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5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5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还不是轻松通过这些壕沟?清兵们仿佛已经看到了千架木桥顶着pào火架在壕沟上,七万勇士从木桥上杀过去把明军杀得落花流水的情景。
  阿巴泰欣喜地转过头来,对多尔衮说道:“奉命大将军,木桥能行!”
  多尔衮不知道为什么,却意外地有些紧张起来,他看着前面的明军垒寨,举棋不定。
  豪格见自己的计策能用,有些得意,大声说道:“奉命大将军,让勇士们上吧,我们只要一炷香的时间就能把这些明军杀败!”
  八旗蒙古正白旗旗主伊拜说道:“奉命大将军,为了出关,如今只能架木桥冲过去了!”
  就连一直有些慌张的杜度也不再说丧气话,只怔怔地看着架在壕沟上的木桥。
  李植的步qiāng和大pào都开火了,但是木桥还是冲上去了,怎么看,形势都是对清军有利。
  多尔衮一咬牙,说道:“好,木桥冲阵!”


第0270章 进退不得
  清军中军号角吹响,旌旗挥舞,发出了总攻的命令。
  在有节奏的鼓点声中,两、三万辅兵和跟役大声喊叫着,抓住了木桥的边缘,一齐用力举起木桥。辅兵和跟役们钻进木桥底下举着木桥,齐齐朝四道壕沟挪去。
  一千多架木桥像是一千多辆装甲车,朝虎贲师压过去。
  那些木桥都有三米来宽,而李植的寨垒正面只有七百多米,加上木桥之间的空隙,一个正面只能摆下一百多个木桥。一千个木桥排成长长的队伍,足有八、九层,看上去浩浩dàngdàng。
  不过木桥走得很慢,足足花了十几分钟才走到第一道壕沟。
  李植没有让大pào开火,清军有些诧异,加快了手脚速度。走在前面的第一排木桥把木桥架在了第一道壕沟上,足足架了两百架木桥上去,让第一道壕沟变成了一片平地。
  铺好了木桥的清兵士卒举着木盾退了下去。
  看到第一道壕沟被铺上木桥,中军前的清军队列中响起一片欢腾之声。
  豪格举着马鞭说道:“奉命大将军,要不了多久我们就能铺平四道壕沟,冲上去了。”
  多尔衮却在疑心李植为什么不开pào,心里有些焦虑,看了看豪格没有说话。
  铺平第一道壕沟后,八百架木桥越过了第一道壕沟,距离李植的大pào只有一百八十米。
  李植之所以让清军铺平第一道壕沟,是怕清军遭受第一轮霰弹就崩溃逃走。霰弹的shè程有三百五十米,清军的木桥进入一百八十米后,往前往后跑都要跑同样的距离才能逃出霰弹shè程。换句话说,穿过第一道壕沟的清军,已经陷入霰弹的打击范围的正中。
  李植冷笑了一声,大声喊道:“霰弹!开火!”
  一百四十门大pào早已整装待发,李植一声令下,一百多门大pào齐齐被点燃,朝一百八十米外的八百架清军木桥shè出了霰弹。
  一万四千颗铁质弹丸像是一片暴雨,铺天盖地,朝清军的辅兵和跟役们倾泻而去。
  清军木桥下面的木盾很厚,足以抵挡步qiāng子弹。但在霰弹弹丸面前,这些木盾毫无作用。霰弹从一百八十米外飞来,狠狠地撞在木盾上,像是开罐器遇上了沙丁鱼罐头,毫无阻碍地把木盾全部打穿了。
  木头被打穿的咔嚓声汇成了“轰”一声巨响。每一个木盾,都起码挨上了十来发弹丸。第一排的一百多辆木桥正面木盾全部被摧毁。到处都是碎木纷飞,远远看过去像是木桥上冒出的一片云雾。
  弹丸打穿木盾后依旧还有动能,继续朝后面刺去,又刺死了木桥下第一排、第二排的四、五个辅兵才罢休。
  血液像是水一样从被霰弹shè中的身体上喷了出来,像一个个小喷泉,溅得木盾里面到处都是。刚才还干燥的空气中顿时充满了一片咸湿的血腥味,令人呼吸急促。
  没有了木盾的保护,不仅是前排的辅兵、跟役被霰弹打死,后排的清兵也立即危险起来。没有了木盾的保护,木桥下面的鞑子赤luǒluǒ地暴露在步qiāng手的qiāng口下。
  步qiāng手们毫不犹豫地开火了。一百八十米上密集排列,举着木桥慢慢挪动的清兵是最好的靶子。就算子弹打偏,没打中前面的清兵,也会打中后面的清兵。第一排六百名士兵摁下扳机,血花就一朵接一朵地从清军的身体上绽放开来。
  惨叫声像是约好了一样,从一百多架木桥下面同时冒了出来。中弹的清军士兵们在地上挣扎着,抽搐着,呻吟着。他们捂着中弹的伤口,希望能止住那里冒出的鲜血。但旋转的米尼弹破坏了太多身体组织,伤口下面的身体已经化成了一片血糊,血液像是啾啾的泉水,不断地从伤口中流出。
  第一排木桥下的清兵损失惨重,举着沉重的木桥冲击步qiāng阵无疑是送死,他们慌张地把木桥往地上一扔,就撒腿往身后逃去。但寨垒里的虎贲师却依旧不放过他们,第二排六百名士兵快速走上shè击位朝逃跑的清兵shè击。
  劈哩啦啦的qiāng声响起,逃跑的清军像是被大风吹倒一样纷纷倒下,又是几百人死在了qiāng声中。
  清军的中军阵中,八旗满洲的贝勒和蒙古的固山额真们看到战场上的情景,一个个惊得说不出话来。
  这个李植,使诈!
  刚才十台木桥冲阵的时候,他怎么不用散子pào?现在一千架木桥已经冲到半路,进无可进,退无可退,李植却在这个时候亮出散子pào轰击清军的木桥。
  好yīn险的尼堪!
  阿巴泰脸色有些发白,他喃喃地说道:“糟糕了,就算现在退,也要被散子pào轰好几次……”
  杜度又慌张起来,抓着多尔衮的袖子说道:“奉命大将军,快退兵吧!等皇上来吧!皇上来了,一定有办法!”
  多尔衮也没想到是这样的战局,有些无力地闭上了眼睛。
  豪格急得满脸血红,转头大声说道:“奉命大将军,不要退!退下来也要挨好几轮pào击,战士们就白死了!李植的大pào好久才能打一次,我们能冲上去!”
  听到豪格的话,多尔衮睁开了眼睛。确实,刚才十架木桥冲阵时候李植的大pào打得很慢,如果以那样的shè速来算的话,一千辆木桥能冲到第四道壕沟。
  多尔衮一咬牙,说道:“吹号角,让辅兵跟役们冲!”
  李植站在阵前,听到清军冲阵的号角,笑了笑。
  清军果然还是没被吓跑,继续冲了上来。
  李植的六磅pào极限shè速可以达到一分钟三、四发。不过那是在不冷却pào管,不把pào车挪回原位的情况下。那样的极限shè速下打十次,pào管就彻底红热不能再shè了。如果要做好全套步骤,用湿布冷却pào管,用铳规等工具瞄准的话,六磅pào一分钟只能打一发。
  当然,李植现在shè霰弹不需要铳规瞄准,就算冷却pào管,四十秒钟也能打一发。不过李植却不愿意把清军的木桥全部打溃,如果木桥全部溃了,清军的披甲兵就不会冲上来了。
  李植朝吕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