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4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4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卿是如何治军的,为何战力如此出类拔萃?”
  李植淡淡答道:“臣下以自生火铳成军,以红夷大pào成军,依赖这些火铳大pào退敌!”
  朱由检摸了摸胡子,点头说道:“原来如此,难怪李卿的兵马战力如此出色!”


第0260章 大将军
  朱由检说道:“但如今天下烽火四起,不是一营兵马可以平靖,爱卿可有平贼却奴的国策?”
  李植愣了愣,没想到天子会问自己这个问题。
  想了好久,李植才拱手说道:“如今要平靖天下,李植以为需要三项政策!”
  朱由检来了兴趣,点头说道:“哪三项?爱卿但讲无妨!”
  李植拱手说道:“臣以为,要平靖天下,必须正官场,收商税,除士绅和宗室的免税特权!”
  听到李植的话,朱由检身边的太监身子一颤,抬头惊疑地看了李植一眼。
  李植说的这三项国策,招招致命,不是致敌人的命,而是致倡议者的命。李植说出这样的话,就连太监都觉得惊奇。
  大明的官场确实混乱,庸官贪官无数,但是这些官员都是有着深厚背景的,平日里上下打点,早已经深深吸附在大明朝身上。而且说到官贪,大明朝那是全部官员都行贿受贿,你处理谁?无论处理谁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如果想处理最贪最坏的官,想要整治官场风气,就要加强监督机构的权势,就要加强厂卫的权力。而崇祯朝主宰朝政的东林党视厂卫为洪水猛兽,恨不得把锦衣卫和东厂解散。崇祯根本不敢加强厂卫。
  至于收商税,那就是和士绅抢利益了。大明朝是谁的大明朝?是士绅的!不是穷苦农民的。士绅行商赚一点银子,朝廷能去收税么?朝廷收商税,岂不是从士绅手里抢夺银子给农民们使用?那岂不是倒过来了?
  万历朝派宦官收商税,被士绅骂成了什么样子?对于那些收税的太监,士绅们恨不得挫其骨食其ròu。万历皇帝一死,这项政策也就不了了之。
  至于免除士绅和宗室的免赋特权,就更加惊世骇俗了。士绅和宗室是大明朝的统治阶级,这李植却一门子心思从士绅宗室身上抠银子出来,这不是拿自己的xìng命开玩笑么?这些人稍微一报复,你李植就是身死家灭的下场。
  崇祯身边的老太监摇了摇头,暗道此子竟如此不知深浅。
  朱由检听了李植的话,沉吟许久。
  最后,朱由检叹了一口气,摇头说道:“李卿是个忠臣!”
  李植知道天子觉得自己的建策无法实施,所以才叹这一口气。
  似乎被李植的忠诚敢言感动,朱由检说道:“李卿这次立下大功,朕许你部兵马京城yóu xing,炫耀武功!”
  李植愣了愣,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待遇,赶紧拱手说道:“多谢圣上。”
  朱由检点了点头,不再说话,转身回乾清宫去了。
  李植拱手作揖,送别天子。
  ……
  十二月二十六日,李植率领九千兵马入京yóu xing,夸耀武功。
  九千人扛着步qiāng,从广渠门进入京城外城,接受百姓们的欢呼和崇拜。
  之前,天子已经命人将李植这次擒斩的一万多鞑子首级筑为京观,摆在大明门前。于是京城又一次万人空巷,百姓们都挤去看李植的缴获。尤其是鞑子首级中还有镶红旗旗主岳托的尸体,想看的人十分多。那大明门前面挤得水泄不通,能把活人挤出病来。
  京城的百姓看完京观后都知道这是天津总兵的缴获,都记住了李植的名字。
  这年头京畿的大明百姓被清军折磨得够惨。京城里的百姓,谁家没有几个京畿的亲戚?鞑子入畿辅劫掠三次,不知道杀死,劫掠了多少百姓,京城百姓的亲戚们都倒了霉。更别提鞑子一来,京城百姓就战战兢兢害怕京师被鞑子攻破。
  京城的百姓对鞑子那是恨之入骨,对打鞑子的李植十分崇拜。百姓们看到那堆成小山一样的鞑子首级,都看呆了。他们口口相传,知道李植是总兵官,就都把李植叫成大将军。
  所以得知李植要带着兵马进京夸耀武功的时候,京城的百姓都涌到广渠门看李植的样子。李植的兵马还没开到广渠门,城门外就挤了里三层,外三层的百姓。百姓们在寒冬中顶着冷风站立着,只为看一眼李植的样子。
  李植的兵马一亮相,城门口的百姓们就沸腾了。
  “李植来了!”
  “快看,李植大将军来了!”
  “大将军好年轻,还是个少年郎!”
  李植骑在大马上,朝围观的百姓拱手一礼。
  那些围观的百姓们顿时就zhà开了。
  “好!”
  “大将军朝我们行礼了!”
  “大将军威武!”
  一些富裕的百姓端着米酒坛子涌上来,争先把手中的米酒酒碗递给李植。
  “大将军,喝咱一杯米酒,暖暖身子!”
  “大将军杀敌劳苦,喝我一杯米酒驱寒!”
  “大将军,这是我自家酿的浊酒!”
  李植接过一个百姓的浊酒,一饮而尽。
  广渠门门口上千百姓们看到这一幕,轰然叫好。“大将军”“大将军”的叫喊声雷鸣一般。
  李植骑马行到广渠门门口,一个年轻的太监率领几十个宦官已经等在那里。
  “咱家是勇卫营监军太监卢九德,今天来为总兵官做yóu xing的前导!”
  李植拱手说道:“有劳公公了!”
  卢九德笑道:“大将军广受崇拜,咱家也来沾点光,欢喜都来不及哩!”
  卢九德说完这话,就带着宦官往前面走去,在前头开路。
  进了城,那道路两侧的百姓就更多了。无论男女老少,无论是内城还是外城的百姓,全挤到了广渠门正对着的外城南大街上看热闹。不仅主街两侧站满了人,两边的屋舍二楼窗户中也全是人,和主街jiāo叉的小路上也全是人。
  要不是开路的宦官们拿着响鞭一路敲打吓唬那些百姓,那道路根本没法行走。
  虎贲师九千人挺直胸脯,齐步走在外城南大街上。
  热情的百姓看到虎贲师前进时候徐徐如林的精锐样子,更加崇拜。百姓们拿出了平日里自己不舍得吃的ròu包子,酥糖、雪花糕等塞给虎贲师的士兵们。
  “好汉们吃一口我家的ròu包子!”
  “大将军的大兵威武!吃我家的雪花糕!”
  士兵们一路走一路吃,一手扛qiāng一手抓吃的,几乎不得闲。
  李植让一些伤势稳定的伤员坐在马车上,把马车布置在yóu xing队伍的中间。
  等这些伤兵马车进入广渠门时候,不少百姓看到那些伤残士兵的样子,都红了眼睛——这些士兵,可都是为了保护京畿的百姓伤残的。
  百姓们争先给伤员们递上米酒甜点,感谢他们为保护百姓做出的牺牲。
  从外城南大街走到崇文门,一路上满满的全是看热闹的百姓。从崇文门进入内城,前面的东长安街依旧是挤满了人。
  “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