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3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3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起了一片血水风暴。一万四千颗弹丸横扫了前排的一切,把那些着甲或者不着甲的鞑子士兵身体打穿,打出洞孔。他们自以为壮实的身体,他们引以为傲的盔甲,在霰弹弹丸面前就像是纸片一样脆弱。穿过第一排鞑子的身体,霰弹弹丸甚至能杀死一个鞑子后继续往后穿刺,再杀死后排的第二个鞑子。
  血水像是六月里集体怒放的花海,在鞑子阵前猛地绽开,一朵一朵连成一片,连成一个面,像是一面花团锦绣的红色画面,却刹那间就夺取了一千名鞑子士兵的生命。
  前排成千的鞑子士兵一下子就倒下了,倒在了地上,惨叫或者不惨叫,死透或者呻吟。残肢碎ròu到处都是,肠子和各种器官碎片散落在地面上。血水从尸体上迸shè出来,在阵前的低地流淌出来,汇成了无数条小溪。
  后面的鞑子一下子就被打懵了。
  这是战争?这是屠杀!


第0243章 兴奋的王朴
  清军的东翼,仅在遭受一轮pào击后,就崩溃了。
  鞑子们从未想到会遭受到这样的火器打击,那血腥的场景太可怕了,让他们再没有了斗志。一下子就被打掉一千人,要流多少血才能冲上去?他们不敢再往前冲,而是慌张失措地往来路逃去。
  像是海滩上退下去的螃蟹,五千东翼鞑子抱头鼠窜。
  鞑子们冲到下马的地方,抢夺军马,策马往远处逃去。那抢夺军马的情景十分慌乱,汉人跟役、朝鲜跟役、蒙古跟役为了军马扭打在一起。虽然这些跟役还不敢和旗丁争夺,但显然被大pào打崩的他们已经失去秩序了。
  清军的中军中,大清饶余贝勒阿巴泰目瞪口呆地看着崩溃的东翼。
  这就败了?不是才刚刚开始吗?自己的勇士还没有摸到敌人,就崩溃了?
  自己带一路兵马劫掠高阳县,县城没有拿下来,却被明军一鼓就击溃?这事情传出去,阿巴泰以后还怎么在镶白旗立足。
  对面的明军怎么有这么多大pào,这仗还怎么打?
  阿巴泰有心想亲自上阵整理溃兵,对东翼的明军冲一阵,但明军阵中那黑洞洞的pào口,又让他心里发冷。这是一支阿巴泰从未遇过的明军,这场战争的形态,已经朝阿巴泰无法理解的方向改变了。
  这是哪里来的明军,怎么这么强大?
  阿巴泰突然想起扬古利,据说扬古利就是被一支全是火器的明军打败。莫非自己,遇到了这支明军?
  对面的东翼明军击溃了清军东翼后,开始向中路包抄。清军本来就人少,遇到这样精悍的明军根本无法阻挡,中路的三千清军显然很快就会溃败的,全军大崩溃就在眼前。阿巴泰跟前的一个甲喇章京拉着阿巴泰的战马大声说道:“贝勒,输了!快走!”
  阿巴泰看着战场上的情景,心里仿佛在滴血。这一逃,自己的兵马要被明军追杀多少?阿巴泰仿佛已经看到了皇上盛怒下惩罚自己的场景,说不定,自己的贝勒称号都保不住了!
  但败局已定,让士兵逃下来,减小损失是目前阿巴泰唯一能做的。
  “鸣金!收兵!”
  阿巴泰大吼一声,就策马往南面逃去。在他的率领下,中军五百摆牙喇调转马头,也往南面逃去。
  战场上,中翼和西翼的清军还刚刚进入战斗状态,就突然就听到了撤军的命令,惊讶莫名。他们回头看去,却看到已经崩溃的东翼和狼狈逃离的中军。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才刚开始厮杀吗?
  但不管怎样,这一仗输了。鞑子们再无斗志,一个个抛下了明军,往下马的地方退去。不过他们虽然退下来,却没有崩溃,还是成建制往后退。他们一边退却一边回头shè箭,逼退追逐的明军,跨上战马往南面逃去。
  西翼的三个总兵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轰隆隆一片pào声后,清军就一队接一队地退却了。不管怎样,胜利的天平已经倒向明军了!三个总兵兴奋地骑马冲了出去,率领骑兵开始追杀鞑子。
  大同总兵王朴兴奋莫名,这是难得的追敌机会啊!果然跟着李植的部队一起杀敌,就有立功的机会!他手持镗钯,一马当先冲在家丁队伍的最前面。砍死了两个没抢到战马的清军辅兵后,他继续往南追,朝策马南奔的鞑子追去。
  但鞑子不是那么好追的,鞑子弓箭手时不时回身shè上几箭,甚至能shè倒追逐的明军骑兵。不过王朴何时追杀清军追得这么畅快过?此时立功心切,一下子忘记了个人安危,带着家丁一头扎进了鞑子队伍的最后面,和最后面的鞑子厮杀在一起。
  王朴咬上的这是一股一百多人的清军,一直在鞑子军最后面shè箭。这些鞑子并没有溃散,只是听到鸣金声收兵退却,还能成建制和王朴的家丁格杀。但他们和王朴的家丁格斗了一会,后面的大股明军就杀到了,最后这些清军被大股明军骑兵包围起来。
  这些清军们杀得眼睛血红,嘶吼着在明军阵中来回冲刺,竟杀死了三、四个王朴的家丁。那困兽犹斗的气势,让王朴的家丁一时也拿不住他们。
  不过包围在外面的明军越来越多,明军的弓箭手开始朝这些清军shè箭。弓弦响动,鞑子士兵一个接一个中箭,从马上掉了下去。
  王朴哈哈大笑,他指挥十个士兵上去割首级,自己又率领家丁,策马朝远处的清军追去。
  杨国柱、虎大威、以及卢象升的三千多骑兵也冲了出去追杀清军,这些骑兵在华北平原上扬鞭驰骋,追杀着狼狈逃离的鞑子骑兵。
  李植的选锋团也在追杀清军,选锋团的骑兵有步qiāng,冲到清军两百米内就可以qiāng毙前面的骑兵,不需要和鞑子格斗厮杀,追杀的效率很高。选锋团往南追了十几里,击杀了一千多渐渐落伍的鞑子士兵。
  比较麻烦的是每次击杀清军都要立即下马把首级割了,否则极有可能被王朴的家丁把首级割去。
  追了十几里后,明军的骑兵不再追了。此时明军步兵已经落在骑兵十里外,追在前面的只有六千多明军骑兵,如果鞑子的一万多兵马调转马头来包围明军的骑兵,形势会逆转。
  明军们远远看着清军滚滚逃去,一个个又得意又惋惜。
  这一战的战果十分喜人。王朴不顾一身的血渍,骑马在战场上来回穿梭,计算着自己的斩获,最后他得到了一个令自己眼睛放光的数字:三百二十三级!
  王朴得意洋洋地在战场上来回巡视,最后找到了李植。
  “龙虎将军,你斩获了多少首级?”
  李植转头问了问薛三库:“我们追杀了多少级?”
  薛三库答道:“将军,我们追杀了一千一百二十级!”
  李植答道:“算上阵前的一千零七十一级,我的兵士得了两千一百九十一级!”
  王朴愣了愣,没想到李植得了这么多首级,他夸奖般地一拳打在了李植的胸脯上,说道:“好家伙!”
  不过他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