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3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3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虎大威不忿说道:“怕什么?难道就和高起潜一样拥兵不战?”
  宣府总兵杨国柱说道:“我们有龙虎将军的一万强军在此,鞑子便是来三、四万人也围不住我们。鞑子兵力分散,仓促间也集不齐那许多兵马!不怕他们!”
  听到杨国柱的话,卢象升等三人都看向了李植。
  李植拱手说道:“末将赞同虎将军的说法,可以寻找落单的一、两路东奴兵马歼击,见机行事。若真的被围,末将的兵马一定愿做前锋,用大pào火铳率领大军杀出重围。”
  如今李植的兵马在卢象升麾下独大,他一家的战力比其他四家合起来还强,众将十分重视李植的意见。此时听到李植的话,卢象升和三个总兵仿佛吃了定心丸,都放心下来。
  王朴说道:“既然龙虎将军这么说了,我也不怕清军了!”
  卢象升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军便一路南下,追赶东奴,力争抓到一、两路兵马歼灭之!”


第0242章 血花
  十一月三日,卢象升和李植的军马杀到高阳县,遇到了一路清军。
  那路清军大概有一万五千人,中军中高举着一杆织金龙纛,正在围攻高阳县城。高阳城外的陷阱坑洞已经全被清军的战车填平,高阳城中守军苦苦支撑,破城只在一、两天内。卢象升的援军来得恰是好处,再晚几日,就要为城中守军收尸了。
  看到两万多明军杀过来,攻城的清军不情不愿地弃了高阳城,在城下摆开阵势,迎战明军。
  清军这些年来对阵明军极少失手,往往一千清军能追着两、三千明军跑。虽然城下的清军只有明军的一大半,但他们显然清军认为明军不堪一击,人多也没用。
  李植抓来几个鞑子俘虏,指着远处的清军旗帜问他们:“那是哪一路清军?”
  通事把李植的汉语翻译成满语,那几个俘虏对着远处的清军旗帜张望了一会,答道:“那是饶余贝勒阿巴泰的旗帜!”
  李植又问道:“阿巴泰有多少马甲,多少步甲?”
  那几个俘虏说道:“如今清兵全归入三大营,战时按需从营中分出兵马给贝勒统帅,兵力都是临时分出来的,我们不知道这一路兵马中有多少马甲,多少步甲!”
  李植让手下给了这几个鞑子几鞭子,把这几个鞑子活口抽得鲜血淋漓,疼得呜呼叫唤。不过这几个鞑子呜呜哇哇喊了一通,却还是不改口。
  李植这才放过这几个鞑子活口,让士兵把他们押下去看管。
  李植骑马赶到卢象升的中军,卢象升正和三个总兵对着地图商量破敌方略。看到李植来了,卢象升欢喜说道:“龙虎将军来得正好,我们正在划分侧翼,商量如何布置才能打败这支清军!”
  卢象升想了想,又问道:“龙虎将军抓获俘虏众多,这些俘虏可知对面的清军将领是谁?”
  李植拱手说道:“活口供述,对面的东奴首领是东奴的饶余贝勒阿巴泰!”
  “原来是阿巴泰!”王朴大声说道:“我听说这阿巴泰在鞑子宗室中算是骁勇善战的,只是因为母亲出身低贱,所以一直只封了一个贝勒,没有封王。”
  卢象升点头说道:“对面由阿巴泰领军,倒是不能小看,是一场硬仗。”
  李植拱手说道:“末将愿为东翼,攻击鞑子的右路!”
  其他几个总兵见李植请缨了,也纷纷说道:“我等愿为西翼,守卫大军右路。”
  卢象升点了点头,说道:“好,那我率领标军为中军!”
  卢象升站了起来,大声说道:“诸位,我们这就上阵杀敌!诸位都是高爵厚禄之人,报答浩dàng皇恩,正在此时!”
  杨国柱等人大声喊道:“喏!”
  众人回到军阵中,让士兵披上盔甲抓起弓刀,进入战斗状态。两万五千明军兵马像是一架巨大的机器,缓缓挪动,布出阵型。
  李植骑在马上观察披挂上阵的卢象升标军营,觉得那四千士兵也颇为彪悍,一看就是见过血的老兵。这些士兵大多穿着内镶铁片的绵甲,一个个手持大刀,目光坚定。
  这些士兵都是吃兵饷的职业军人,论起对阵搏杀的本领,并不在李植的虎贲师士兵之下。就算对上人数相同的清军,这些士兵也能支撑一段时间。
  当然,和用步qiāng和大pào杀敌的虎贲师比起来,他们的战力就显得十分暗淡了。
  李植骑在虎贲师中军,把郑开成叫来。
  “你率领两千四百兵马守在我虎贲师军最西翼,和总督的标军接壤。你让最靠近总督标军的一千人二百人放鞑子到一百步外才shè击,切不要让总督发现我们的步qiāng可以打一百四十步!”
  “剩下的一千二百人距离总督的兵马几百步,总督看不清,可以在一百四十步就开火!”
  郑开成疑惑说道:“一百步才开火,火力不足怎么办?”
  李植说道:“不怕,我把五十门火pào布置在你阵中,到时候用霰弹轰zhà鞑子,鞑子哪里承受得住?”
  郑开成这才答道:“下属遵命!”
  李植点了点头,让郑开成布置去了。选锋团的五十门大pào很快听到命令,布置到了郑开成的军中,散布在各个连队中间。
  刚刚布置好队伍,李植就看到远处卢象升中军令旗招展,卢象升命令各军前进,逼向城下的清军。
  李植也让令旗举起,全军前进。
  鞑子军马见明军这边分左中右压了过来,也分左中右迎了过来。阿巴泰见明军两翼人多,放了六千人在西翼,六千人在东翼,只留三千人在中路。挑战李植所处明军东翼的,是鞑子东翼的六千士兵。
  李植举起望远镜望去,看到那些鞑子都骑着马,大概马甲占四分之一,步甲占四分之一,剩下一半都是辅兵杂役。
  鞑子们在阵前跳下了马,上前步战。鞑子是渔猎民族,虽然马匹众多,但最擅长的还是步战。不管是鞑子长矛手还是弓箭手,在马下的战斗力都远强于在马上的时候。
  不过他们不明白,李植这边都是火器兵,步兵缓慢的冲刺速度将让阵前的两百米变成一个修罗地狱。
  李植让全军摆成四排纵深的横阵,准备进行四排轮shè。
  卢象升的中军吹响了进攻的号角,各军往前走去,朝城下列阵的阿巴泰军杀去。阿巴泰的一万五千清军不甘示弱,也吹响了号角,朝明军压了过来。
  距离六百米、五百米、四百米,两军快速接近。
  距离三百米,二百五十米,二百米,远处冲过来的鞑子已经很近了,李植已经能用ròu眼看清楚鞑子的狰狞表情。鞑子们似乎很轻视眼前的这支明军,嚎叫着快步冲上来,不少人脸上甚至带着狞笑。
  李植的一百四十门六磅pào开火了。
  一百四十门火pào喷出火舌,将一万四千颗霰弹弹丸shè向了懵懂无知的鞑子。
  这些霰弹弹丸,造成的杀伤是毁灭xìng的。
  大pào一响,鞑子阵前立即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