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3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3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去事情要糟啊!若是卢象升真的逼退了清军,我们这些议和的可没有好下场!”
  杨嗣昌缓缓说道:“我借口云晋有警调走了王朴,卢象升帐下兵马又少了四千。”
  陈新甲说道:“阁老,可李植还在,有李植,卢象升就不怕清军啊!”
  陈新甲看了看杨嗣昌的脸色,说道:“阁老,一定要把李植和卢象升分开来!卢象升狂言主战,没有李植,他在清军面前就是一个送死的狂徒而已。”
  ……
  十一月十五日,天气已经很冷了,地上的积水早已结成了坚冰。早上出了一阵太阳,但没一会又被乌云遮住,让四下里更是清冷。
  下午,天使驾到。李植和卢象升、杨国柱等人跪在宣旨天使太监面前,欣喜地听着天子对高阳之战的封赏。
  圣旨先是封赏卢象升,再赐他尚方宝剑一把,荫一子锦衣卫千户世袭,再赐内帑金一千两。接着对高阳之战中颇有斩获的王朴、杨国柱等人也有封赏。尤其是王朴,这次升为了都督同知。
  众人接了旨,十分高兴,给太监塞了不少银子。
  最后念到对李植的封赏,天子升李植为天津总兵。
  听到天子封自己为天津总兵,李植喜上眉梢。自己在天津奋斗四、五年,终于成为执掌一方军事的总兵了。等太监读完圣旨,李植站起来恭敬地接过了圣旨,便听到那太监说道:“李大人,以后你就是天津总兵了,节制天津各路兵马,在天津仅次于巡抚之下,这身份可大不一样了。”
  李植笑了笑,没有说话。
  那太监又说道:“李总兵怕是还不知道,这次廷推,将军你在九卿推举后只上了次推,没被选为首推。是天子略过首推,特擢你为天津总兵的。”
  李植知道朝中骂自己为jiān臣的人不少,廷推时候很多人不选自己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李植说道:“皇恩浩dàng,李植感激不尽!”
  那太监笑了笑,说道:“腰牌和旗牌我都给你带来了,总兵大人拿好了。”
  李植接过自己的腰牌,见那腰牌是象牙质的,上面刻着“后军都督府都督佥事李植”,正是自己如今的官位。虽然还只是一个佥事,但如今自己已经是都督一级的人了!离大明武官最高一等的左都督,也只有两步之遥。
  李植又接过旗牌。那旗牌有一人半高,红底白字,左边一副上面大写着“后军都督府都督佥事”,右边一副大写着“天津总兵官”。李植把旗牌jiāo给身后的士兵举着,站在新旗牌下面,感到说不出的威风。
  李植摸出五十两银子塞给了太监,那太监收了银子,眉开眼笑地抓着李植的手说道:“总兵大人以后做事要谨慎些,莫要再被人骂为jiān臣了!”
  这太监倒是好心,李植笑了笑,没有答话。
  送走了宣旨太监,卢象升走到李植面前,抚须说道:“总兵为国建功颇多,如今进封总兵官也是水到渠成之事。只是总兵年不过二十三,在我大明各镇中,实在是最年轻的总兵。”
  王朴走上来笑道:“督臣此言差矣,李植不年轻,刚刚好,我升任总兵的时候,也只有二十六岁!”
  杨国柱走上来说道:“李总兵如今升了官,位列我等之上就更是名正言顺了。李总兵兵强马壮功勋卓著,我等甘为之下!”
  李植笑了笑,拱手说道:“李植要和杨总兵学的东西,还有很多!”
  杨国柱见李植对自己尊敬,哈哈大笑,十分的高兴。
  虎大威粗着嗓子说道:“李植升为总兵了,好事啊!要不要摆一桌酒宴庆祝!”
  李植笑道:“今天我做东,出银子跟总督买下酒ròu,犒赏全军!”
  卢象升说道:“我等也有封赏,不能让你一人出钱。”
  当天晚上,卢象升又把天子赏赐的一千两内帑金分给了全军将士,一人分了四分银子。他又给将士们分下酒ròu,犒赏全军。四位总兵则在中军大帐中摆下宴席,庆祝朝廷的封赏。
  酒宴一开始,卢象升就举起酒杯,说道:“第一杯酒敬天子!天子恩德隆重,我辈不能不肝脑涂地心思报效!”
  众将举起酒杯,一起唱道:“敬天子!”
  酒过三巡,卢象升抚须说道:“如今我等在高阳击溃了阿巴泰,我担心清军会有报复行动,集兵来攻我!”
  杨国柱说道:“据我部斥候回报,清军已经往山东去了,怕一时半会不会调头来攻我!”
  王朴说道:“那也未必,多尔衮是个睚眦必报的人,我们打了他的阿巴泰,他肯定会集兵来攻我。就是不知道会来多少人,要是来得太多,我们只有北归京城暂避锋芒。”顿了顿,王朴说道:“这些天定要多派斥候观察道路情报,看清楚鞑子的动向。”
  卢象升面有忧色地说道:“若是避战回京,怕是要被杨嗣昌参劾我畏敌不前!”
  虎大威怒道:“怕他多尔衮作甚?来多少兵马,也和他血战到底!”
  李植坐在众将最上首,喝了一杯米酒大声说道:“督臣放心,只要来的东奴不超过五万,我们粮草充足挖壕据守,都不怕他!”


第0247章 多尔衮
  第二天一早,又来了一拨宣旨太监。
  那太监到卢象升中军大帐中,等卢象升和王朴跪地,才念颂圣旨,说云、晋有警,要调王朴兵马回大同。
  卢象升听到这个圣旨,半天没说出话来,铁青着脸接了旨。
  那天使把圣旨jiāo到卢象升手上,就匆匆离开了。
  把圣旨看了两遍,卢象升十分懊恼地说道:“先分我蓟、辽兵马给高起潜,又分我参将、游击给陈新甲,如今再调我王朴兵马回大同,这杨嗣昌是不死不休!”
  王朴接到这个圣旨,倒是松了一口气,暗道不用再和鞑子死磕了。他前些日子在高阳抢下一些首级,论功升为都督同知,已经十分满足,再不想留在京畿火中取栗了。
  但看到卢象升的样子,王朴又不敢表露出自己的情绪,站在那里有些尴尬。
  卢象升因为高阳大捷而鼓起来的雄心一时间仿佛消失殆尽,呛然地坐在椅子上,低声说道:“如今我部只剩下两万人,如何和十万之众的东奴决战?杨嗣昌这是决计要杀我!”
  杨国柱上前说道:“督臣,如今我们只有避开东奴主力,小心在外围寻找小股敌人歼灭之!”
  卢象升抬起头看了看杨国柱,又看了看李植。
  看到李植,卢象升似乎鼓起了一些劲头,点头说道:“如今之计,只能如此了!”
  ……
  济南城下,清军的营帐无边无际,一眼看不到头,让人觉得天地间都塞满了清军一般。
  清军围攻济南已经十天了,济南城中本有山东巡抚颜继祖的三千标军营,但杨嗣昌判断清军定从德州入山东,让颜继祖守在德州。然而杨嗣昌这次判断错了,清军并没有进攻德州,多尔衮和岳托兵分八路从畿辅往西行,抵山西界。到了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