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2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2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舌如锋,如果一开和议,肯定是第二个袁崇焕的下场。”
  杨嗣昌听到卢象升的话,激动地站了起来,恼怒问道:“一和议就是第二个袁崇焕?你什么意思?如果我和议呢?你便要用尚方宝剑杀我么?”
  卢象升也站了起来,大声说道:“尚方剑须先架在我的脖子上!如果我不能击退十万清军,尚方剑哪会轻易架到别人脖子上?”
  杨嗣昌脸色发白,说道:“那你要是击退了十万清军呢?你便要用尚方宝剑杀我么?”
  卢象升愣了愣,暗道自己倒是说错了话。他没有回答这句话,一拍桌子说道:“不战而言抚,我决不同意!”
  杨嗣昌见卢象升激动,当真有些害怕卢象升起来,卢象升手上是有先斩后奏的尚方宝剑的。杨嗣昌转口说道:“没有,从来就没有人说要议和?”
  卢象升慷慨说道:“你派周元忠去辽东议和,天下人都知道,又骗得了谁?你要做秦桧,天下人都不答应!”
  杨嗣昌默然不语,半响,他不再和卢象升多说,只推开门走出了二堂。
  大堂中的众将看到杨嗣昌的脸色,知道两人又谈崩了。众将对视了几眼,面面相觑。
  陈新甲追上杨嗣昌,上马离开了韩家庄。
  走到半路,杨嗣昌突然冷冷说道:“我必杀卢象升!”
  陈新甲愣了愣,说道:“阁老,卢象升身负天下人望,杀之不祥啊!”
  杨嗣昌咬牙说道:“他自负道德高尚,一心要做岳飞,把我比作秦桧。他若能击退清军,必杀我。”
  顿了顿,杨嗣昌喟然说道:“想我杨嗣昌一心忧心国事,三番五次好言劝说他,如今竟被他比作秦桧!他既然想杀我,我又何必留情?”
  陈新甲低头想了想,不敢再多说。


第0241章 愚忠虚名
  仿佛是说好的一样,杨嗣昌和陈新甲前脚一走,后面宣旨的太监就来了。
  “调天津李植及宣、大、山西总兵以下各参将、游击入宣大总督陈新甲麾下,听候调遣!”
  卢象升和众将匍匐在地,听到这样的圣旨,都是一呆。
  卢象升号称总督天下勤王兵马,已经被高起潜分了一次兵了,如今已是徒有其名,怎么还分?
  卢象升这边虽说敢战,其实基本上全赖李植冲锋陷阵。李植若是走了,杨国柱、虎大威和王朴三个总兵哪里敢和鞑子野地浪战?
  卢象升一心言战已经让天子不舒服了,只有用死战来践行自己的言论。如果李植走后卢象升避战不前,天子肯定要拿他的罪。但李植一走,卢象升带着三个大明总兵哪里是清兵的对手?
  更别说那陈新甲是杨嗣昌的跟班,一心言和,根本没有敢战之心,把李植调到陈新甲麾下岂不是把宝剑封藏?
  李植爬起来,代表诸将接了圣旨,并塞了十两银子给传旨太监。那传旨太监也知道这封圣旨不是好事,得了银子不再停留,便告辞走了。
  李植把圣旨举在手中,转过身来朝卢象升问道:“督臣,那陈新甲是主战还是主和?”
  卢象升说道:“陈新甲是第一个主和的!”
  李植拱手说道:“主和的总督无心杀敌。李植不去陈新甲麾下!愿留在这里和督臣一起杀奴!”
  听到李植这句话,周围的武将们都是一愣,齐齐看向李植。这来的可是圣旨,李植敢不听皇帝的?这年头不听督抚的武将不少,但是敢公开违反圣旨的武将,却是没有。李植再骁勇善战屡立战功,这样违抗圣旨恐怕天子也要发怒。
  卢象升闻言脸色一变,厉声喝道:“李植,你敢违抗圣旨?你不要命了?”
  李植见卢象升变色,没有说话,朝卢象升拱手说道。
  “督臣不顾个人安危,戴孝报国,李植又岂能顾及愚忠虚名?东奴肆虐中原,百姓水深火热,李植练军多年,此时正是用兵之时,岂能和议和者一起旁观坐视?便是违了圣旨,也要和督臣一起杀奴!”
  听到李植的话,众将都脸色一变。这李植也是个硬骨头,为了百姓疾苦和杨嗣昌杠上了!这违抗圣旨不但会触怒皇帝,而且还得罪了风头正劲的杨嗣昌。除非李植能不停地杀敌立功,否则恐怕也要遭到天子和杨嗣昌的责罚。
  众人的注视之下,卢象升和李植两人许久都没有动,仿佛是僵在那里一样。
  好久,卢象升看着面前的李植,才吸了一口长气,说道:“好!”
  “说得好!”
  卢象升苦笑了几声,说道:“好,李植,那你便留下来,和本督一起杀奴。若是天子责问你不赴陈新甲处的缘由,本督会为你细细说明原委!”
  李植拱手说道:“有劳督臣了!”
  ……
  十月二十六日,东阁大学士杨嗣昌坐在宣大总督陈新甲的中军帐中,铁青着脸。
  这次陈新甲分卢象升的兵,和天子说好了是分一万六千。结果圣旨到了卢象升那里,只有两个参将一个游击合计六千兵马奉命来投。而最关键的李植一万人马,却直接无视圣旨,继续留在卢象升处效力。
  杨嗣昌感觉自己被李植煽了一巴掌,分外的恼火。
  陈新甲也是一肚子的火,和杨嗣昌说道:“阁老,这李植如此跋扈,要不要上奏天子,参他违抗圣旨目无圣上?”
  杨嗣昌冷哼了一声,想了半天,最后却是摇了摇头。
  “这个李植立功太大,风头太劲。如今两战歼敌三千多,即便是违抗圣旨留在卢象升处,天子知道了也不会罚他!你若是参他得罪了他,他到时候反驳你一个‘款和误国无心杀奴’,你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陈新甲狠狠说道:“那就任他这样不听调度?”
  杨嗣昌吸了一口气,说道:“等一等,等一个月,若是他不能再立新功,便参他违旨误国!”
  陈新甲愣了愣,问道:“那如果他这个月又立下功劳呢?”
  杨嗣昌叹了一口气,说道:“若他再在卢象升麾下立功,那天子就会十二分地支持他。到时候我们不但不能参他,还要为他违抗圣旨圆场!”
  陈新甲听到杨嗣昌的话,一口气噎在喉咙里,有种说不出的郁闷。
  “这个李植的兵马,实在太强。”杨嗣昌站起来,看着帐外的兵马,缓缓说道:“想办法,一定要想个办法,把李植和卢象升分开来!”
  ……
  卢象升被分走六千兵马后,召集剩下的李植和三个总兵议事。
  诺大的中军大帐中,如今只剩下三个总兵和一个李植,看上去十分冷清。
  坐在中军大帐中央,卢象升问道:“诸位,如今我部尚余兵马两万五千,该如何战?”
  山西总兵虎大威说道:“东奴兵分多路,在京畿南面劫掠,我部不如乘其兵力分散之时,寻其一部、两部兵马歼之!可以立功!”
  大同总兵王朴犹豫说道:“如今我们只有两万多人,若是惹恼了清军让清军大兵围过来,恐怕凶多吉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