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3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3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间如此气贯长虹,一个个惊慌起来。李植的威名已经远震塞外,此时又如此哀兵必胜,岂是一般人挡得住的?
  八旗蒙古正红旗旗主恩格图看见虎贲师逼过来,十分地慌张。他乘阵中的岳托不注意,骑着马就往自己的兵马处逃去。到了自己的正红旗兵马处,恩格图大喊一声“跟我逃”。
  一片烟尘滚滚中,恩格图带着自己的两千蒙古战士逃走了。
  清军中军的五百摆牙喇冲出去追杀逃兵,却拦不住逃兵的马蹄,追了一阵就无奈地折返回来。
  李植的一万两千虎贲师排出方阵,将一百四十门大pào列在正面,势不可挡地朝两万多鞑子杀过去。
  恩格图的逃亡显然在清军中引起一片混乱,岳托开始怀疑周围的其他蒙古将领起来,把摆牙喇收回来围住了中军,做出了防止蒙古贵族逃跑的姿态。这种不信任蒙古人的布置,把那些蒙古贵族气得脸色铁青。
  等李植的兵马押到一里外,岳托才稳住了阵脚,号令全军朝李植的虎贲师前进。
  军旗挥舞号角长鸣,二万多满蒙大军连绵几里,大声嚎叫着,朝李植的方阵冲过去。
  岳托布阵时候使了些心计,让蒙古人的一万五千士兵冲在前面,让满洲八旗的兵士们跟在后面冲锋。
  “杀奴!”
  距离二百五十米,李植的一百四十门六磅pào被pào长点燃了。一万多发霰弹像是一万个死神,朝满手鲜血的鞑子士兵shè去。血花像是审判者的礼花,在前排鞑子的身上一朵接一朵地绽放,连成一片。那些被黑火yàobàozhà迸出来的弹丸能够洞穿两层鞑子身体,给前排的鞑子造成了惨烈的杀伤。
  只一次shè击,一百四十门火pào就轰死了一千多名蒙古鞑子。
  阵前刹那间被鲜血和残肢充满,残缺不全的尸体遍地都是。鞑子们猛遭重击,一下子都慌张起来。双脚发抖脚底发软,放慢了冲锋的脚步。
  中军的岳托早知道会遭到明军大pào的重击,但亲眼看到挨pào后的惨状,还是令他触目惊心:那战场上前排两里宽度的士兵几乎被全灭,近三万人冲锋的阵型前面,活活被打出了一层口子。鲜血横飞的场面,恍若大屠杀。
  岳托咬了咬牙,右手伸入裙甲,下意识地捏在自己的大腿上,把自己大腿捏青了都没有注意。
  侥幸没有被霰弹击中的鞑子们好不容易走了五十米,又冲到了虎贲师步qiāng的shè距内。方阵正面此时排的是三段击阵型,正面每一排都有一千人。等战战兢兢的清军进入了两百米shè距中,虎贲师士兵的怒吼声纷纷响起。
  “杀奴!”
  “杀奴!!”
  一千名虎贲师士兵高喊杀奴,瞄准清军摁下了扳机。噼哩啪啦的qiāng响声中,米尼步qiāng吐出火舌,一片片浓雾在虎贲师的阵前冒出。清军前排的蒙古鞑子像是被镰刀割下的稻草,一片接一片地倒了下去。
  前排的士兵完成shè击后,从右边撤下去,后排的士兵早已经整装待发,走上一步站在前排,开始第二次shè击。
  “杀奴!”
  “杀奴!!”
  又是一片噼哩啪啦的qiāng响,一片一片的蒙古鞑子像是用来填平阵前死亡禁区的pào灰,纷纷倒在了血泊中。阵前的两百米变成了一片停尸场,摆满了各种姿态死去的尸体。有些没死透的鞑子大声地惨叫呻吟着,抽搐着,用力按压自己伤口试图止血。一些断手断脚的鞑子甚至步履蹒跚地寻找自己的断肢,把阵前变成了一个惨绝人寰的修罗地狱。
  但虎贲师的士兵们,还在愤怒地shè击。
  “杀奴!”
  “杀奴!!”


第0252章 侧翼
  阵前的战士不断地倒下,让岳托看得脸色发白。
  这些都是大清国勇敢的战士,虽然属于八旗蒙古,但依然是珍贵的武装力量。对阵上明军,这些蒙古战士的战力可以和最精锐的明军媲美。然而在李植军的火器面前,这些战士还没和敌人对上阵,就一个接一个倒下了。
  岳托骑在马上看得清楚,蒙古八旗冲到李植阵前七十步,已经抛下了三千多具尸体。那想冲进李植军的阵中,起码还要再牺牲三千多人?自己的大军,能不能承受住这样的伤亡不崩溃?
  岳托看得精神高度紧张。敌人的火力太猛了,装备了无数的火铳大pào。岳托本来也有二十多门红夷大pào,但这次行军千里急袭李植的巢穴,岳托没有带上笨重的大pào。此时和李植对阵,岳托才感到没有大pào火力不足。
  只有靠骑兵取胜了!敌人的正面很坚固,那侧面呢?岳托一挥手,大声吼道:“从侧面冲!”
  一声号角响起,中军令旗招展,四千满洲马甲和六千蒙古骑兵听到命令,从中军驰骋而出。他们从蒙古步兵后面骑了出来,逐渐加速,朝虎贲师的侧后方绕过去攻击。他们希望遇到一个脆弱的侧面,可以用骑兵的铁蹄冲垮。
  所谓清军满万不可敌,此时就有一万名清军骑兵朝虎贲师的侧翼冲去。
  然而他们遇上的,是铁板一样坚硬的虎贲师侧翼。
  李植的方阵四个方向人数相同,除了pào兵随敌人主攻方向机动外,四个面的步兵几乎拥有同样的战斗力。守在左右两翼的,是六千名荷qiāng实弹的火qiāng手。对于清军的冲阵,他们已经等待多时了。
  满洲马甲和蒙古人嚎叫着绕过虎贲师正面,左右分开,像两记勾拳一样冲向两个侧面。回应他们的,是侧面虎贲师士兵响彻四野的吼声。
  “杀奴!”
  守在左右两翼的士兵分别是破虏团和陷阵团,虽然这两个团的组建时间晚于选锋团,但这两个团的多数士兵仍然是杀过流贼,抵挡过流贼骑兵冲阵的老兵。当然,两个团有两千新兵,但这些新兵也在最近攻取韩家庄、在高阳大战上见过了血,此时在战场上冷静shè击是没有问题的。
  尤其是此时全军杀声震天,众志成城,新兵们也压制住了内心的恐惧,全心投入战斗杀敌。
  士兵们斜斜瞄准从两侧冲来,杀到两翼的蒙古骑兵,摁下了扳机。
  噼哩啪啦的qiāng声响起,两千多把步qiāng吐出火舌,两千发子弹向冲阵的满洲鞑子、蒙古鞑子shè去。清军拉成两里宽的正面猛遭重击,前排的骑兵像是撞上了一道无形的墙,呼啦啦地从马上倒了下去。
  四千满洲马甲还好,他们穿着两层盔甲,两百米上步qiāngshè不穿他们的盔甲,被shè中后只是在马上顿了一下。穿绵甲的蒙古骑兵就惨了。排qiāng过后,几百蒙古骑兵立即被打死,从马上倒了下去,一声不响地摔在了黄土地上。
  这些骄傲的蒙古骑兵,在虎贲师的眼里,也只是会移动的靶子而已。
  被打伤的也有:被打穿肚子的,被打断手的,被打断脚的,比比皆是。惨叫声和呻吟声从受伤的蒙古战士口中响起,一下子就让后面骑兵的士气掉入了冰点。而倒在地上的骑兵和军马尸体,又成为了后排骑兵的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