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6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6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虎贲师全灭,并没有人回去告诉清军前面有木刺。此时清军大部队冲到木刺前面,看清楚了那短短半尺高的木刺,才明白明军寨垒是多么坚不可摧。这一片木刺区域,根本无法通行。
  牺牲了几千勇士冲到明军阵前,却因为明军的工事无法前进,冲阵的鞑子有种yù哭无泪的感觉。即便是最勇敢的鞑子,也一下子心如死灰。
  几十个蒙古鞑子和步甲兵冲进了木刺阵中,鞋底一下就被木刺刺破了,倒在了木刺堆上。即便是身穿绵甲或者镶铁片绵甲,这些清兵也被木刺刺伤了。他们艰难地在木刺中寻找落脚处,慢慢逃了回来。
  明军的火铳轮shè连绵不绝,还在朝鞑子倾泻子弹,清军却无路可走。如果要通过木刺去,必须挖土来在地上铺一层半尺高的土层。但在明军火铳的瞄准下,要死多少人才能给这些木刺铺上土?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便有鞑子失去了斗志,转身要往来路逃去。
  几百米外的清军中军处,众贝勒见冲阵的队伍停了下来,心急如焚。牺牲了那么多勇士好不容易冲到明军五十步外,怎么能停下来呢?
  豪格张着嘴巴看着前面停止的大清兵,惊讶得说不出话来。显然,勇士们遇上了李植的工事,冲不上去。
  这个李植,使诈!
  阿巴泰面色有些发白,说道:“奉命大将军,前面好像有陷阱,勇士们冲不上去。”
  多尔衮用手捂着自己的鼻子,心如刀割。
  牺牲了这么多勇士,多尔衮有种被李植打怕了的感觉。本来做出这么大的牺牲是要冲上去全歼李植兵马的,可是这个李植耍诈,还在阵前布置了远处看不清的陷阱。不仅如此,刚才铺木桥时候很久才打一轮的大pào,此时却轰击得连绵不绝。要是早知道李植留了这么多后手,多尔衮根本不会让勇士们冲上去送死。
  但如今木已成舟,已经死了几千勇士,难道就这样撤下来?
  距离敌人五十步无法前进,大清兵只有用shè箭来打击敌人。但李植的兵马躲在土墙后面,这样对shè大清兵很不占优。
  但铺木桥时候已经在阵前丢下了七千辅兵和跟役,此时冲阵又死了四千多大清兵,尔衮已经输红了眼,绝不愿意就此认输。他大喊一声:“吹号角,让勇士们顶住!”
  阵前,几十个带头逃跑的清兵被押阵的摆牙喇shè死了。清兵听到了继续冲锋的号角,不敢后撤,只能咬着牙关顶在明军的火铳铳口下。这样的境况中,只有用弓箭shè了,清兵们脸色苍白地取出了背上的弓箭,开始和寨墙后面的明军火铳手对shè。
  这是一场毫无公平可言的对shè。
  大多数马甲兵和步甲兵拿的是八力弓,五十步,或者说七十五米是这些清兵的极限shè程,在这个距离上根本shè不准。而清兵的辅兵和跟役就更寒碜了,拿的一般是六力弓,shè出的弓箭在五十步上基本没有杀伤力。蒙古鞑子的弓箭大多和八力弓差不多,五十步上也是极限shè击,准头很差,并且无法破甲。
  而虎贲师,却是躲在雨棚和土墙后面shè击。那土墙几乎有人的肩高,将虎贲师士兵的身体躯干完全保护起来了,只露出一个脑袋和肩膀在外面。不仅如此,明军的头顶上还有雨棚,抛shè的弓箭大多被雨棚挡住。
  而且正面二千四百士兵中两千人是选锋团士兵,身上穿着锁子甲。五十步外,只有摆牙喇的十力弓能shè穿锁子甲。而摆牙喇都在后面押阵,阵前马甲、步甲的八力弓对锁子甲根本无能无力。


第0275章 天敌?山火?
  不仅如此,为了降低和清军对shè的伤亡,李植这次离开范家庄时候给所有士兵都配备了头盔。李植这些年缴获了两万多头盔,足够给士兵们一人一顶。
  清军唯一能shè杀明军的办法,就是shè中五十步外的明军脸面。这对于shè术的要求实在太高了。
  百步穿杨只是一个传说。五十步上的弓箭shè击,便是遇到一阵风,shè出去的箭矢也会偏离目标不少。弓箭手即便练习一辈子,也是无法准确命中这么远的小目标的。
  万里挑一的篮球明星练习十几年,也无法从十四米外的篮球场中场准确投篮,何况是普通士兵顶着几十斤的拉力在七十多米外shè箭?
  但如今除了shè箭,鞑子没有第二种办法伤害寨垒里的明军。三千清军咬着牙站在壕沟和木刺之间,弯弓朝雨棚下面的虎贲师shè箭。
  后排抛shè的弓箭全被雨棚挡住了,只有前排一千多枚直shè的弓矢能够威胁虎贲师,但七十多米外shè击明军的脸面实在有些强人所难。一千多支箭矢shè过来,只有几十枚弓箭shè中了目标。
  鞑子中的辅兵和跟役没有能力威胁五十步外的虎贲师,站在前排shè箭的鞑子都是步甲兵和马甲兵。这些清军shè手们大概五秒能shè一支箭,而雨棚下的虎贲师士兵大概也是五秒钟发起一轮齐shè。
  比起鞑子shè手的力有不逮,虎贲师的shè击就杀伤力大多了。虎贲师士兵在七十多米上shè击鞑子弓箭手,仿如shè击静止的目标,命中率惊人。六百把步qiāng一个排一个排地齐shè,一轮齐shè就打死了近五百的清兵。
  鞑子们杂乱地朝虎贲师shè了三轮箭雨,只杀伤了两百虎贲师士兵,却被虎贲师士兵用步qiāng轰了三轮。三轮齐shè过后,鞑子们有一千多步甲、马甲倒在了木刺阵前。这些都是清军中的精锐。
  鲜血从子弹造成的伤口中不断流出,让硝石味浓厚的战场上弥散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一个甲喇章京冲到最前面鼓舞弓箭手,却被瞄准他的步qiāng手一qiāng击中了鼻梁。那旋转的子弹打碎了这个军官的鼻骨,钻进了他的颅骨内大肆破坏,立即就了结了他的xìng命。甲喇章京像是一根没有生命的木桩,一声不吭地倒在木刺里。
  这个高级军官的死去引起了一片混乱,一些弓箭手被这大屠杀一般的战斗打垮了,受不了了,哇哇叫着往后面溃去。
  但押阵的巴牙喇不放这些弓箭手们后退,用弓箭把溃逃的士兵们shè了回来。被shè回来的鞑子进退不得毫无斗志,闭着眼睛朝明军的雨棚上乱shè。
  伤亡太大了,鞑子的阵前已经仿如是一个混乱的修罗地狱。
  鞑子的尸体在七百多米宽的阵前铺了一大片,以各种姿势死在地上。后排的鞑子要shè箭,必须踩在前面死去的鞑子的尸体上才能更靠近虎贲师一些。那些重伤半死的鞑子倒在地上,没有人理睬,甚至还会被后排的弓箭手踩上身体。被踩者发出微弱的惨叫声,在qiāng声噼哩啪啦响个不停的战场上却无人听得到。
  有些尸体本来已经不再往伤口外流血,但被后面的弓箭手一踩,血流又从伤口上迸出来。地上到处都是血,血腥味越来越浓,令人作呕。
  李植在七十多米上给鞑子留的这个勉强可以对shè的区域,与其说是给鞑子一个机会,倒不如说是一个诱骗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