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2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2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快请起!卢尚书误会杨卿了,朕定会为杨卿说明其中误会。只是如今虽有韩家庄大捷,但东奴依旧在四出掠夺,杨卿有何良策?”
  杨嗣昌爬起来说道:“如今东奴兵分八道劫掠地方,我军若集兵一路,则有顾此失彼之忧。宣大总督陈新甲已经率军入卫,臣建议分卢象升半部兵马给陈新甲,让陈新甲也有兵追击东奴。”
  朱由检愣了愣,抚须说道:“兵法云,分则弱,合则强……”
  杨嗣昌说道:“然卢尚书麾下有杨国柱,虎大威,猛将云集,便再分些出去,也能制敌!”
  “分哪些兵马给陈新甲呢?”
  杨嗣昌说道:“分天津李植和宣大二镇的参将、游击,一万六千兵马给陈新甲。”
  朱由检犹豫说道:“李植在卢尚书麾下能杀奴,不知道和陈新甲能否配合?”
  “都是为国效力的忠臣,必能无间合作!”
  朱由检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相信了杨嗣昌的话,点头说道:“好,那便按杨卿的赞画,分兵一万六千给陈新甲。”
  ……
  十月十八日,对韩家庄大捷的嘉奖发到了卢象升军中,卢象升率领杨国柱、虎大威和李植跪在地上,恭敬接旨。
  读完给卢象升的圣旨后,卢象升恭敬地站了起来,接过圣旨和赏赐。接旨的时候,他熟练的塞了一锭五十两的银子给传旨的太监,把那个太监乐得眉开眼笑。
  李植看到了卢象升的小动作,暗道这卢象升虽然十分忠义,却也是懂得人情世故的人,不知道怎么这次就和杨嗣昌搞得这么僵?
  接下来杨国柱和虎大威各自接旨,拿到了五十两内帑金。内帑金虽少,但也是一种荣誉,表示天子知道二人的功绩了。两人乐得眉开眼笑,也塞了些银子给传旨太监。
  最后太监念到了给李植的封赏。天子给李植的封赏东西最全,让其他诸将看得十分眼红。不过他们也只能眼红而已,谁让自己没本事带兵杀鞑子呢?到了战场上,他们十个总兵都抵不上一个李植的兵马。
  那大同总兵王朴没有拿到封赏,对李植的天子赏赐十分垂涎。他围着李植转圈,对天子赏赐给李植的礼服和衣物上看下看,十分想看个仔细。但他怕李植生气,又不敢完全打开看,只对着那些衣服拈来拈去。
  李植笑了笑,把皮弁冠服jiāo到他手上,说道:“给你看个清楚!”
  那王朴这才打开那套冠服,对着自己的身子比了比,笑道:“好漂亮的冠服,穿在我身上好看不?可惜没有带衣冠镜来,不能看个清楚。”


第0240章 秦桧
  得了圣旨赏赐,卢象升将天子赏赐的内帑银分给全军,自己只留下五两银子做了一个酒杯作为纪念。三万将士虽然没分到多少银子,但得知总督如此,一个个都十分激奋。
  如今军中粮饷充足,晚上,卢象升在韩家庄cāo守官厅摆了庆功宴席。
  李植步入官厅时候,各路将领已经坐满了大堂中。李植看到一众参将的下首,宣府参将张岩旁边有个空位置,正想坐进去,却看到坐在众将最上首的卢象升亲将陈安站了起来,大声说道:“龙虎将军,坐我这个位置!”
  李植愣了愣,拱手说道:“末将只是一个参将,还是坐在下首吧!”
  其他的武将哈哈大笑,宣府总兵杨国柱说道:“全靠龙虎将军,我们才有粮草吃饭,还有什么可谦虚的?”
  大同总兵王朴也说道:“这几天龙虎将军连番大胜,我们片功未立!如果龙虎将军不坐首位,我们都吃不下酒菜了!”
  虎大威也大声骂到:“还分什么参将总兵的?李植的兵马比我们这些总兵强大多了!”
  李植看了看卢象升,卢象升也点头说道:“龙虎将军功勋卓著,可列首位!”
  李植这才走到陈安身边,朝陈安拱手一礼,坐到了第一的位置上。
  坐在首位,自有一种受人重视的感觉,李植觉得众将看自己的眼神都多了几分尊敬。
  杨国柱见李植坐在自己身边,一拍桌子说道:“那天龙虎将军说要打韩家庄,我还不相信能四天之内攻下。若是早知道龙虎将军部下如此善战,我一定要跟来,也追杀几十个鞑子!得些战功!”
  王朴笑道:“我当初也不相信龙虎将军能打下韩家庄,谁知道只用了两天就破城了!有龙虎将军这么骁勇的军马在军中,我当真是不怕鞑子了!”
  虎大威大声说道:“听说龙虎将军的战功,我帐下军士都大受鼓舞,只觉得杀鞑子是易事,一个个求战心切,士气已经大不一样!”
  众将正在那里感慨,宣府参将张岩冷不丁说道:“龙虎将军以火器成军,敢问其中的关键?我等想学龙虎将军建制,如何下手?”
  听到张岩的话,众将都停了感慨,一个个都看向李植。李植的兵马这么强盛,诸将都有心学习。
  卢象升也十分感兴趣这个话题,转头看着李植。
  李植暗道别被这些大明将领把自己线膛qiāng的秘密问去,想了想说道:“火器之要,在于精!我的火铳关键部位全部用精钢打造,燧发点火,击发率九成多,一把火铳造价十五两!而且我的士兵日日练习火铳,才能在战场上有八、九成的命中。这样的练习强度,每三个月就要打坏一把火铳!”
  听到李植的话,诸将纷纷乍舌,按李植的说法,这每个月光训练用火铳的维护费用就要五两银子一个人,这烧的不是火铳,这烧的是银子啊!其他的大明将官,有时一个月一两银子士兵月饷都发不出,哪里有那么银子去维护这样一支火器军?
  李植富得流油,以私产养兵,才能这样玩。李植养一万兵马花的银子,足够其他武官养三万兵马。如果其他明将学李植的方法养军,朝廷来点选兵马时候怎么jiāo代?说我养的是精兵?谁信?言官岂不是要参你一本吃空饷?
  众人听了李植一句话,就没有了学李植火器军的想法,纷纷举起酒杯说道:“喝酒!”
  ……
  十月二十一日,东阁大学士杨嗣昌带着宣大总督陈新甲来到韩家庄,来见卢象升。
  杨嗣昌忧心忡忡地走进了韩家庄官厅,和卢象升在官厅二堂关起门来说话,连陈新甲都只能站在外面等待。众将看到屡屡刁难这支军队的杨嗣昌来了,都聚集在官厅大堂内,等待两人谈话的结果。
  二堂中,杨嗣昌沉声说道:“督臣,不是杨嗣昌有心为难你,只是如今时势艰难!清军势大,我大明精兵只有这一点,切不可浪战。若一战战败,则我大明再无可战之兵!”
  卢象升看着杨嗣昌,冷冷说道:“你左一句不可浪战,右一句清军势大,分我兵马断我粮饷,却没看到我大军已经取得两场大捷了吗?”顿了顿,卢象升慷慨说道:“你们一心要与清军议和,难道不知道城下之盟是春秋大耻吗?如今我身负总督天下兵马的重任,京城中众官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