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2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2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了一百多个负隅顽抗的鞑子辅兵。
  但还有两百多个鞑子步甲贴着城墙墙根站着,不愿意离去,要死守南城墙。这些鞑子步甲士气很坚韧,此时他们被城墙拦着,处在井栏的shè击死角里,井栏上的步qiāng手也拿他们没办法。
  对付这些决死不退的鞑子步甲,就只有依靠短兵相jiāo了。手持手铳的两千选锋团骑兵跳下战马,上膛手铳,扛着梯子往城墙走了过去。他们从容地把梯子放在了城墙上,放稳了,然后等待中军的号角声。
  李植等选锋团的两百个梯子全部放好了,才让中军吹响号角。在号角声的指挥下,两千选锋团骑兵同时发难,带头冲上了城墙。一爬上城墙,他们就手持手铳对准屯堡内上下城墙的石阶。
  果然,看到这边的虎贲师士兵爬上城墙了,贴着城墙脚站着的鞑子步甲嚎叫着往城墙上冲了上来。
  不仅如此,躲在屯堡东、西两侧城墙上的鞑子辅兵杂役也鼓噪起来,一边嚎叫一边往南城墙冲过来,试图把攻上城墙的选锋团士兵赶下去。
  躲在建筑物后面的鞑子shè手也跳了出来,往城墙上shè箭。
  这些守城的鞑子虽然以辅兵杂役居多,但他们多年来跟随大部队击败了许多明军,对明军有一种居高临下的优越感。此时虽然南城墙被井栏压制了,虽然明军的火力强得有些不可思议,但他们依旧不认为明军能击败自己,他们仍有士气冲击攻上南城墙的明军。
  不过选锋团的骑兵们可不是吃素的,他们手持手铳朝石阶上往上冲的鞑子开火了。二百五十米长的南城墙上只有四处石阶可以通上城墙。这石阶只有两米多宽,一次只能通行三人。走在这两道石阶上的鞑子成为了手铳最好的靶子。爬上城墙的选锋团士兵对着石阶开火,一千多把手铳一发接一发shè了出去,把前仆后继冲上石阶的鞑子步甲打成了马蜂窝。
  鞑子的步甲兵嚎叫着往石阶上冲,被打死。然后后面的又冲上来,又被打死。再冲,再被打死。害怕了,逃跑,又被打死。最后石阶里外堆了厚厚三、四层尸体,躲在城墙死角后面的两百多鞑子步甲竟全被打死。
  至于东西城墙上冲过来的鞑子辅兵,选锋团就jiāo给井栏上的步qiāng手了。城墙的宽度很窄,只有三米多宽,鞑子从城墙上冲过来一个正面最多只有四、五个人。城墙外八个井栏上两百多把步qiāng对准这窄窄的三米多倾泻弹yào,一次又一次把冲在前面的鞑子辅兵打成了筛子。
  躲在城墙下面建筑物后面的鞑子见选锋团冲上城墙了,试图跳出来shè箭。但井栏上的步qiāng手们早就等着他们出来。往往鞑子一冒头,就要被几把步qiāng瞄准shè击。拼了几轮,鞑子的弓箭大大地处于下风。
  而且选锋团身上穿着锁子甲,从城墙下面shè上来的弓箭除非shè中要害,否则也伤不了他们。
  清军辅兵们的弓不是强弓,破甲能力很低。选锋团士兵除非是被shè中面部或者要害,否则不会受到重伤。对shè了两、三轮后,鞑子好不容易shè倒了二十几个选锋团士兵,却被打死打伤了一百多弓箭手。此时城墙上的选锋团的士兵们也收起了手铳,举起了背上的步qiāng对准城下的建筑物。鞑子的shè手被几千把步qiāng对着,再不敢冒头出来shè箭。
  鞑子们虽然士气很旺,但他们的反击还是被虎贲师的士兵击退了。
  鞑子们猛遭重击,有些不可思议的感觉。这是哪来的明军,战斗力怎么这么强?
  鞑子在屯堡里的头领是一个甲喇章京,他此时站在北城墙上,震惊地看着自己的士兵一个个死在明军的手铳qiāng下,一肚子的不可思议。这一支明军怎么有这么多鸟铳大pào?明军竟有这么强的战斗力?这还是明军吗?


第0238章 银子
  城内的守军是五百步甲,四千多辅兵跟役。如今五百步甲已经被打死一半,四千多辅兵杂役也被打死七百多,四面城墙中有三面落入明军手里。
  甲喇章京心如死灰,暗道自己坚守的这个屯堡,眼看要守不住了。
  那个甲喇章京突然想起前年的一个传说,据说前年正黄旗杀入京畿时候,就遇到了一支全是火器的部队。那部队把攻城的扬古利杀的大败,最后扬古利一战就把正黄旗勇士全送给了明军做战功,只有四千杂兵逃了回去。
  难道自己遇到的,就是这支明军?想着想着,这个甲喇章京害怕起来。
  鞑子的血ròu之躯怎么经得住火qiāng的密集shè击?鞑子丢下了五百多具尸体后,再不敢往南城墙反击。他们躲到北城墙附近,惊疑不定地试图做最后的坚守。
  等待他们,是一万手举步qiāng的虎贲师士兵。虎贲师的士兵们一个接一个涌上了城头,手举步qiāng朝北城墙的鞑子压了过去。
  城墙的内侧没有雉堞,密集聚集在北城墙上的鞑子成为了虎贲师士兵最好的靶子。选锋团的前排士兵们最先进入了shè程,在两百米外举qiāngshè击。仅仅是前排两百多人的一次齐shè,就又活活打死了一百多试图死守北城墙的鞑子士兵。
  眼看着,四面城墙都要被明军占领。
  鞑子的首领甲喇章京一看明军这摧枯拉朽的攻势,再没有困兽犹斗的信心。他大叫一声“退兵!”就从北城墙上跳了下去。在地面上滚了一圈,他爬起来撒腿往北面逃去。
  看到首领逃跑,鞑子们的斗志崩溃了。
  短短一个上午,已经有一千多清军士兵死在了明军的手上,这仗怎么打?首领甲喇章京一逃,鞑子的辅兵和杂役们就再无斗志了。这些辅兵和杂役虽然面对明军有优越感,但在事实的重击面前,他们的士气也是极其有限的。兵败如山倒。北城墙上的一千多鞑子丢了旗帜、军鼓和号角,跟着甲喇章京跳了下去。屯堡里的两千多鞑子见甲喇章京逃了,也不再负隅顽抗,争先恐后地冲上了北城墙,从城墙上跳下去,往城外逃去。
  清军像跳海的企鹅群一样齐齐跳下五米多高的城墙,在地上滚几圈,爬起来朝甲喇章京追去。
  屯堡外面是松软的泥土地,不比得后世的水泥地,鞑子从五米高跳下来不会摔死。不过还是有个别运气不好的鞑子摔断了腿,倒地呻吟不已。
  选锋团的士兵们不断往前压,朝逃跑的鞑子群不断开火shè击。开始时候只有几百选锋团士兵进入火力shè程,但很快后面的士兵就跑了上去。他们冲到东、西两侧城墙的北面,朝逃跑的清军shè击。
  清军逃亡过程中被城墙上的选锋团打击,更加慌乱。逃跑的清军像是一群涌动的蚂蚁,不断有人中弹倒下。后面的人依旧在往城墙上冲,希望能从北城墙逃出生天。但上城墙的石阶宽度有限,一次只能通行三人,鞑子挤在石阶下面,成为了选锋团士兵最好的靶子。
  原先就站在城墙上的一千多清军直接跳墙,全部逃出去了。后面逃得快的两千多清军也大多爬上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