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6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6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明军斥候的战斗力远逊于清军,因此就不敢冲到第一线去窥探情报。前几天青山口附近的明军斥候来报,说青山口附近还是有不少奴骑,显然清军还没有出关。洪承畴暗道清军这是和李植对上了,恐怕李植那一万兵马凶多吉少。
  洪承畴正在那里思考,却看到一个小校慌慌张张地跑了上来。
  那小校冲到洪承畴的面前,跪在地上喊道:“督臣!捷报,捷报啊!”
  洪承畴愣了愣,想了一圈,实在想不到此时哪里会有捷报传来,问道:“何处的捷报?”
  那小校抬起头,大声说道:“天津总兵李植的捷报,擒斩清兵一万一千,大捷啊,督臣!”
  洪承畴挥了挥手,又把手放了下来,愣了好久都没说出话来。


第0281章 升值的人情
  那个小校又说道:“督臣,李植说,清军已经弃了青山口,往西边开去了。走了两天了。”
  洪承畴没想到李植能在青山口击败多尔衮。听到小校的报捷,洪承畴好久才反应过来。
  李植把一万兵马带到了青山口堵清军的出路,这是事实,如今清军弃青山口往西边去,那李植显然是真的战胜了清军。一万一千首级的数字哪怕有一些杀良冒功,大部分也会是真的——如果清军不是损失惨重,又怎么会放弃现成的出关口子,往西边去呢?
  这个李植的兵马,强得有些不可思议。
  李植现在深得天子眷宠,就是因为能打。这次清军入关,十几万明军懦弱避战,而李植的兵马却大杀八方,几次击败清军。天子现在已经十分信任李植,甚至因为李植的一句话就迁怒于被称为杨相的杨嗣昌。如今李植再胜一场,天子要对李植重视到什么程度?
  现在的大明官场,得罪谁,也千万不能得罪李植。
  洪承畴立即走下城墙,带着亲兵往孙传庭暂住的天津中路兵备府走去。
  到了兵备府,洪承畴直接走进了院子,在二堂找到了正在和兵备闲聊的孙传庭。
  “伯雅,李植打胜了!”
  孙传庭听到洪承畴的话吃了一惊,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他惊疑不定地看着洪承畴,讪讪问道:“李植打胜了?怎么胜的?”
  洪承畴倒是没有因为孙传庭的失态而嘲笑他,刚才自己得到这个消息时候的样子也好不到哪里去。洪承畴一挥袖子坐到椅子上,说道:“不知道怎么胜的。但李植报了上来,说斩首一万一千级!”
  孙传庭诧异地看着洪承畴,一脸的不相信。
  一万一千级鞑子首级?那可是国朝少有的大功!和几个月前的范家庄大捷相当!一万人靠一个临时建的寨垒打败七万清军?斩首一万多?这李植还是明军吗?怎么能打出这么不可思议的胜仗出来。
  孙传庭想起李植请命出兵时候自己的持重之言,脸上竟有些尴尬起来。大明确实只有一副家当,孙传庭只能像个小媳fù似的死死守着这家当,而李植却能靠这一副家当横扫四方,把鞑子打得鬼哭狼嚎!
  孙传庭有些后悔没有跟李植一起去青山口了。如果自己那时候相信李植,带一、两万兵马去助阵,那现在自己也早已立下大功了。想到这里,孙传庭有些懊恼地在桌子上一拍,俊朗的脸上满是后悔的神情。
  “若彼时随他同去,如今如何?”
  洪承畴也拍了拍桌子,似乎也在后悔。不过他很快就抛弃了这种念头,说道:“伯雅,你快备马,随我去青山口犒劳李植大军,查验李植的首级。”
  孙传庭点了点头,说道:“好,我这就随督臣去!”
  ……
  陈新甲坐在天津巡抚的大堂内,正在和蓟、辽的众将们议论军情兵事。
  查登备也坐在大堂的上首,仅次于陈新甲。不过查登备属于东林清流,和依附于杨嗣昌的陈新甲有些格格不入。加上如今杨嗣昌失去了天子的信任,倒台只在朝夕,那查登备就更不把陈新甲放在眼里,说话做事都有些轻慢。
  陈新甲把查登备的态度看在眼里,一肚子的火,却又不敢发出来。
  自从李植一句话打败杨嗣昌后,陈新甲就一直夹着尾巴做人。别说是查登备这样的巡抚,就是帐下的总兵陈新甲都不太敢得罪,说话办事绝不敢对这些总兵用强。
  不过好消息也是有的,那就是李植在青山口被多尔衮围住了。
  那多尔衮七万大军围着李植一万人半个月了,那可是七万鞑子,那狂徒李植拿什么阻挡?多尔衮攻下李植营寨估计要不了多久了,陈新甲每每想到这件事,就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只要李植一死,大明朝拿什么和清军打?主战派还不是立刻销声匿迹?到时候天子还不是要重新启用主张议和的杨嗣昌?杨嗣昌一得势,自己这些跟随杨嗣昌的外臣还不是要鸡犬升天。到时候陈新甲一个兵部尚书是跑不掉的。
  那个李植,当真是个狂徒,居然要带一万兵马去堵七万鞑子。鞑子的战力,那是明军能比的?就算李植侥幸赢了鞑子几场,但一万对七万,这仗是不可能打赢的。此时李植已经被清军围困半个月,日日苦战,他应该后悔自己的无知无畏了吧?要不了多久,洪承畴就要去给李植收尸了。
  想到这里,陈新甲扫视了一眼查登备,暗道虽然如今你对我轻慢,等我升为兵部尚书,我看你怎么来巴结我!
  大堂内的武将们还在围着地图议论清军的兵马布置。明军的斥候不敢靠近清军,这些武将凭借有限的消息也议不出什么头绪出来,在那里叽叽喳喳。陈新甲看了看地图上的青山口,闭上了眼睛。
  突然,大堂外面一个亲兵跑了进来,拜倒在陈新甲面前喊道:“督臣!三边总督洪承畴派人来传话了!”
  陈新甲睁开眼睛,淡淡说道:“让他进来。”
  一个身穿鳞甲的秦军小校带着两个督标营标兵走了进来,拜倒在地,大声说道:“总督大人,我家督臣洪承畴让我来传话。”
  陈新甲点了点头,说道:“你说!”
  那个小校大声说道:“前线消息传来,天津总兵李植在青山口大败东奴伪王多尔衮,擒斩东奴和蒙古鞑子首级一万一千!鞑子大败后已经弃了青山口,往西边逃去!”
  听到这话,大堂里安静了几秒,然后轰地一声zhà开了。众将们被这个惊人的消息惊呆了,然后就热烈的议论起来。
  李植打赢了。
  而且还斩首一万一千?
  这可是媲美范家庄大战的大捷,而且这一次的对手是七万清军!这李植怎么越来越神了。这李植是要以一人之力对抗东奴吗?
  蓟、辽的众将们叽叽喳喳的议论,一个个都十分后悔。若那时主动请缨随李植去青山口,如今已是立下大功,升官在望了。
  曹变蛟站在大堂的西侧,因为兴奋而脸上有些发红。李植打赢了!而自己帮李植守卫了范家庄,李植说欠下曹变蛟一个人情,那这个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