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3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3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昌的分析,也明白过来,一时皱眉不语。
  杨嗣昌一拍椅子扶手,骂到:“这个卢象升当真是个丘八,我让他不要浪战,他如何也不听!如今清军寻他决战,让这局势如何收手?”
  杨嗣昌恼怒之下,抓着茶几上的茶杯,狠狠地扔在了地上。那青花瓷的茶杯摔在地上,哐当一声摔成碎片,地上便洒了一地的茶水茶叶。
  这些天杨嗣昌手段用尽都扭转不了局势,已经是气急败坏,大失风度了。
  陈新甲看着泼到地上的茶水,转了转眼睛。
  他突然拱手朝杨嗣昌施了一礼,说道:“阁老,我们不如把李植调开,让卢象升去送死。主战的卢象升战死,主战派声势就要大减。李植的兵马保存下来,我们也有议和的资本。”
  杨嗣昌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们这个月费了这么大力气也没把李植调开,如今情急之下,怎么调开李植?”
  陈新甲拍手说道:“阁老,李植这些年不管升什么官都赖在范家庄,说明他最在乎的,还是他在范家庄的产业啊!”
  杨嗣昌眼睛一亮,说道:“你是说,骗李植说范家庄有警?”
  陈新甲说道:“正是,阁老,我们就说得到情报,清军近三万人北上是寻范家庄去了。听到这个消息,那李植还不弃了卢象升,全力回范家庄保护自己的产业去?只要李植走开一个月,清军定能把卢象升杀灭。”
  陈新甲正色说道:“阁老,李植杀伤清军这么多,清军恨他入骨,说不定清军这次北上真的是去抄李植的老巢也说不定。”
  杨嗣昌想了想,说道:“卢象升要是和李植一起去范家庄怎么办?”
  陈新甲说道:“让天子给卢象升一道圣旨,叫他守在巨鹿一带。卢象升整日自诩忠义,一定不会抗旨北上。”
  杨嗣昌听了陈新甲的话,琢磨了一会。很快,他就笑了起来。他越笑越开心,最后哈哈大笑起来。
  “此次,卢象升必死无疑!”
  ……
  十二月四日,巨鹿城外,卢象升大军的中军营帐内,宣旨太监宣读了天子的圣旨。天子曰:天津有警,清军三万人直趋范家庄而去,急调李植回援范家庄。另有四万清军直扑巨鹿,命卢象升在巨鹿迎敌,守住疆土。
  听到圣旨,李植心急如焚。这些鞑子好狡猾,正面被自己打败就分兵抄自己的老家。如今范家庄只有两千多兵丁防守,遇到三万清军哪里守得住?
  如果范家庄被清军攻下,自己的产业就全完了。没有产业支撑,虎贲师也是无土之木,要不了几个月就要土崩瓦解。
  李植恨不得chā上翅膀飞回范家庄,立即向卢象升请辞。
  手捧圣旨,卢象升却是面如死灰,凄然说道:“杨嗣昌杀我……”
  李植愣了愣,这才考虑到卢象升的处境:自己一走,卢象升就只剩下一万多兵马。清军战力强于明军,四万清军扑杀过来,卢象升率领两个总兵如何抵得住?这道圣旨一下,卢象升就面临有死无生的局面。
  李植吸了一口气,拱手朝卢象升说道:“督臣不如和我一起去范家庄,合力克敌?”
  卢象升摇了摇头,呛然说道:“圣旨让我守在巨鹿,我如何能赴天津?卢象升麻披草履之人征战沙场,本已是不孝。如今如果再违君王之命,便是不忠!”
  “卢象升以不祥之身带兵,不求建功立业,只求马革裹尸而已。如今时刻,正是卢象升捐躯国家之时!”
  李植心中焦急,正要再说,却见卢象升已经转过了身子。
  “大丈夫处事,战死沙场而已。总兵让我违抗圣旨做不忠之举,卢象升是做不到的!范家庄有警,圣旨急调总兵,总兵赶紧支援天津去吧!”
  说完这话,卢象升就呛然地走进了军营,再也没有出来。


第0250章 关羽断头
  李植离开卢象升大军,日夜兼程往范家庄赶去。巨鹿距离天津六百里,李植率领大军急行,只用了八天就赶到了范家庄。
  范家庄外,清军已经围城三日。三万人把城池围得里三层外三层,仿佛是铁桶一样。顶着城墙上的大pào,清军的辅兵跟役推着战车填埋壕沟陷阱,一点点向城墙下靠近,直到他们看到了李植的回援兵马。
  李植的回援兵马,让清军吃了一大惊。清军急急撤了攻城器械,退后两里,拿起刀剑列阵在城北,和李植的兵马对峙起来。李植则带兵抄到城北城墙脚下,和城上的两千士兵汇合。
  清军的中军大帐中,满蒙贵族们对李植回援十分惊讶,对是战是退又争论起来。
  岳托铁青着脸,看着极力想要退兵的蒙古贵族们,一言不发。
  八旗蒙古正红旗旗主恩格图说道:“扬武大将军,我们本来是来偷袭李植后方的。如今李植回来了,我们此行就失去了意义,该撤退了!”
  八旗蒙古正白旗旗主伊拜说道:“扬武大将军,那李植兵强马壮,加上城墙上的两千兵马有一万多强兵,大将军切不可轻言决战,将我旗中战士白白牺牲在这范家庄!”
  恩格图说道:“当初扬古利倚仗兵多浪战,结果正黄旗被打残。如今李植兵马已是那时三倍,我们切不可轻敌!”
  岳托冷哼一声,啐道:“那李植一来,你们就夹着尾巴逃了?”
  恩格图大声说道:“扬武大将军!奉命大将军多尔衮也不想和李植死战,所以才出了这抄他后路的计策。如今李植回援,计策失败,我们就该回到济南去,怎么能中途变卦,和李植决战呢?”
  伊拜也说道:“扬武大将军如果要开战,就违背奉命大将军的初衷了!”
  岳托冷冷扫视了几个蒙古贵族一眼,看向了自己的副将贝勒杜度。
  杜度想了想说道:“扬武大将军,那李植也是人,不是三头六臂的妖怪,不需要那么怕他。我们有三万人,我觉得可以一战!如果兵力多这么多都不敢战,以后我们就没法入塞劫掠了。”
  岳托点了点头,说道:“这才是我大清勇士该说的话!”
  他站了起来,大声说道:“明日和李植城外决战,敢再言退兵者,斩!”
  几个蒙古贵族对视了一眼,脸色发白。
  ……
  李兴带领两千兵士从范家庄北城门尚武门走了出来,和李植的兵马汇在了一起。
  李兴在中军找到李植,大声说道:“大哥,跟你求援的信使发出去才三天,我还以为你起码要半个月才赶得来,担心这次要被鞑子把城攻破了呢!”
  李植点头说道:“yīn差阳错,这次朝中的大臣帮忙,清军兵马一动就有人通知我回援了,所以才杀回来这么快!”
  李植看了看城外已经被填了四分之一的坑洞陷阱,暗道以后不能这么大意。如果只留两千人守城的话,是很容易被鞑子攻破城池的。以后起码要留五千人守城,留下四十门六磅pào,才能万无一失。
  不过留五千人守城的话,自己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