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5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53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的营寨不拔掉,清军就无法进入青山口。马里沟这个峡谷只有三里宽,李植的大pào往中间一摆,清军穿过峡谷要遭到大pào轰击,没法通行。
  有一队斥候试着从峡谷的边缘地带冲过去,结果被十门大pào齐shè,被打死了一半人,狼狈不堪地退了下来。
  而那营寨里,似乎有一百多门pào。
  也许七万清军士兵不计伤亡地从边缘地带冲过去,牺牲几千人大概能全部通行过去。但是那样的代价也太大了,众贝勒不能让大清的勇士这样白白牺牲!而且那样冲过去的话,清军押运的人畜物资怎么办。尤其是那些汉人尼堪,估计大pào一轰zhà这些尼堪就要全部乱掉,到时候一哄而散,清军不知道要杀多少人才能把他们追回来。
  看到李植建设的寨垒,清军停在了马里沟前面,没有前进。
  清军的中军,一众清军将领们骑在马上看着李植的营寨,表情各异。
  豪格用马鞭狠狠地在空中抽了个响鞭,大声骂道:“这个李植!是想要我们七万人的命吗?我们已经放弃济南,全速赶到青山口只求出关了!他居然还来青山口修了个寨垒对付我们!”
  阿巴泰咬着拇指,说道:“这个营寨卡在峡谷的中间,我们劫来的尼堪和牲畜冲不过去……”
  杜度在范家庄被李植大败,知道李植的战力,此时脸上已经十分慌张了,他大声说道:“奉命大将军,我们弃了劫来的尼堪和牲畜冲过去吧,越往后后拖形势越糟糕!”
  多尔衮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入关这几个月折损了两万勇士,全靠这些尼堪补充人力。如果这次弃了人畜,以后我大清的勇士就再没有勇气入塞劫掠了!”
  “那样的话,我大清对明国的攻势就算是到头了……”
  听到多尔衮的话,一众将领们都冷静下来。李植的营寨再坚硬,也不能为了一个营寨改变大清的国运。如果以后再不敢入塞劫掠,那大清就会飞速的衰弱下去。
  豪格大声喊道:“奉命大将军,我们把这个营寨攻下来!他毕竟只有一万人,我们有七万人!”
  豪格似乎突然想起了军中的大pào,大声说道:“拿大pào轰他,我们有五十多门红衣大pào,和他对shè,把他的大pào打掉。”
  阿巴泰咬牙说道:“李植有一百多门大pào,我们的pào怕是打不过他……”
  豪格说道:“不试试怎么知道?”看了看前面的那些壕沟,豪格说道:“那些壕沟也有办法,我们砍伐巨木做成木桥,架在壕沟上冲过去。”
  众人听到豪格的话,眼睛一亮。
  豪格又说道:“只要架着木桥冲过四道壕沟,我们的勇士就能在阵前和明军对shè!到时候一边shè箭一边冲上去,我们勇士就能和明军ròu搏!我们有七万人!”
  从一里外,清军的将领们看不到李植阵前的木刺和铁蒺藜,还以为冲过那些壕沟就能和李植的兵马ròu搏了。
  听到豪格的话,清军的众将都有些心动,一个个骑在马上沉吟不语,思考着豪格战术的可行xìng。
  阿巴泰突然说道:“我们可以驱赶尼堪挖土填埋壕沟,如果明军不shè击,我们就一路填过去!如果明军shè击,死的也是尼堪而已。”
  杜度在范家庄被李植打败过,当真是被打怕了。听了众贝勒的话,他脸色依旧慌张,张了张嘴,充满了畏惧地说道:“奉命大将军,那明军李植十分狡诈,我看他的手段不止有这些壕沟……”


第0267章 木桥
  豪格不屑地看了看杜度,说道:“杜度,你是被李植打怕了,那李植野战厉害,守城不一定厉害。”
  杜度慌张说道:“我们可以放弃青山口,攻击其他的长城关口!从其他关口出塞去!”
  听到杜度的话,众贝勒都有些轻蔑,觉得杜度真是被李植打垮了。
  临时去攻击其他关口,谈何容易?大明经营长城几百年,长城的各大关口都是高墙深壕,严阵以待。清军历次入关,都是要细作配合,在各个长城关口中仔细侦查,知道哪个关口防守空虚,才能强攻。
  即便如此,也未必能够攻陷,还要细作配合,等待天时地利的良机,才能破关。比如这次入关,就是在细作侦探得到情报,在大明总兵吴国俊前往祝贺监军邓希诏生辰,喝得大醉时候,突然发起攻击才得手。
  有时候京畿附近的边墙防守严密,无懈可击,清军为了入关甚至要绕道几千里到宣府、大同甚至山西,才能从某个防守空虚的要塞破关。可见破关的艰难。
  只要防守稍微严密的长城关口,都不是多尔衮可以攻破的。清军的攻坚能力并不强,只要不是明军太弱,清军一般对于坚城都是无可奈何。济南城上只有一千弱兵,这一次多尔衮几万大军围了济南两个月,也没能拿下。
  此时多尔衮在大明境内,遍布大明各地的满清细作对皇太极汇报,多尔衮一时之间得不到情报,根本不知道明军长城各关口的虚实,根本无法破关而出。硬攻防守严密的关口,是白白把大清勇士的xìng命送给明军做战功。
  如果因为李植的四道壕沟,就放弃青山口去攻击其他高墙深壕的长城关口,无疑是弃易求难。
  阿巴泰根本不理睬杜度的话,而是对豪格说道:“用巨木做木桥跨过壕沟,倒是可以一试,只要冲过这四道壕沟,我们七万人就可以打败李植的一万人!”
  豪格点头说道:“奉命大将军,我们可以试一试,如果七万人因为四道壕沟就放弃青山口,以后我们的勇士哪里还敢和李植碰面?那我们的勇士还怎么入关劫掠?”
  豪格说的是正理,冷兵器时代的战斗最讲究士气。如果七万大军因为几条壕沟就逃了,以后遇上李植,清军只能一见面就逃跑了。
  多尔衮想了好久,转身看了看身后。
  多尔衮的身后,七万清军士兵列在中军之后,仿佛一片如火如荼的铁甲海洋。七万人立在山谷中,铺满了山谷的每一个角落,看上去无边无际。那几万勇士头盔上的缨穗随风甩动,看上去就像是春天山谷里开满的花朵,令人目眩。勇士们背上chā着的旗帜,连成了一片又一片的云彩。七万人浩浩dàngdàng,让人感觉无坚不摧。
  这样的大军,岂能因为李植一个小小寨垒就止步不前?
  多尔衮大声说道:“就按豪格说的,做木桥!”
  众将领大声唱喏,各自带人下去扎营,生火造饭,准备去附近山上砍伐树木做木桥了。
  ……
  李植亲自爬上了望杆车,用望远镜观察着前面的敌人。
  清军的人数太多了,足有七万人,那浩浩dàngdàng的气势令人望而生畏。再加上劫来的二十多万大明百姓,清军的队伍一直铺到了十几里外的山谷外面。从望杆车上望过去,清军给人感觉就像是占据了整个大地的一片蚂蚁,无边无垠。
  天地之间,仿佛都充满了清军的大军。
  李植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