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4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4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碍物,阻滞了后排骑兵的冲锋。
  骑兵们胆战心惊地绕过地上的尸体,或者躲避不及直接从伤员的身上踏过去,把地上的伤员踩得血ròu模糊,继续朝虎贲师的侧面冲去。
  第二次shè击,开始了。
  又是噼哩啪啦的一片排qiāng声,虎贲师的阵地上冒出大量的白烟。那些烟雾弥漫在士兵的身边,让虎贲师看上去仿佛是一群神兵。两千发子弹破开烟雾shè向冲阵的清军骑兵,旋转中撕开了小小的伤口,狠狠地钻进了清军的皮ròu中。
  近千名蒙古骑兵身上绽开血花,刚才还桀骜驱马的战士霎那间就失去了行动能力,惨叫着倒在了马下。地上一时间到处都是尸体和伤员,潺潺地往外流着血。后排的蒙古骑兵们绕过、跨过地上的尸体和伤员,却失去了冲阵的勇气。
  这不是冲阵,这是冲上去送死!
  清军的中军立在较高的一片隆起上,岳托骑在马上看到了蒙古骑兵冲阵的惨状,感觉心里在滴血。一下子折了近两千蒙古骑兵,三千多蒙古步兵战士,回盛京后怎么和皇上jiāo待?虽然这些蒙古人不是满洲人,但如今满蒙和亲,蒙古人在清国的地位也举足轻重。
  李植的兵马如今一人未伤,自己已经折损了几千人,这一仗能打赢吗?这一仗真的不该打?
  岳托把牙齿咬得咯咯作响,自己却浑然不觉。
  中军中的蒙古贵族更是心如刀割,他们已经不忍心看战场上的惨状,一个个脸色惨白地闭着眼睛,仿佛战死的勇士们是他们的兄弟。这天杀的岳托,竟拿我蒙古的战士当pào灰!
  岳托的副将杜度看了看岳托,又看了看战场,说不出话来。
  明军的火力太猛烈了,阵前的清军,尤其是蒙古骑兵被死亡的恐惧笼罩,一个个身体发抖脸色惨白,冲阵的马速慢了下来,阵型有些飘忽起来。要不是满洲马甲兵还在身边,蒙古骑兵已经崩溃了。
  但四千满洲马甲却还没有受创,建制完整。仗着身穿两层重甲,他们嚎叫着冲了上去,冲在了队伍的最前面。
  第三次排qiāngshè击开始了。
  “杀奴!”
  “杀奴!!”
  在排长的指挥下,后侧的步qiāng手走上shè击位,一个排接一个排的开始朝冲阵的鞑子shè击。红色火光一片一片地冒出,两千把超越这个时代的米尼步qiāng向满洲马甲shè出了象征着死亡的锥形子弹。
  距离一百米,锥形子弹拥有了足够的动能,足以破甲!子弹命中了马甲兵的身体,破开了马甲的绵甲,破开了绵甲下面的锁子甲,破开了马甲勇士的皮肤,狠狠地钻入了马甲的身体。
  前排的马甲兵们身上绽开了残酷的血花,血液像是喷泉一样从伤口中涌出来。马甲们一个接一个摔在了马下,重重砸在地面上,在地上翻滚呻吟。他们的头盔掉落在地上,露出了马甲兵脑袋上光溜溜的头皮和丑陋的金钱鼠尾辫。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他们的尸体就再没有了动静。
  对于热兵器士兵来说,一个好shè手和一个差劲shè手的区别是巨大的,前者的战力甚至是后者的几倍。为了提高命中率,李植的士兵打靶量惊人,新兵每日都练打靶,三个月就报废一把qiāng。老兵在打靶达标后也经常进行保持xìng练习,练到二百米九成九中靶为止!说个个都是优秀shè手都不夸张。
  距离一百余米,士兵们的命中率惊人,起码有七成。而这一次八旗满洲的马甲兵冲在最前面,一下子被打死一千多。
  看到满洲马甲兵被成批成批地击毙在阵前,破虏团和陷阵团的士兵们充满了复仇的快感。齐声高喊:
  “杀奴!”


第0253章 除此强敌
  满蒙骑兵的士气已经快支撑不住了。他们已经在阵前抛下了两千多尸体,可以说是用脆弱的生命对抗火器的力量。而且这火器不是这个时代的火器,是领先这个时代两百年的线膛qiāng。
  如果说五十年的技术差距称为一个代差的话,两百年的差距就是天壤之别。技术上的差距,让这场屠杀变得分外残酷。
  几个率队冲锋的八旗满洲甲喇章京知道队伍已经崩到了溃散的临界点,生怕骑兵们就此溃下去,让前面牺牲的勇士变得毫无意义。他们焦急地吹响了鼓舞士气的号角。
  号角长鸣,鼓舞着冲阵的骑兵们继续前进。
  八旗满洲的马甲兵们听到号角声后,眼睛一个个都变得血红。他们刚才已经在阵前折了一千余人,战损率高达两、三成。要不是看到对面只有薄薄的三层火铳兵,要不是坚信只要冲上去就一定能获胜,他们早就溃败了。
  也就是对明军火铳兵近战的轻视,才支撑着他们继续用生命冲阵。
  听到号角声,近三千马甲嚎叫着,将脚后跟的马刺刺向胯下的战马腹部,把马腹刺得鲜血淋漓,催促战马加速往前面冲去。他们最快速度朝虎贲师的士兵冲去,很快就杀到了火qiāng手的五十步米外。
  明代一步是一米半,五十步上,角弓已经可以shè到目标。
  骑在马上的满蒙骑兵们欢喜地大声呼叫起来,弯起角弓,朝七十米外的明军shè去了弓箭。希望能用一轮箭雨shè垮虎贲师的火铳手。
  前排的鞑子shè出了箭,后排的鞑子也勉强找到角度抛shè弓箭,shè向破虏团和陷阵团。
  三千多枚弓箭划破天空,shè向了虎贲师的队伍。弓矢像是一片雨点,朝虎贲师飞去。
  角弓最理想的shè程在四十米内,七十多米的距离还是有些远,更何况马上颠簸,根本瞄不太准。只有三百枚弓箭shè中了虎贲师的士兵。三百多名士兵惨叫着捂着箭伤,从阵前撤了下来。
  但士气高涨的虎贲师根本没有被这箭雨吓到,回应这场箭雨的,是两千把怒shè的步qiāng。
  “杀奴!”
  距离七十多米,shè术精良的虎贲师士兵几乎一qiāng一个准,把弯弓shè箭的鞑子一个个打下了马。在这个距离上,别说是两层盔甲,就是三层盔甲都防不住虎贲师的锥形子弹。近两千发子弹洒向密集掠阵的鞑子,了结了这些苦练十几年弓马才走上战场的勇士们。
  如果说虎贲师的士兵苦练六个月打靶就能成为shè术精良的shè手的话,一个弓骑手的训练时间则是以年为单位的。没有十几年的练习,这些满蒙鞑子根本无法成为合格的战士。这些训练,占用了大量的时间和人力。
  但再苦练,再勇敢的战士,在锥形子弹面前也只是一qiāng了结的事情。
  这种技术上的差距,让战场的天平毫无保留地倒向了虎贲师的一边。
  七十多米的距离上shè击,虎贲师士兵的命中率超过七成。一千多鞑子或者鞑子的军马中弹,冲在前排shè箭的鞑子顿时一空。那种鲜血横飞的景象,恍若大屠杀。
  一个率兵冲阵的甲喇章京也中弹了,他被子弹击中了额头,刹那间就死透了。他一声不吭地摔下了马,倒在了冰冷的土地上,再无生气。
  看到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