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6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6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面逃下来,颤声说道:“王爷……”
  孔有德伸出右手,啪一巴掌重重打在李九成的脸上。孔有德一脸的狰狞,却是说不出话来。
  清军的中军阵中,皇太极和济尔哈朗看着阵前的火pào对shè,脸色有些发白。
  这个李植的pào兵火力,太猛了,远远超越了皇太极的想象。
  六十门大pào一次齐shè,就准准地命中了一里外的清军pào兵阵地,打坏了九门大pào。两次齐shè,十七门红夷大pào就报销在阵地上。而李植的火pào,没有一门zhà膛。
  试想如果大军齐上攻城时候,被这样的大pào轰zhà几轮,大军会产生多大的混乱?
  皇太极还想试探试探李植的火力,没想到却一下子折损了十七门红夷大pào,皇太极也有些心疼。
  皇太极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这个李植羽翼已成,如今已经无法将其剪除了。”
  济尔哈朗看着孔有德损失惨重的pào兵,说道:“皇上,这李植太棘手了。”
  皇太极看了看西边,说道:“我们该走了。多铎在黄崖口,也该得手了吧……”


第0280章 仍有可为
  二月二十八日,多尔衮忧心忡忡地坐在中军大帐内,正和诸满蒙贵族议论军情。
  如今皇上已经到达了青山口,驻扎在李植寨垒的对面。但马里沟这个峡谷中间被李植占领,李植的大pào封锁了短短两、三里宽的峡谷,让皇太极和多尔衮的信使无法往来。即便是晚上,李植军也在pào火的威慑下在山谷里点燃火柴堆照明,硬生生截断了两边的通信。
  前天,多尔衮派了一支三十人的死士想冲到皇上那边去。结果刚进入李植大pào的shè程,被十门大pào霰弹一轰,这些死士就死了二十几个,溃败下来,再不敢向前冲。
  皇上就在几里外,却无法通信,这让多尔衮十分忧虑。这样下去,即便皇上来了,也无法带多尔衮的大军出关去。
  多尔衮开始琢磨如何从山谷两侧的绝壁上爬过去,但斥候出去研究了两天,也没有研究出什么结果。这个李植布下寨垒时候显然专门研究过地形,专选在这刁钻的地方扎寨。
  看了看帐中的诸将,多尔衮说道:“如今消息断隔,和皇上的书信往来不通,皇上来了也帮不了我们,诸位有什么办法?”
  蒙古旗主伊拜说道:“大将军,此时此地,只能出去攻打其他关口了。便是没有细作配合没有情报,也只能强攻。”
  阿巴泰摇头说道:“就怕我们攻打雄关,久攻不下的时候李植率领明军主力从后面夹击我们……”
  众人听到阿巴泰的话,都吸了一口凉气。李植的兵马这么强,如果再得到十几万明军的配合,恐怕真的会攻击五万多人的多尔衮军。到时候在明朝关口下被前后夹击,说不得就是一场大败。
  那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只能和李植一起在这马里沟耗着?耗他半年一年?
  众将你看我,我看你,拿不出一个主意来。
  众人正在焦虑,却看到大帐外跑来了一个亲兵,跑到多尔衮面前请了个安,说道:“大将军,多铎王爷的信使来了!”
  多铎是多尔衮的胞弟,是八旗满洲镶白旗的旗主,素有战功。
  众人听到亲兵的话都愣了愣,有些诧异。多铎不是一直跟着皇上在辽西牵制明军关、宁兵马吗,皇上的信使穿不过马里沟,多铎的信使是怎么进来的?是绕道其他关口靠细作混进来的?不过既然多铎的信使进来了,和皇上的通信就算是通了,众人闻言都是一喜。
  多尔衮挥手说道:“快让信使进来!”
  半晌,三个身穿白漆鳞甲的清兵走进了多尔衮的大帐,正是多铎军中的精锐摆牙喇。那三个清兵进来朝多尔衮屈膝请安,站起来大声说道:“大将军,我家主子多铎按照皇上的布置,已经攻占黄崖口,请大将军率军从那里出关。”
  听到这个摆牙喇的话,大帐中的满蒙贵族们眼睛发亮,一个个激动地站了起来。
  多尔衮站起来问道:“多铎怎么攻下黄崖口的?”
  那个摆牙喇说道:“皇上早就刺探到黄崖口防备空虚,收买了细作埋伏在内。我家主子和细作里外配合,让城里接应的人打开了关门。门一开,我大清兵一拥而入便把黄崖口给占了。”
  大帐中的满蒙贵族们听到这话,知道黄崖口是真的被拿下了,一个个都长舒了一口气。众将暗道这下子终于能顺利出关,能摆脱这个魔鬼一样的李植了。
  多尔衮站在大帐中想了想,也是喜上眉梢。
  黄崖口在西面,距离青山口四百里,多尔衮率军一路向西,十日就能到达。天津的明军即便得了消息追上来,也追不上自己。
  终于能够顺利出关了。虽然这次入关损失惨重,但毕竟劫掠了二十多万人口。有这些人口补充,我大清仍有可为。
  伊拜激动地说道:“大将军,我们快去黄崖口,从那里出关吧!”
  多尔衮点了点头,大声说道:“拔寨,全军往西,从黄崖口出关。”
  ……
  李植站在瞭望台上,看着南、北两面的多尔衮军和皇太极军同时拔寨,浩浩dàngdàng往远处行去。
  郑开成诧异地问道:“师长,这多尔衮怎么退了,他们要去攻打其他关口了?”
  李植想了想,说道:“恐怕不是,皇太极既然来了,清军就有了刺探长城众关口虚实的本事。说不定清军已经打下了不知道哪里的关口,准备出关了!”
  薛三库说道:“师长,我们要不要跟上去?等待时机打他一下?”
  李植笑了笑,说道:“打野战,我们一万人打不过多尔衮的大军,让他们走吧,我们这次立的功劳,也够大了。”
  郑开成悠悠说道:“清军入塞多次,都是耀武扬威而走。逃得这么狼狈的,这也是第一次吧?”
  周围的虎贲师军官们听到郑开成的话,都是一阵哄笑,十分地畅快。
  李植也笑了笑,说道:“给洪承畴发捷报,报功!”
  ……
  洪承畴这天正站在天津卫城的城墙上,凭栏远望津沽的风物。
  大运河从天津城西穿过。虽然因为清军入塞劫掠的原因,运河上漕船很少。但运河两边那鳞次栉比的茶馆、驿站,还是能让人感受到往日天津的繁华。
  这一次,这些城外的运河附属设施,都保住了。
  清军经过天津时候,并没有攻打大军云集的天津诸城,而是直接越过天津往青山口去了,这也让洪承畴长舒了一口气。如今明军不敢出城和清军野战,也不敢支援被清军包围的城池。要是清军和天津的明军死磕,洪承畴也没法保证各个州县屯堡全部不失。
  如果洪承畴和陈新甲坐拥十几万大军,却还是丢城弃土,那天子震怒之下说不定就会追究洪承畴和陈新甲的责任。清军直接越天津而去,是最好的结果。
  不过李植这个莽夫却自告奋勇地去青山口堵截多尔衮的大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