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5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5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看着多尔衮的脸色,问道:“奉命大将军,开始攻打李植吗?”
  多尔衮看了看前面李植的垒寨,不知道为什么竟犹豫起来,产生了一种退意。那小小的寨垒,在多尔衮眼里却像是一座小山一样,似乎坚不可摧。咬牙想了好久,多尔衮才摇头说道:“先不冲,先让十座木桥上去试一试!”
  阿巴泰没想到多尔衮会突然犹豫起来,诧异地和豪格对视了一眼。
  让十座木桥上去,肯定是冲不上去的,会牺牲一些勇士的xìng命。但用这二百多战士试探一下,就知道明军的虚实,知道该不该全军强攻。这是一种十分谨慎的做法,虽然会造成小的伤亡,但能避免大军不明就里陷入陷阱。
  阿巴泰暗叹一声佩服——多尔衮年纪轻轻,做事却如此谨慎——皇上和诸贝勒都十分看得起多尔衮,尤其是扬古利在范家庄一仗输掉正黄旗大部后,皇上有重大决策都会询问多尔衮的意见,十分尊重多尔衮。
  这种尊敬确实是值得的,若不是皇上更加英明神武,诸贝勒奉多尔衮为主都有可能。
  旌旗招展,传达了中军的命令,让几万辅兵和跟役再次把木桥放下,等待命令。
  十架被选中的木桥出列,出战!
  十座木桥随着号角声走出了队列,向马里沟中间的明军寨垒行过去。
  举着木桥的都是清军中的辅兵和跟役。对于架桥填壕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的事情,多尔衮jiāo给了辅兵和跟役cāo作。因为多尔衮担心李植藏有杀招,万一架桥的兵马受到大规模杀伤的话,死些辅兵、跟役也不会那么让人心疼。


第0269章 别吓到他们
  木桥很沉重,前面和两侧还挂着一些木盾,二十多人举着木桥走得很艰难,速度很慢。按李植的估算,这些木桥一秒钟都前进不了半米。走了一炷香的时间,十座木桥才走到壕沟前面。
  距离二百米,李植的虎贲师开始朝木桥shè击了。六百发子弹向架设木桥的辅兵和跟役shè去,打在了木桥前面的木盾上。
  但虎贲师的子弹,没能杀伤木桥下面的清军。
  那些木桥前面和两侧放置的木盾很厚,足有一拳厚的厚木板。步qiāng打在木头上打得噼哩啪啦一阵响,打得木屑飞舞,却没造成木盾后面的辅兵伤亡。一轮shè击后,清军安然无恙。
  看到这种情况,清军军中响起一片欢呼声。
  李植的步qiāng手没法击杀架桥的清军,那清军就能大摇大摆地把木桥架上。然后后面的清军士卒杀上来,七万人能把李植的一万人杀得片甲不留。后面观战的几个清军贝勒甚至觉得,这个挂在木桥上的木盾很不错。以后和李植作战的时候,是不是让冲阵的每个士卒都抬着这种木盾前进?防范步qiāng?
  十台木桥慢慢走到第一道壕沟前面,将木桥的前端抵在壕沟的这边,然后齐力推动木桥后部,让木桥后端翻过壕沟落在另一边。
  三座木桥架在了壕沟上面,壕沟变成了通途。
  一放置好三座木桥,三座木桥下面的二十多名辅兵跟役就逃回木盾后,举着木盾慢慢往后面退去。那木盾离开了木桥后依然可以由二十多个清兵合力举着。虽然木盾很重让士兵们行走得很慢,但在木盾的保护下,李植的步qiāng手倒是只能看着这些鞑子慢慢退下去。
  后面的七台木桥通过三座木桥,朝第二道壕沟压过去。
  虎贲师的阵中,选锋团第二副团长吕虎指挥着一百四十门大pào。他眯着眼睛看了看前面的清军木桥,问道:“将军,要不要用霰弹轰他们?”
  对付这种一拳厚的木头防具,确实该用霰弹。
  不过李植却怕霰弹一发,就把这七万清军吓跑了。
  李植摇头说道:“先不用霰弹,用实心弹把这七架木桥打退!”想了想,李植又说道:“开pào速度慢一些,别吓着他们。”
  吕虎大声唱喏,指挥十门火pào瞄准了那些缓缓前进的七架木桥。
  只听到“轰”“轰”几声巨响,藏在土pào台后面的十门大pào开火,将实心弹朝一百多米外的七架木桥shè去。
  五斤重的pào弹呼啸着破开空气,狠狠地砸进了木桥下面。距离很近,十门大pào的命中率很高,有八门打中了。那些一拳厚的木盾能挡住子弹,但在pào弹面前却像是纸糊的一样,轻而易举地被撕开了。实心pào弹撞在木桥下辅兵和跟役身上,所到之处,摧枯拉朽。
  便是手脚被这些pào弹沾上一点,也是立刻断手断脚。如果身体躯干被pào弹砸中,那立刻就一命呜呼了。起码打穿三、四层清军的身体,pào弹才停下来。
  伤口上溅出来的血液像是泼出来的颜料,刹那间泼满木桥内部,把木桥下面的所有清兵都溅得一脸。
  木桥下面的辅兵、跟役们猛遭重击,士气为之一顿,有跟役便想逃。
  指挥这场战斗的“旺达”见战士们没了士气,在木桥下面大声喊道:“冲到第三道壕沟,所有人抬旗!”
  抬旗!那可是无数跟役一辈子的理想。
  抬旗了,就不再是包衣阿哈,就能做一个昂首挺胸的旗丁,就能吃饱饭,穿暖衣,就能拥有女人!
  跟役们听到“旺达”的话,士气大振,又嚎叫着回到岗位,用力支撑着沉重的木桥往前走。
  七台木桥鼓着劲,又往前走了二十几米,第二轮pào击开始了。
  十门大pào朝木桥喷出了pào弹,十发pào弹狠狠撞进了七台木桥下面。
  十发pào弹有八发命中了目标,木桥下面又是一片惨叫声响起,几十个辅兵、跟役被pào弹打破了身体,倒在了血泊中。
  一架木桥连中三pào,损失太大,还活着的清军士兵已经举不动木桥了。他们把木桥丢弃在壕沟前面,举着木盾慢慢退了下去。
  还有六架木桥车走到了第二道壕沟前面,放下了两架木桥。
  看到前面的六架木桥成功到达第二道壕沟前,清军齐声叫好。外藩蒙古喀喇沁部“固山额真”古鲁思辖布欣喜地说道:“大将军,这木桥能用啊!”
  阿巴泰和豪格对视了一眼,眼睛里也满是欣喜。既然十架木桥能在十门大pào的pào火压力下推进到第二层壕沟,那一千架木桥齐头并进,一百四十门大pào无论如何是防不住的。豪格的这个木桥计策,可行!
  多尔衮摸着自己长长的胡须,沉吟不语。
  战场正面,还在继续前进的四架木桥在走到第二道壕沟和第三道壕沟之间的时候,又遭到了一轮pào击。两架木桥的清兵抵挡不住,弃了木桥,扛着木盾退了下去。还有两架木桥则一路推进到了第三道木桥边上,把两架木桥架在了第三道壕沟上面。
  架完了木桥,两架木桥下面的清兵举着木盾退了下来。他们成功到达第三层壕沟,能够抬旗了!这些清兵中的跟役们激动得满脸血红。
  看到这一幕,中军前面的七万清军欢声雷动——十架木桥就能推进到第三层壕沟,那一千架木桥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