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5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5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清兵。在钢铁和火yào的力量面前,人类的身体脆弱得像一层纸片。
  这次的霰弹shè击距离更近,霰弹的命中率上来了,前排近千名士兵惨叫着倒下了。惨叫声和呻吟声从阵前的伤员口中发出,开始腐蚀清军的士气。鲜血、残肢和碎ròu到处都是,一眼看去全是一片血红,清军的前阵仿佛是一个杀猪厂。
  清军再遭猛击,有些反应不过来。明军的火pào怎么打得这么快?不是好久才能shè一次的吗?按这样的shè速,岂不是在清军冲到阵前还能打一轮?
  前排的士兵们仿佛看到了明军大pào再打一轮,把自己打死的情景,脸色发白。
  不过此战没有退路,清军大军中有几千押阵的摆牙喇,往后逃必死无疑。在嗷嗷叫的几万大军中,人的肾上腺会分泌令人兴奋的激素,让已知的死亡也变得没有那么可怕。前排的清军咬着牙往上冲,仿佛已经忘记了个人的生死。他们挥舞着刀剑走上了第一道壕沟上的木桥,越过了第一道壕沟。
  清军的人数太多了,李植的寨垒正面只有七百多米,六万多清军根本无法展开,一起上的话会挤在一起造成混乱。清军无法一起往前冲,兵马分成了两路。一路由前排的两万人组成,由五个甲喇章京率领上前冲阵。一路由后排的四万多人组成,等在壕沟边上,随时准备支援前面的两万人。
  但多尔衮相信,不需要后排的四万多人动手,前面的两万兵马就能把李植的兵马打溃。壕沟已经盖上了木桥,前面一马平川。李植的兵马只有一万人,岂是两万满蒙勇士的对手?
  在清军前排越过木桥的一瞬间,虎贲师正面的六百把步qiāng朝清军前排开火了。
  距离两百米,六百把步qiāng吐出了六百发子弹,袭向满手汉人鲜血的清军士兵们。清军阵前就像是被镰刀割了一刀的麦子,倒下了一大片。这个距离上锥形子弹shè不穿两层盔甲的马甲兵,但对步甲兵,蒙古兵和辅兵跟役是致命的。
  一轮齐shè,起码有三百多鞑子被打死打伤。
  中弹的士兵们捂着伤口,大声惨叫着。但很快力气就从他们身上消失了,他们倒在了血泊中,渐渐失去了声响。
  清军鼓起勇气,继续往明军阵前冲去。
  又走了十几步,又是一阵弹雨朝清军阵前倾泻过来。
  血花像是过年时齐绽的礼花,一朵接一朵地在清兵身上盛开,把又咸又热的血液溅出几米远,溅在身边其他鞑子的身上和脸上。前排还活着的鞑子都是一身的血,仿佛是从地狱里走出来一般。
  又是三百多鞑子被打翻在地。
  中弹的鞑子在地上翻滚抽搐,却没有人在意他们。六万人的大军形成了一种一往直前的集体气势,刺激着阵前士兵的战斗意志,忽略了这几百名惨死的个人。
  中弹未死的马甲兵士气最旺,他们认为虎贲师的火铳拿他们没办法,嗷嗷叫着冲锋。
  鞑子越过了第二道壕沟。第二道壕沟上只有一百多座木桥,并没有覆盖整个壕沟。鞑子的队伍在这里挤成了一团,只有部分上冲上了木桥,后面的人则挤在木桥尾端。
  壕沟上木桥的不足,让鞑子队伍的整体冲阵速度一下子慢了好几成。
  第三轮步qiāng齐shè袭来。
  惨叫声再次响起,前排的士兵像是被点了名,一个接一个倒下。
  一个身穿双层盔甲的马甲兵仗着重甲坚固冲在前面,却被子弹打在了脑袋上。他的半个脑袋被子弹打破了,血液和脑浆一起绽成一朵血花,溅了旁边的一个步甲一脸。那个步甲诧异地一摸脸,只看到一手的血红。
  步qiāng的shè击刚刚停下,鞑子们又往前走了十几步,第三轮大pào和第四轮步qiāng开火了。
  遮天蔽日的弹雨像是一张网,一张一触就死的巨网,刹那间统治了整个战场。pào弹弹丸和步qiāng子弹先后shè进了鞑子人群中,掀起了一片血雨的风暴。pào弹弹丸碰到任何东西,不管是人体的躯干和大腿手臂,立刻洞穿。碎ròu和血液迸shè出来,到处都是,阵前侥幸没有被击中的鞑子像是沐浴了一片红色的血雨,淋得一身的血红。他们根本不知道身上的血ròu是自己的还是别人,充满畏惧地在血雨中哭喊着,害怕自己下一秒就会因为突然袭来的剧痛倒下。
  这一阵pào击终于把清军打怕了,前排的清军放慢了步伐,不敢闷着头往前冲了。


第0274章 使诈
  前排的清军被打怕了,后排的清军却还有士气。这一战清兵有六万多人,伤亡几千人还是可以承受的,众贝勒绝不允许前排士兵后退。押阵的摆牙喇见前排的清兵畏惧不前,冲上去朝停下脚步的士兵shè了几十箭。
  摆牙喇用的一般都是十力弓,那箭又准又狠。弓矢在空中划过几十米shè进了前面清兵的后背,那些清兵立刻发出惨叫。
  摆牙喇不允许前排的士兵开小差!清兵们如果往前面冲死了还是光荣战死的,如果往后面逃被摆牙喇shè死就毫无意义了。一人被押阵的摆牙喇shè死,整个家族以后都会抬不起头来。前排的清军见到这一幕,再不敢犹豫,咬牙再次往前面跑了起来。
  清军往前冲刺,越过了第三道壕沟。
  距离一百一十米左右,虎贲师第一轮shè击的士兵已经在后排再次装好了子弹,站上了前排,进行第五轮齐shè。
  虎贲师士兵们并不是六百人同时齐shè,战场正面宽度太宽无法统一shè击时间,虎贲师基本上是以三十一人的排为单位齐shè。
  虎贲师一个排一个排的shè出了子弹,前排的鞑子再遭重击。
  在一百一十米的距离上,即便是身穿镶铁片绵甲和锁子甲的鞑子马甲兵也扛不住锥形子弹,绵甲被打穿,内镶铁片被打穿,锁子甲也被打穿,子弹穿过这些盔甲时候碎裂,不规则翻转,刺入皮ròu时候会造成更大的伤口。
  前排上百名马甲兵正领头冲锋,却突然被shè来的子弹shè穿身体。这些马甲兵本以为明军的火铳拿他们没办法,此时却被打个正着。他们一个个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身上巨大的伤口,却捂不住啾啾流出的鲜血。流出的鲜血把那些盔甲染得血红一大片,让马甲兵们一个接一个地倒了下去。
  鞑子又往前冲了十几步,又遭到了第六轮步qiāng打击。
  正面第二行的士兵装好了子弹,站上shè击位,瞄准鞑子,一个排接一个排的进行了齐shè。
  距离很近,鞑子又是正面冲过来,队形密集,虎贲师shè击的命中率很高。shè偏了的子弹甚至会shè中后面和旁边的鞑子,落空的子弹极少。六百士兵一轮齐shè打完,就有四、五百鞑子被打翻在地。
  鞑子伤亡惨重,却依旧死战不退,继续往前冲。
  顶着明军致命的子弹,鞑子终于冲过了第四道壕沟,冲到了木刺前。
  那一大片木刺,让冲到这里的鞑子震惊万分。
  明军使诈!
  刚才发现木刺的那一队辅兵跟役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