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6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6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扩大鞑子死伤的陷阱。
  几百比几十的jiāo换比太残酷了,更何况死去的都是善shè的战兵,都是清军军中的勇士。清军越shè心越虚,眼看着就要崩溃了。
  最后时刻,李植的一百四十门大pào再次开火了。
  虎贲师火pào所在的土pào台同样设置了层层保护:大pào下半部分用土堆保护,上面建有雨棚,对外只留下一个可以容纳pào口的缺口,鞑子的弓箭也shè不进去。火pào的pào兵在雨棚下面从容地给火pào装上霰弹,然后把火pào推到pào台的pào口上,对七十多米外密集站立的鞑子开火了。
  大pào发出巨大的轰鸣声,从pào口中吐出火舌。一万多发弹丸呼啸着扑向了弯弓shè箭的鞑子,撕开了他们遇到的一切盔甲和血ròu击穿鞑子的身体,然后再撕开后面第二具血ròu躯体和盔甲,将阻挡在前面的生命全部夺去。
  一千多密集站在阵前shè箭的鞑子弓箭手刹那间就被打成了筛子,血ròu横飞,一声不吭地倒了下去。即便是没有被打中躯干,手腿中弹,骨头也立即被铁弹丸打断。甚至整个手、脚被打断,变成断肢飞出去。
  还站着的士兵都是一身的血,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清军崩溃了。
  这不是战争,这是大屠杀。
  先是阵线西边的一百多弓箭手溃了,那里被霰弹zhà得最猛,那些溃兵被霰弹zhà垮了,不管不顾地往后面逃去,在后排鞑子的空隙间拼命穿行。这一百溃兵的逃亡很快就带动了整条战线,鞑子崩溃的临界点早已经被霰弹齐shè打破,鞑子一有人逃,就全部一起逃了。最前排一千多人已经被霰弹全部打死,后面举着弓箭的一千多鞑子不敢再shè,全部化成了溃兵,往阵后逃去。
  这些马甲兵、步甲兵的溃败带动了后面的辅兵和跟役,鞑子们已经丧胆,没有人敢在虎贲师的凶猛火力面前立正挨打。前排一溃,后排跟着全溃了,一万多人撒腿往来路逃去。
  押阵的几千摆牙喇兵再也无法威慑溃逃的鞑子,做逃兵的污名也无法阻止这些心理崩溃的溃兵,他们脑子里只剩下求生一个念头。押阵的摆牙喇挥剑阻拦溃逃的人群,溃兵们干脆一起攻击摆牙喇。前面的几十个摆牙喇被乱兵砍死,毫无意义地死在了拥挤的人群里。
  后排的摆牙喇不敢再阻止这些溃兵,只能跟着溃兵一起往后面逃。
  而虎贲师的阵地上,李植的士兵们还在shè击,还在朝逃亡的清兵们倾泻子弹。溃逃的清兵们每逃几十米,就要抛下几百具尸体。逃跑的鞑子们后排不断有人倒下,前面的人更加慌张,推搡着拉扯着,生怕被其他鞑子挤到后排去送死。一万多鞑子像是遇到了天敌的山羊,像是遇到了山火的麋鹿,慌不择路,狼奔豕突。他们在木桥上拥挤推搡,不断有人掉入壕沟中。在壕沟中的鞑子惊惶地哭了出来,拼命往上窜,试图爬出两米深的壕沟。


第0276章 绕着走
  溃败的鞑子不断冲击着后面还保持着队形的四万大军。
  前面溃下来的鞑子士兵太恐慌了,后排的士兵不断被身后的步qiāngshè倒,所有人都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被打死,满脸的惊惧。有些溃兵不管不顾地冲进了备战的四万多大军的阵列里,希望用大军中的其他鞑子做自己身后挡子弹的盾牌。
  他们的恐惧和溃散冲击着后面四万大军的士气,让那四万多人的大军也有些摇摇yù坠。最关键的是前面的寨垒无懈可击,自己这些人列阵在明军的大pàoshè程内似乎是送死。看到前面溃兵的惨状,后面没有参加战斗的四万多人也有些战战兢兢。
  等鞑子溃军逃出第一道壕沟,哭嚎着往远处逃去时候,四万多人的大军反而变成了最前列的清军。李植的大pào再次装好了霰弹,朝这四万多人开火了。
  一万多发弹丸划破天空,shè向了四万多鞑子。
  鲜血立刻从列阵在壕沟前的鞑子身上迸shè出来,像是廉价的涂料一样往空中溅洒,喷了周围的士兵一身一脸。惨叫声和呻吟声立即从这些没有参加战斗的鞑子人群中发出,不绝于耳。
  只中了一轮pào,这四万多鞑子就崩溃了。
  这一仗的伤亡,实在是太惨重了,鞑子们已经被打怕了。
  前面溃下来的鞑子在不断冲击他们的队列,他们的士气已经降到了临界点。而这呼啸而来的pào弹却不是血ròu之躯可以阻挡的。没人愿意有胆量站在大pào的shè程内傻傻挨打,xìng命不是儿戏,在生死关头最大的想法就是保命。
  摆牙喇都在前面押阵,此时也已经被溃军携裹溃下去,这支四万多人的军队并没有强力的押阵力量。光靠军官的嘶吼,不足以战胜大pào带来的恐惧。
  一轮霰弹过后,鞑子的四万多后备大军已经不能称为军队,化成了溃军,一个个慌张地朝身后奔去。
  这些溃散的鞑子乱哄哄逃到三百米上,又被李植的大pào用实心pào弹轰了一轮。
  一百四十颗pào弹像是一百四十个死神,在地上弹跳,破开他遇上的一切血ròu躯体,在密集的溃兵中划出一百多道死亡胡同。被那胡同划过的清兵,无一不是身躯破碎断手断脚,不是当场死亡就是重伤大出血。
  溃逃的清军们更加恐惧,嚎叫哭泣,用尽全身力气往远处逃去,只求能离这死神一般的明军寨垒远一点,再远一点。
  五万多鞑子溃军冲到了五百米外的清军中军,差一点就要往中军队列里冲去。中军的噶布什贤营精锐挥刀砍死了几十个冲击中军的溃兵,才吓退了这些慌不择路的溃兵。溃兵像是遇到礁石的洪水,从中军两侧分流逃去。
  鞑子的中军中,大清的诸贝勒面如死灰。
  这一仗,输得太惨了。
  前面用辅兵和跟役铺设木桥,就已经死了七千人。如果说这些辅兵和跟役还可以逐渐补充的话,后面的冲阵死去的战士,则是难以补充的精锐。冲阵死去了七千人,溃败过程中起码又死了二千多人。这九千多人,其中起码有三千步甲、马甲。
  这些步甲、马甲,都是大清赖以支撑的中坚力量,却被大屠杀一样的消耗在李植的寨垒前面。
  多尔衮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
  多尔衮一直觉得自己睿智英武,年纪轻轻就在沙场纵横,四处征战无往不克,诸亲王贝勒一个个都十分看得起多尔衮。这几年便是皇上皇太极处理国事时候,也每每和自己商量。多尔衮素来自信,觉得天下没有自己处理不了的难事。多尔衮甚至觉得自己的能力,可以和皇上媲美。
  然而今天,在这青山口,自己却像猴子一样被这个李植戏耍,诱骗。李植一点点骗自己投入兵力上去送死。一个寨垒最终还是没能攻下,多尔衮反而赔上了上万大清勇士。
  自己作为奉命大将军,和岳托一起率领九万大军入关,号称十万。如今九万大军只剩下五万多人,死伤近一小半。损失这么大,我大清要多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