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3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3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带出去的兵马就只有七千人了,根本抵不住鞑子几万人的合攻。想来想去兵力还是不足,还是要扩军。
  李兴看了看远处的清军队列,问道:“大哥,这些鞑子我用望远镜仔细观察过,有满洲鞑子一万,蒙古鞑子一万五千,其他还有些朝鲜人和汉人。他们不走的话,我们要和这些鞑子打一仗么?”
  李植看了看远处的清军,说道:“不知道这三万鞑子怎么想的,若他们撤退,我也不追了。若他们敢上来挑战,我就和他们战一次!”
  李植说完这话,便让两百士兵往城南去,把养猪场中的几百个鞑子赶走了。鞑子这些天觉得大兵压境万无一失,想着可以慢慢吃养猪场中的生猪,倒是没有破坏养猪场。养猪场仓库里堆积着大量的猪食,鞑子在养猪场里留了几百辅兵喂猪杀猪。
  三万鞑子占了养猪场,敞开肚子吃ròu,三天杀了一千头猪。李植的两百火qiāng手一到,占据养猪场的辅兵就作鸟兽散。
  李植处理完养猪场的事情,这才走进城中。
  崔合焦急等待在官厅前面,一看到李植,崔合就扑到了李植怀里,哭个不停。
  ……
  十二月八日,留守在巨鹿的卢象升大军,只余下一万人。
  这天的早上特别冷,浓云盖住了太阳,让四下里一片yīn暗。
  昨天晚上,斥候回报周围遍布清军游骑,显然是清军大部人马就要杀过来了。
  卢象升一夜未眠,夜半辗转反复时脑海中看到无数铁马冰河,又看到了自己这一辈子的种种过去:他看到了自己自幼挑灯夜读,诵背圣人微言的样子;看到自己儿时日日早起练习弓马的样子;他看到了自己已逝的父亲,看到了自己金榜题名高中进士时候父亲高兴得手舞足蹈,带着自己回乡祭祖的样子;他看到了自己在宣大屯田,积粟二十万石,受到天子嘉奖时候的自得样子;他看到了自己在大名府组建天雄军,看到了自己在郧阳的大山中追杀流贼,浑身是血的样子。
  往事像是一幅幅画卷,一一映入他的脑海。他怎么也睡不着,天还没亮就爬了起来。
  他一爬起来,就隐隐听到军营外有军马的奔驰声、奴骑的吆喝声。
  “陈安!外面怎么回事?”
  陈安脸色慌张地跑了过来,跪地喊道:“军门,我们四面已被清军包围了!”
  卢象升闭上了眼睛,半晌才睁开眼睛问道:“东奴有多少人?”
  陈安大声说道:“清军有三万多人!”
  三万清军,自己这一万残军如何挡得住?卢象升退回了中军大帐,坐在椅子上思考对策。
  慢慢的,军士们都醒了。他们都知道了己军已经被清军包围的情况,齐齐聚集到中军大帐的周围,焦急地看着大帐,希望总督大人能拿出对策。
  卢象升见外面围着的人越来越多,叹了一口气。
  他走出大帐,看着一万名茫然的年轻将士们,脸上不禁流出了两道热泪。这些都是一路跟随自己,敢于杀奴的强兵,都是国家的精血,然而今日竟要丧于巨鹿。如今大敌西冲,援军东隔,朝重大佬作梗,事事受到牵制,今日这里就是埋骨之所……
  一甩孝服前襟,卢象升留着眼泪跪在了地上,向四面军士跪拜道:“吾与尔将士共受朝恩,患不得死,勿患不得生。”
  一万人呆呆看着跪在大帐前的总督,鸦雀无声。好久,将士们渐渐都哭了出来。最后再没有一个人敢仰视卢象升,一万人都咬牙说道:
  “和东奴拼了!”
  “杀奴报国!”
  “我等随督臣捐躯于此!”
  卢象升大声喊道:“关羽断头,马援裹革,在此时矣!”
  “拔寨,和东奴决一死战!”


第0251章 苍天不公
  李植骑在马上,看着远处列阵的清军阵营,默然不语。
  眼前这支清军似乎在犹豫要不要进攻李植,在城外列了一天的阵营,没有行动。如果李植退入城中,鞑子肯定攻不下城,只能离去。但那样一来,养猪场等外围设施就会被鞑子摧毁,更别提周围百姓的房屋,全部要遭殃。
  清军这次从济南城下直趋范家庄,只想最快速度拿下李植的巢穴,一路上连搞破坏的时间都没有,范家庄周围的村镇建筑还是完整的。李植在城外和清军对峙,就能保住周围百姓的财产。
  李植正在马上用望远镜观察清军,却看到西南方向一片烟尘滚滚,三个信使骑着快马从远处奔来。李植用望远镜一望,发现三人正是李植派在卢象升军中的信使。
  三人和斥候验明了身份,快马驰到了李植面前。看到李植,三个使者忍不住,流下了满脸的热泪。他们跳下马匍匐在地,嘶哑着嗓子大声喊道:
  “将军,督臣……督臣他已经战死在巨鹿贾庄!”
  李植听到这个消息也是一怔,颤声问道:“督臣他怎么死的?”
  三个信使抬起头,血红着眼睛说道:“督臣被东奴围在巨鹿,率领全军出寨决战。最后pào尽矢穷,在贾庄被奴骑冲击中军。虎大威总兵引兵拒战,不敌,退了下去。督臣麻衣孝服挥刀冲入敌阵,独力格杀数十名清军,最后身中四箭三刀,落马阵亡……”
  “督臣部将陈安怕清军残害督臣尸体,伏身其上,身中二十四箭而亡……”
  说完这些话,那个信使兵就伏在了地上,嚎啕大哭。
  李植听到这些话,喟然长叹,两行清泪忍不住,流了下来。
  卢象升死了,陈安也死了。
  自己走了才几天,清军就包围了兵缺将寡的卢象升。这些天杀的鞑子,这些天杀的东奴,竟杀了我大明朝的中流砥柱。
  李植沉默了好久才抬起了头,他举刀高喊:“众将士们,苍天不公!督臣卢象升已死。他死在了巨鹿贾庄,是杀死了几十个东奴后战死的。”
  “天杀的东奴,杀死了我们的总督!”
  士兵们口口相传,把督臣的死讯传了出去。听到督臣阵亡的消息,李植的一万士兵眼睛血红,不少人都流下了眼泪。卢督臣毫无私心,一心为国治军有方,杀敌必冲在阵前,但得天子赏赐都分给全军,可是我大明的脊梁。但这样的忠臣,却因为jiān臣陷害,被鞑子杀死在了巨鹿贾庄。
  苍天不公,苍天不公啊!
  一万战士把满腔的仇恨,都投到了前面这一支三万人的东奴军队身上。
  就是两千名未曾在卢象升麾下效力的士兵,也受到众志成城的气氛感染,义愤填膺。
  李植愤怒地一举战刀,大声喊道:“天道不足,我等匹夫来补!全军前进,击杀东奴,为督臣报仇!”
  “杀奴!”
  听到李植的杀奴吼声,一万两千虎贲师纷纷跟着高喊,声音一浪高过一浪。
  “杀奴!”
  “杀奴!”
  “杀奴!!”
  一万多人的怒吼声响彻四野。两里外的清军兵马哪里见识过这样的气势?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明军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