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4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4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而那些跟役就更寒碜了,他们大多是满人的包衣阿哈,汉人和朝鲜人都有。他们身上连绵甲都没有,唯一的武器就是手上的一把短刀。清军纪律严明,这些投降于满清的跟役奴隶被清军的军纪治理得服服帖帖的,不敢做他想。对于他们来说,上阵杀死一、两个明军,立下战功抬旗成为满洲八旗旗丁,是他们一生的理想。只要抬旗了,就能吃饱饭,穿暖衣,就能改变一生的命运。如果一直做阿哈,终有一天会因为缺衣少食而病死、冻死。
  因为着对军功的渴望,这些辅兵和跟役们虽然装备简陋,斗志却并不低。
  距离一百四十米,五千多辅兵和跟役哇哇叫着从朝两边溃逃的蒙古人后面冲出来,举着刀剑朝虎贲师杀来。
  迎接这些卑微士兵的,是一百四十门大pào的霰弹。
  如果火pào开火后不冷却pào管,不把pào车推回原位,不使用铳规等设备瞄准,火pào的极限shè速可以达到一分钟三、四发。七个pào手配合起来cāo作六磅pào,十七、八秒就能shè击一轮霰弹。pào手们在阵前忙碌了一阵,刚刚朝蒙古鞑子shè完霰弹的一百四十门大pào,很快又进入了shè击状态。
  瞄准五千多辅兵、跟役,大pào开火了。
  只听见“轰”“轰”一片巨响,一百四十门大pào朝辅兵和跟役喷出了火舌。一万四千发铁质弹丸高速shè出,shè进了嚎叫着前进的辅兵和跟役群中,一穿就是前后两个洞。弹丸若是穿过躯干,各种器官立即被撕碎,变成ròu泥,和血水一起从血洞一样的伤口上迸shè出来。若是弹丸打在手腿上,立刻能把骨头打折,甚至直接把整个手脚打断开来。
  一千多装备简陋的辅兵和跟役被霰弹击中,惨叫着倒在了地上。一些重伤没死透的鞑子、二鞑子在地上抽搐挣扎,呻吟求救,但却没有一个人理睬他们。
  在战场上,最不值钱的就是生命。
  还活着的四千多辅兵跟役们仿佛早就知道前面是泥潭地狱,遭受猛击后却没有立即溃败。他们怀着对战功的贪婪,咬着牙继续朝选锋团和dàng寇团的正面冲去。
  他们大概把战线往前推进了三十米,在虎贲师前面一百一十米左右遭到步qiāng的迎头痛击。
  上好火yào和子弹的一千名士兵站上了前排,再次朝前面的鞑子shè击。士兵们冷冷地瞄准着冲上来的辅兵和跟役,摁下了扳机。
  几乎每一名虎贲师士兵摁下扳机,血花就从一个辅兵跟役的身上冒出来。前排的辅兵和跟役们像是被点了名,一个接一个地倒在了战场上。那些死透的鞑子、二鞑子,把战场上的尸体规模又扩大了一些。


第0255章 祖先保佑
  鞑子的辅兵和跟役崩溃了。
  虽然他们有对战功的贪婪,有苦战的决心,但前面是铁血的虎贲师步qiāng手,不是孱弱的其他明军。在大pào和步qiāng面前,血ròu之躯岂能讨到便宜?被大pào轰zhà,被排qiāngshè击后,辅兵和跟役们明白了敌人的强大,失去了夺取战功的信心,作鸟兽散。
  他们变成了溃兵,从选锋团和dàng寇团两侧逃走。他们本来就是仓促上阵的乌合之众,在贪婪的驱动下勇武了短短一刹那,此时又回归了软弱的本色。
  他们像退潮的海水一样撤去,露出了海水后面的礁石。
  他们的后面,五千八旗满洲的步甲出现在李植的视野内。五千马甲身披镶铁片绵甲,手持步弓,快步冲了上来。
  那是岳托最后的一支力量,这一次,岳托可以说是把老本全押上了。这支五千人的步甲如果战败,岳托就彻底输了。
  这支步甲兵手持弓箭,准备和虎贲师对shè。
  满洲人擅长步战,下马作战时候无论是ròu搏还是shè箭都强于在马上的时候。满洲人的步弓按照弓力大小分为六力弓、八力弓和十力弓等,一力差不多是十斤拉力。精锐的摆牙喇和部分马甲可以cāo纵十力弓,而大多数步甲使用的都是八力弓。
  此时这五千步甲使用的就基本上全是八力弓。八力弓在六十步,也就是九十米外就可以威胁敌人。
  五千步甲冲到虎贲师的九十米外,前排的两千人举起弓箭朝选锋团抛shè了一轮弓箭。
  两千枚箭矢像是一片暴雨,抛向了选锋团和dàng寇团。
  九十米外抛shè对八力弓来说还是有些远,准头有限,而且shè到虎贲师身上的弓箭势头已老,不能破甲。选锋团士兵身上穿着锁子甲,倒是不惧怕六十步外抛shè过来的弓箭。除非被shè中头部,否则这些箭矢伤不了选锋团的士兵。但没穿盔甲的dàng寇团就受创了,有一百多人被弓箭shè中,惨叫着退了下去。
  有三十多人被直接shè中了心脏等要害,牺牲在了阵前。
  李植看着中箭的dàng寇团士兵们,眉头紧蹙。虎贲师的每一个士兵都是宝贵的,不能随便牺牲。此役因为没有给士兵们配备盔甲,士兵们出现了不少的伤亡。这一战结束后,李植下决心要给每个士兵配备一副铁甲,防范鞑子的箭雨。
  鞑子shè完弓箭的两秒钟后,后排的虎贲师士兵装好了子弹,站上shè击位开始shè击。
  一千把步qiāng瞄准了九十米外的鞑子弓箭手,一个排接一个排的开火,喷出了火花和子弹。
  比起需要花费八十多斤力气拉开八力弓弓弦并虚虚对敌人抛shè的八力弓,步qiāng手的shè击就轻松多了,只需要端着几斤重的步qiāng,摁下扳机就能发shè。同样是熟练的shè手,九十米shè距上米尼步qiāng手的命中率远高于弓箭手。
  “杀奴!”
  步qiāng在九十米距离上的shè击,打几乎是静止的弓箭手,精确度惊人。一千发子弹呼啸着朝不远处的鞑子shè去,一瞬间就放倒了大片的清军士兵。一排接一排,前排弯弓shè箭的鞑子战士身上冒出了血花,惨叫着倒了下去,漏出了有些张皇的后排战士。
  清军被步qiāng手打了一轮,陷入了混乱。
  显然,清军这边的弓箭shè击没有明军的步qiāngshè击效率高。如果要提高弓箭的准头,还需要冲到更近的地方去。但鞑子们知道,越往前冲明军的火力就越密集。
  明军还有一万多人,而还在战斗状态的清军只剩下四千多人了,这一仗显然要输。步甲们不愿意做pào灰,慌乱起来,便有人要往后面逃。
  鞑子身后的中军处,站在小土包上观察战局的岳托看见步甲有溃逃的迹象,心里一紧,下意识地把腰弯了起来。这些shè箭的步甲是岳托最后的希望了。清军好不容易冲到弓箭shè程内,岳托希望满清勇士们的箭雨能把李植的部队shè垮。比起二十秒发shè一次的步qiāng,弓箭的极限shè速可以达到五、六秒一发,拥有shè速上的优势。
  当然,要真正获得优势,命中率也是一个关键因素。那就要求步甲们逼到虎贲师的五十米内近距离直shè。
  岳托咬着牙,双收紧紧扣在一起,祈求祖先保佑,保佑自己的步甲能够坚持住。
  岳托在祈祷,带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