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4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4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骑兵的惨烈景象,清军的中军将领们一个个都说不出话来。
  八旗蒙古正白旗旗主伊拜泪流满面,冲到岳托马前抓着岳托的右腿说道:“大将军,下令撤兵吧,没法打了!”
  五十多岁的他作为旗主久居人上,平日里自有一股威风做派。但此时他却哭得老泪纵横,嘶哑着嗓子吼道:“大将军,我旗内的勇士都死光了!”
  八旗蒙古镶红旗旗主,固山额真布颜代同样心理崩溃。他脸色惨白地跪在了地上,口中喃喃地说道:“完了,镶红旗完了,被明军打完了!”
  岳托的脸上也是一片雪白,衬得他血红的眼睛更加狰狞。他甩开伊拜的手,大声吼道:“放开我!”
  “现在撤兵,前面的勇士就白死了。”
  他大声朝杜度喊道:“杜度,你带五千步甲正面冲阵!”
  杜度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冷静,颤抖着嗓子问道:“大将军,真的要押上五千步甲么?”
  岳托大吼一声:“押上去,正面就差一口气就冲上去了!冲上去我们就赢了!”
  杜度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岳托吼道:“今日我要为大清除此强敌!灭了李植!冲上去,此战要是输了,我一个人对皇上负责!”
  杜度咬了咬牙,策马冲向了阵前的步甲兵阵营,率军冲阵。
  ……
  虎贲师的两翼,冲阵的蒙古骑兵崩溃了。
  他们已经折损了两千多战士,再没有士气冲击李植的侧翼。这哪里是薄弱的侧翼?这是引诱战士们上来送死的硬骨头。六千蒙古骑兵冲出来,如今只剩下三千多。而那些明军火铳手的火力,却是连绵不绝。
  即便是用蒙古人引以为傲的箭术对shè,也shè不过这些火铳手。满蒙骑兵shè伤明军三百多人,自己这边却折了一千多人。
  唯一的希望在于冲上去ròu搏。距离还有五十步,再忍受一、两次明军齐shè大概能冲上去。但每个人都是珍视自己的生命的,没有人愿意拿自己的生命做填平阵前死亡禁区的pào灰,此时再不逃,下一个被步qiāngqiāng决的就是自己。
  何况再被明军骑shè一、两轮,自己这边还能剩下多少骑兵?到时候ròu搏能打赢明军么?
  先是十几个骑兵不再往前冲,转马往北方逃窜。这些逃兵的情绪很快就把冲锋的队伍带垮了。接着几十,几百名蒙古骑兵全部开始逃跑。最后,还活着的三千多蒙古鞑子全无斗志,一溃千里。他们调转马头,朝南、北两侧慌张逃去,希望逃出虎贲师的shè程。
  被称为铁骑的六千蒙古骑兵挨了几轮齐shè后,变成了狼狈不堪的三千多逃兵,在范家庄的黄土地上狼奔豕突。
  蒙古骑兵一逃,还活着的两千多满洲马甲兵就赤luǒluǒ地暴露在虎贲师的火力下。马甲兵也不傻,知道前面有六千训练有素的火铳手,两千多人是无论如何冲不上去的。更何况刚才两轮shè击已经打死了一千多马甲。马甲兵的伤亡率高达四成,士气已经崩溃。
  几个甲喇章京大声吆喝着,希望能把士气鼓起来。他们又吹响冲锋的号角,希望能鼓起最后的力气冲到虎贲师阵列中。然而他们的努力,无济于事。
  看着溃逃的蒙古骑兵,马甲兵只犹豫了几秒钟,就一个个也调转马头,往南、北两侧逃去。
  一万满蒙骑兵在阵前抛下了四千具尸体,狼狈逃窜。
  所谓清军满万不可敌的传说,在虎贲师面前只是一个笑话而已。


第0254章 包衣阿哈
  清军的骑兵已经在逃窜了,两翼的破虏团和陷阵团却依旧还在shè击。只要敌人没有逃出步qiāng的shè程,就依旧在火qiāng手的打击范围内。
  破虏团和陷阵团又朝逃跑的清军骑兵倾泻了两轮子弹,又打死了许多慌张逃窜的满蒙骑兵。
  侧面的战场上,虎贲师以三百伤亡的代价大获全胜,面前已经没有站立的敌人。
  而正面的战场上,鞑子的步兵还在冲锋。
  “杀奴!”
  “杀奴!!”
  到处都是步qiāng里冒出来的白烟,硝石的刺鼻味道弥漫在虎贲师的战阵上。此起彼伏的杀奴吼叫声中,正面的选锋团和dàng寇团不断地向满蒙士兵shè击,像是一场大屠杀。清军每前进三十米,就要承受一次步qiāng排shè的打击,阵前堆积着越来越多的尸体。
  重伤呻吟的伤员到处都是,根本没人顾及。尸体里涌出大量的血,到处都是血,像是大雨后的积水一样摊在地面上,散发出令人作呕的血腥味道。后面冲锋的清军士兵们要跨过那些遍布战场的尸体,踩着满脚的鲜血,才能冲到前面。
  冲在最前面的是八旗蒙古的步兵。八旗蒙古这次带来了一万步兵,但是他们只顶住了一轮火pào霰弹和三轮步qiāng齐shè,就被击溃了。
  蒙古鞑子在阵前丢下了三千个战士,冲到了虎贲师正面的一百四十米外时候士气崩溃,慌不择路地朝后面逃去,逃离了战场。
  他们是幸运的,他们逃跑后虎贲师会瞄准还在冲锋的其他清军,不会追杀溃逃的他们。他们只牺牲了三成的战士,就逃出了这大屠杀一般的战场。
  看到蒙古步兵溃了下去,骑马立在中军的岳托冷哼了一声。
  伊拜听到岳托的冷哼时候脸上挂着两道泪痕,双手正在发抖——战士们的死伤太惨重了,伊拜的八旗蒙古正白旗,一千六百战士大概只有一半的战士逃下来。
  听到岳托的冷哼,伊拜愤怒地瞪向岳托,怒不可竭。
  布颜代跪在地上,目瞪口呆地看着大溃败的蒙古步卒。布颜代的八旗蒙古镶红旗,一千八百战士大概有三分之一死在战场上。这一战之后,布颜代还做什么旗主?他不知道该以何面目回草原上去面对自己的牧民们。
  因为岳托的专执,一万多蒙古战士已经牺牲了六千多人,这已经不是损失惨重了,这已经是被打残了。
  听到岳托的哼声,跪在地上的布颜代猛地抬起了头,怒视了岳托一眼。
  其他的蒙古贵族们同样损失惨重,此时听到岳托的哼声也是十分愤怒。战士们已经十分用命了,而拿蒙古人当pào灰的岳托还不满意。
  八旗蒙古和外藩蒙古的旗主和外藩蒙古的固山额真对视了一阵,眼睛里满是对岳托的仇恨。
  蒙古诸位贵族都打定了主意,此次回到盛京后,一定要皇上处理擅专轻战,拿蒙古人做pào灰的岳托。
  此时蒙古战士们被击溃,需要旗主们出去整理队伍。蒙古贵族们不再停留在中军,一个个策马出去收拢溃军。岳托见蒙古军已经溃败,再没有什么战斗力了,也就没有阻拦蒙古贵族们离队。
  战场上,清军还在正面突阵。
  八旗蒙古步兵的后面,是被充作pào灰的辅兵和跟役。
  那些辅兵大多数是没能选上步甲的女zhēn rén,他们身上只穿着脆弱的绵甲。还有一些抬旗升为旗丁的汉人,同样只穿着简陋的绵甲。他们的战力和披甲的旗丁比起来就差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