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5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5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一口气,用望远镜仔细观察那浩dàng清军的细部。
  李植仔细看过去,只觉得清军号令有方,布置合理。各个旗的战士分批在谷中扎营,专选那地势较高,又容易取水的地方,安排得井井有条。清军中军旁边的辎重车前面等着推着小车的辅兵,一个个肃然站立,没有明军分粮时候的拥挤喧闹,显然清军军中军纪严密。二十万大明百姓被分成二十个大群,安排在清军的腹部。虽然押着二十多万大明百姓和十几万牲畜,但清军的阵中丝毫不乱。
  清军的游骑和哨兵密布在营寨外面的两里范围内,阻拦盘查任何试图进入营寨的人。虽然李植的兵少,清军还是在营寨外面挖了两条拒敌的壕沟。作为战争民族的建州女真,打起仗来丝毫没有漏洞。
  此时的大清士兵,放在全世界范围做比较,也是一支精锐的兵马。要不是李植掌握了远超过这个时代的武器,又岂敢和这样的敌人硬碰硬。
  即便是在寨垒前布满了各种工事,防守严密,然而此时亲眼看到清军的浩dàng声势,李植还是为那气势所摄,有些紧张起来。
  李植又看了看自己寨垒前面的各种严密布置,才稍微心安了一些。
  此次清军以多尔衮为奉命大将军,有八旗满洲的正白、镶白、正红、镶红、镶蓝五旗兵马。八旗蒙古的各旗则是倾巢而出,全部参战。经过几个月的战斗,明军已经基本搞清楚了清军的配置。这七万人中,大概有八旗满洲的战兵二万五千,八旗蒙古和外藩蒙古的两万战兵,另外还有二万多的辅兵杂役。
  这样浩dàng的一支大军,足以击败十几万明军。所谓投鞭断流,无外如是,李植却要凭借一个寨垒阻住他们。
  李植又仔细检查了一遍自己的阵前布置,反复设想哪里有漏洞。
  ……
  二月十六日早上,李植正在马上用望远镜观察清军,却看到清军营寨中中门大开,清军士兵举着巨大的木桥走出了营寨。那些木桥一台一台地被举了出来,列在阵前。每个木桥下面都站着二、三十个清军。
  李植用望远镜观察,发现那些木桥都是三米来宽,六米多长。每个木桥都是用三根六米多长的巨木做龙骨,然后在龙骨上面铺着密密麻麻的小木头做桥面,用绳索固定。不但如此,木桥的前面还搭着一个木头做的遮障,类似一个木头盾牌耷拉在木桥的前方,大概是用来防范李植军步qiāng的shè击的。
  李植仔细看了看那些木桥,发现清军三天之内,竟做了一千座木桥。


第0268章 多尔衮的犹豫
  多尔衮率领诸贝勒和十几个蒙古贵族立在阵前,十几杆华丽的织金龙纛立在他们后面,向全军将士指示中军所在。中军的前面,是一千座结实的木桥。二万多辅兵跟役站在木桥旁边,随时准备举起木桥冲阵。
  不过残暴的清军,第一波攻击不是由木桥展开的。
  第一波的攻击,是清军掠来的大明百姓。
  李植用望远镜看着清军,看到在那些木桥的后面,清军用鞭子和刀剑驱逐劫掠而来的几万百姓到阵前。那些衣衫褴褛的大明百姓们一个个举着铁钎铁铲——清军竟要用这些手无寸铁的百姓来填埋壕沟。
  那些百姓一个个穿着破旧的棉衣,有的甚至连棉衣都没有,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百姓们男女老少都有,在清军士兵的刀剑下不敢反抗。但他们见清军的慎重模样,也知道前面的明军不是善茬,清军这次驱赶他们这些百姓上场填壕,凶多吉少。
  往前是死,退后也是死。不少百姓们感到大难临头,抓着工具就在阵前嚎啕大哭起来。
  清军们却毫不留情,拿着鞭子就去抽那些哭泣的百姓。
  过了一会,几万百姓全部站在了阵前。清军中军号角长鸣,士兵们驱策三、四万大明百姓朝第一道壕沟冲去,要用手中的工具填平壕沟。
  距离步qiāng手五百米,四百米,三百米,二百米,潮水一样涌来的百姓冲到了第一道壕沟前。他们战战兢兢地看了沉默的官军寨垒一眼,就开始在壕沟的边上挖土。他们要把陡峭的壕沟挖填成一道角度缓和的土沟,让清军的士兵能跑过去。
  看到蜂拥冲上来的百姓,郑开成脸色发白的看着李植,问道:“师长,怎么办?”
  李植建造的营寨是回字形的,四个面一样宽,每个面都是七百五十米。李植的虎贲师在这次京畿之战中出现了一些伤亡,如今已经有四百多重伤的和牺牲的。李植留二千士兵守在范家庄,自己率领九千六百人在马里沟的寨垒里作战。
  寨垒的四个面,每个面都布置二千四百名士兵,排成四排轮shè的阵型。一百四十门大pào,则全部摆在正面。
  寨垒的正面的步兵是选锋团的两千步qiāng手和破虏团的四百步qiāng手。选锋团团长李兴留守范家庄,郑开成作为破虏团团长,被任命为正面战斗的指挥官,站在正面指挥战斗。
  听到郑开成的犹豫,李植大喊一声:“开qiāng!”
  郑开成舌头打结:“师……师长,那些可是百姓!”
  李植愤怒地吼道:“我说开qiāng!”
  郑开成把头一低,咬牙喊道:“开火!”
  号角长鸣,第一排的士兵们瞄准了填埋壕沟的百姓,开火了。
  六百发子弹shè向了二百米的百姓,一下子就放倒了几百名战战兢兢的百姓。那些填土的百姓们如遭雷击,惊讶地看着倒下的同伴们,全部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听鞑子的和官军对抗,果然是没有好下场……
  第二波弹雨很快又shè来了,又是几百名百姓身上绽开血花,倒在了地上。
  几万名百姓如梦初醒,再不敢在壕沟前作业,哇哇叫着往阵后逃去。三万多大明百姓失去了秩序,像水库泄洪时候的潮水一样,汹涌往清军大营中冲了回去。
  清军的士兵们拿着刀剑砍杀那些逃跑的百姓,却是无济于事。清军再凶狠,也只能砍杀几个百姓。但那寨垒中的官军,一开qiāng就是几百条命。哪边更危险,一目了然。
  清军的军阵十分肃杀,三万被劫掠的百姓不敢冲入军阵,从军阵两边溃了下去,一直逃到两里外,被两千马甲兵骑马冲上来砍了一阵才不敢再逃。
  看到新抓来的奴隶们大溃败的样子,多尔衮以牙咬唇,默然不语。
  虽然早就知道这些奴隶会被明军击溃,但李植毫不犹豫的开火,还是让多尔衮吃了一惊。这个李植,太凶狠了,对大明的百姓也丝毫不手软。此人不除,我大清必将受其害!
  然而,自己能除掉他吗?自己连出关的道路都被他拦住了。
  多尔衮吸了一口气,一挥手。
  中军号角长鸣,一千架木桥被抬了起来,准备冲阵。清军几万战士从中军后面走到了中军前面,列阵在木桥后面,布成了一个巨大的攻击阵型。
  军旗招展,缨穗飞舞,远远望去像是一片火焰。
  阿巴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