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2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2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墙,跳了下去。而本来还在和选锋团对shè,处在屯堡南面的一千鞑子就没有那么运气了。通往城墙的石阶宽度有限,他们挤在石阶下面挤不上去,被选锋团士兵一qiāng一qiāng的撂倒。
  血花像是齐放的烟花,在拥挤的清军士兵身上不停地绽放出来。
  这已经不是战争了,这是屠杀。
  随着选锋团士兵的shè击,尸体在北城墙下面越堆越厚,最后每一块地面上都堆了两、三层清军尸体。血流汇集在一起,像是小溪,在城墙的墙角下流动。
  四千鞑子在北城墙下面又抛下八、九多具尸体,只有三千人逃出了这座小小的屯堡。
  最后,没逃出城墙的鞑子全部被打死了,战场上安静下来。李植爬上城墙看了看战场,大喊一声:“选锋团上马追杀溃兵!”
  两千名选锋团士兵立刻行动起来,回到南城墙从梯子上爬了起来,在火pào阵地后面找到了自己的战马。他们策马往北面冲杀过去,追击清军溃兵。
  选锋团往北面驰骋,分成十股搜索鞑子的溃兵。追了两刻钟,一股骑兵遇到了跟随着甲喇章京往东北方向逃跑的鞑子军队。
  选锋团士兵想冲上去骑砍,那些鞑子辅兵却调转身来shè箭,逼退了选锋团的士兵。
  骑兵们在一百米外停下马,给步qiāng上膛,朝鞑子士兵们shè击。逃跑的鞑子群中又响起一片惨叫,一百多鞑子士兵中弹身亡。
  鞑子惊惶失措,再不敢成建制逃跑,纷纷作鸟兽散。选锋团的士兵哈哈大笑,跳下马割取首级,把首级挂在马鞍上,然后再策马追逐溃兵,用步qiāng一一shè杀散开逃亡的鞑子。
  又是一场屠杀。
  最后等这两百多骑兵停止了追逐策马,挂着首级骑回屯堡时候,已经追斩了八百多鞑子。
  骑兵回来后,城中的鞑子首级也已经被割完。李植算了算首级,发现这一战击杀了二千四百四十一个鞑子,擒获了三百四十二个鞑子伤员。
  这是一场大胜。
  而李植方,则有三十七人轻伤,十七人重伤,十四人阵亡。这些伤亡,都是鞑子的弓箭手造成的。
  李植暗道这一战回去后要让铁匠为士兵们打造更坚固的铠甲,减少和鞑子对shè的伤亡。
  李植将伤员jiāo给申余吉的医疗队,让军医们抓紧时间救治伤员。申余吉的外科郎中们赶紧动员起来,在屯堡中清理屋舍布置战地医院。
  李植让士兵打开南门,带领部队骑马步入屯堡。
  屯堡中的大明军户大概早已经被鞑子杀害,又或者已经被掠走,此时屯堡中空dàngdàng的。李植找到粮仓,果然找到了一袋一袋的粮食。那些粮食用麻布袋子装着,显然是鞑子们劫掠来的,在粮仓里堆得像一座座小山似的,起码有两万石。
  有了这些粮食,卢象升麾下的三万军马不会饿肚子了。
  李植在屯堡中检查,又发现了一处银库。打开银库,李植发现一箱一箱的各色银子堆满了房间。那些银子有银锭,也有碎银子,都是鞑子的战利品。李植让士兵们清点,发现仓库里有二十三万六千两银子。
  李植暗道这些银子别便宜卢象升了。他传令下去,虎贲师每个士兵赏银十两。冲锋的选锋团两千骑兵则每人赏银二十两。剩下的银子让辎重兵收起来,以后回范家庄后还要重赏这一次大战的伤残人员和阵亡人员家属。


第0239章 皮弁冠服
  大明天子朱由检坐在乾清宫中,一脸惊喜地看着卢象升的奏章。
  卢象升麾下李植率领一万兵马急袭固安韩家庄,一鼓而下,击毙清军二千四百四十一,擒获了三百四十二个鞑子伤员。
  这是大捷啊!除了前年的范家庄大捷,这些年来还没有其他一场战斗能够击杀这么多鞑子的。李植的兵马不但杀流贼厉害,杀鞑子也毫不手软,真是天下强兵。李植和卢象升,似乎也配合得很好。
  “大捷啊!清军连破我京郊六座县城,如今朕总算等来一个大捷!论打硬仗,还是要靠李植!”朱由检兴奋地在御案前来回走动,问道:“王承恩,你说朕该如何赏李植,如何赏卢象升?”
  王承恩笑道:“皇爷,莫不如给李植个总兵当当?”
  朱由检摇了摇头,说道:“鞑子还在京畿肆虐,后面还有恶战。此时就升他做总兵,后面再立新功无官可赏怎么办?”
  朱由检坐回御案,沉吟片刻,说道:“赏卢象升乌纱帽一顶,织金胸背麒麟圆领一件,内帑金一千两。赏李植宝剑一把、皮弁冠服一副、青搭护一件、绿贴里一件,内帑金五百两。”
  顿了顿,朱由检又说道:“杨国柱和虎大威也有斩获,各赏内帑金五十两!”
  王承恩笑道:“皇爷,卢、李二人得了这许多赏赐,要高兴坏了哩!”
  朱由检得意地点了点头,又说道:“如果我大明多有几个李植,何愁不能击灭东奴和流贼?”
  王承恩看了看奏章,说道:“卢象升说他军中一度断粮,说杨阁老不发粮给他,他才不得不攻打清军屯粮的韩家庄,抢夺清军的粮草。”
  朱由检抚须说道:“卢象升和杨嗣昌似乎有些过节,其中是非曲直,要等杨阁部来才问得清楚!”
  朱由检正在那里疑惑,看到杨嗣昌一路小跑进了乾清宫。杨嗣昌进了乾清宫就恭恭敬敬地匍匐在地,大声唱道:“杨嗣昌见过圣上!”
  朱由检笑道:“杨卿免礼!赐座!”
  杨嗣昌恭敬地坐在椅子上,听到朱由检问道:“爱卿可知韩家庄大捷?”
  杨嗣昌如今最得天子信任,权雄势大,便是内阁首辅也要避他的风头,哪个敢不配合他?杨嗣昌的家乡人,甚至已经把杨嗣昌称为杨相了。早上卢象升的奏章刚到内阁,杨嗣昌就拿来看过了,当然知道李植的大捷。但他此时当然不能说自己偷看过,只是惊讶说道:“臣不知,是哪部兵马立下的大捷?”
  朱由检笑道:“是卢象升和李植的大捷,擒斩了三千东奴!”
  杨嗣昌跪在了地上,大声唱道:“圣上,这是圣上的天威感化,才有此大捷。”
  朱由检哈哈大笑,说道:“爱卿请起!这次大捷,也有杨卿在兵部运筹帷幄的功劳。”
  杨嗣昌坐回了椅子上,听到天子又问道:“卢尚书说杨卿不给他供应粮草,此是为何?”
  杨嗣昌听到这话,又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说道:“圣上明鉴,杨嗣昌一心为社稷安危,岂会做断卢尚书粮草的事情?实在是前些日子东奴游骑太过猖狂,粮草才无法发出!今日上午道路平靖,给卢尚书的粮草就已经发出了!”
  杨嗣昌看了卢象升报捷的奏章后,知道卢象升再不缺粮,断粮这招没用了,立刻发出了粮草,以平物议。朱由检不知道杨嗣昌比自己更早知道韩家庄大捷的消息,还以为早上粮草发出足以证明杨嗣昌的公心。
  朱由检已经十分相信杨嗣昌的话,说道:“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