。如今这些鞑子却全被李植割头于此,做了刀下鬼。
  这个李植,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洪承畴有些感慨地摇了摇头,一挥手,便有二十个幕僚走了上来。那些幕僚和李植的士兵讨来水盆河水,开始查验首级。
  乘着幕僚在看首级的当头,孙传庭走上一步,好奇地问道:“总兵兵马如此强盛,却不知道是如何练出来的?”
  孙传庭在营寨外已经看到了李植的壕沟、木刺,知道李植是靠这些东西防住东奴的,但他依旧对李植兵马感兴趣。毕竟李植是防住了七万清军,换做其他明军,靠一个临时营寨绝对是防不住的,更别提擒斩这么多鞑子首级了。
  听到孙传庭的发问,洪承畴也好奇地转过了身子,听李植的回答。
  李植想了想,说道:“我的兵马以火铳,大pào成军。我的火铳七十步上可以杀人。”
  孙传庭点了点头,各式火铳大明的军队都有装备,也是稀松平常之物。造的好的精良鸟铳,七十步上破甲都有。李植的火铳七十步上杀人,也不算稀奇事情。
  当然,大明军队管理混乱,这精良鸟铳一百把里也没有一把。一般的鸟铳别说能七十步破甲了,就是想打一百发不zhà镗都是极难的。
  李植又说道:“为了提高火铳兵的命中率,我的火铳兵每天打靶十次。一把火铳造价十五两,一个士兵三个月就打坏一把火铳。我雇佣了大量的铁匠,日夜不停制造新火铳。因为如此,我的士兵才能在战场上弹无虚发。”顿了顿,李植又说道:“那些红夷大pào,也是如此。”
  听了李植的话,孙传庭感慨地抚了抚长须。
  这李植的兵马,是用银子堆出来的!训练三个月就打坏一把火铳,这是绝无仅有的训练强度,每个月光着训练报销的火铳就要折银好几两。
  比较起来,大明军马装备的鸟铳大pào容易zhà镗,士兵根本不敢cāo作,每次shè击都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哪里有什么训练?一个月也打不了一、两次。
  李植的火铳能全部不zhà膛?想让匠人们用心造出合格鸟铳,那工匠钱、材料钱可是一分都不能贪墨,要下得足足的!
  这样的训练强度,那士兵在战场上的命中率得有多高?鞑子冲上来,这边万铳齐发,鞑子怕是一下子就要乱成一片。
  难怪李植的兵马如此强盛,这样说起来,全是用大把银子换来的。听闻李植是用私产养军,不但不贪墨朝廷的兵饷,还从自己腰包掏海量的银子出来报效朝廷,这份忠心大明独一份。这支强军无法复制,在大明也是独一份。
  听到李植的话,洪承畴和孙传庭抚着胡须,若有所思。
  洪、孙二人和李植说着闲话,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几个时辰。到了晚饭前,首级查验的结果出来了,一万一千一百七十九具首级,全是真的。
  听到这个结果,洪承畴眼睛放光。他名义上是李植的上级,李植立下这样的功劳,他是有帷幄之功的。捷报到了天子那里,自己的赏赐自然也少不了。不说别的,就说天子对自己的信任,恐怕都会提高不少。
  洪承畴红光满面意气风发,便要和李植告辞。
  李植说道:“我已经命人备好酒菜,督臣不留在寨中用饭么?”
  洪承畴翻身上马,抱拳说道:“不劳总兵了,我这就赶回去写捷报!”
  说完这话,洪承畴就焦急地一甩马鞭,带着亲兵冲了出去。
  孙传庭看着洪承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