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2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2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营里的武将都没有办法,一个个全沉默下来,最后整个大帐十分安静,没一个人说话。
  卢象升看了看大帐帐顶,长叹了一口气。
  看来是走投无路了。
  卢象升正在那里绝望,却听到一个声音说道:“督臣,末将有一个办法!”
  卢象升赶紧循声看去,看到说话的原来是李植。
  众将眼睛一亮,齐齐看向说话的李植,都要听他有什么办法。
  卢象升脸上一喜,说道:“龙虎将军有什么计策,快说!”
  李植看了看盯着自己的十几个将领,拱手说道:“末将拷问那些东奴斥候兵,知道东奴把抢劫来的粮草都集中在固安县。那里一处屯堡有粮草两万余石,只有守兵五千。不如我们大军杀过去,把这些粮草劫了?”
  众人听到这话,都是吸了一口凉气。去抢清兵的粮草,怕是没有那么容易啊!清军的粮草肯定藏在攻打下来的堡垒里,有城墙保护。五千鞑子据险力守,明军没有个把月都打不下来——这年头明军连和清军野地浪战都不敢,又怎么打得过守城的鞑子?
  如果攻城精疲力尽之时清军回援,城内外的鞑子里外夹击,就是完败的局面。
  何况现在军中只剩下五日粮草,攻城的时间也不够。
  听到李植的建议,众人有些失望,暗道这也不是什么好计策。
  “龙虎将军,这攻鞑子的坚城,恐怕没有半个月打不下来!”
  “就怕攻了几日鞑子回援,我们被围在城下啊!”
  “如今我大军只有五日粮草,怎么拿的下五千东奴把守的坚城?”
  卢象升想了想,叹了一口气,也觉得五日之内自己是拿不下这些清军的粮草的。
  见众人失望,李植拱手说道:“李植愿意率领本部一万人去,必在五日内拿下这些粮草!”
  听到李植的话,众人一个个睁大了眼睛,上下打量起李植来。
  这李植怎么这么自信,他不知道东奴士兵战力的强悍么?
  卢象升诧异地看着李植,说道:“那里可是有五千守兵,据此又有一日路程,龙虎将军能在四日内就攻破清军堡垒?”
  李植昂然说道:“李植自信能打破清军堡垒!”
  卢象升想起李植军中的红夷大pào,脸上一喜,说道:“若能得到这两万多石粮草,则我大军三个月不会缺粮了。龙虎将军便去,我为你壮行!”
  李植拱手说道:“不烦总督了,我这便率兵去了,若我得手了,总督便来固安和我汇合!”
  李植回到虎贲师中,率领一万兵马别了大军,往京城南面的固安县行去。
  固安县已经被清军攻陷,城中被鞑子洗掠一空,人畜全被带走,场面十分惨淡。鞑子派了三百辅兵杂役守在固安县城,并没有坚守城池的意思。不过李植也不去攻打已经没有库存粮食的固安县城,而是按照俘虏的供述,找到了清军屯粮的堡垒。
  那是一个周长两里的屯堡,城墙高五、六米,只在南面开了一个城门。城外有各种陷阱坑洞,城内有五千守粮清军。看到李植的兵马杀过来,守粮的清军关了城门,死守在屯堡里不出来。
  李植骑马围在城墙外跑了一圈,觉得城南的陷阱拒马较少,决定从这里进攻这座屯堡。
  李植的攻城方法,是热兵器式的,这个时代的鞑子从未见识过!
  李植先要把城墙上的雉堞打掉。这些雉堞可以保护城墙上的清兵弓箭手,不打掉会让李植的部队受损。李植的一百四十门六磅pào在城外一百米处一字排开,朝城墙上的雉堞开火。
  pào声一响,轰隆声不绝于耳,响彻几里。那一百多门大pào齐轰城墙的场景,把城墙上的清军看呆了。塞外苦寒之地来的这些鞑子,哪里见过这么多红夷大pào?
  随着大pào的轰鸣,城墙上的雉堞纷纷化为虚有。
  那些雉堞很薄,经不住大pào的轰zhà,一中pào纷纷崩裂。李植的火pào打了一个上午,拔牙似的一pàopào打过去,把城墙南面的雉堞全部轰平了。守城的清军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火力?他们本想躲在雉堞后面躲避火pào,却往往被雉堞中pào后迸出的碎石头渣zhà伤zhà死。
  城墙上根本无险可守,可鞑子又不舍得放弃城墙。放弃了城墙还怎么守城?最后鞑子抛下了两百多具尸体在城墙上,这才无奈地撤了下去。城南的城墙上最后空无一人,空留一地的滚石檑木。
  破坏了城墙雉堞,李植就开始攻城了。
  李植的兵马都是步qiāng手,当然不能靠云梯强攻,那样根本无法体现热兵器的优势。李植让士兵到城外去伐木,做了五十台八米高的井栏。
  那井栏六米宽四米长,底下装有轮子,可以逐渐推到城墙边上去。每个井栏上可以站三十多个士兵,步qiāng手站在井栏上可以居高临下shè击城墙上的清军士兵。


第0237章 城墙
  破坏了城墙上的雉堞,李植便让井栏靠了上去。士兵们推动井栏车轮,把井栏推到了城墙一百米外。
  守城的鞑子见这边井栏靠上来了,知道再不反击城墙就要被虎贲师占领了,冲了上来。两百多个心有不甘的鞑子辅兵冲上城墙试图shè箭。但是一百米的距离太远,鞑子的箭shè不过来。而冲到城墙上shè箭的他们无疑是百米外步qiāng手最好的靶子。
  鞑子们本来上来shè箭也只是阻吓虎贲师的井栏,却没想到虎贲师的火铳shè程这么远。他们吓阻不成,却送掉了xìng命。
  只听到一片噼哩啪啦的qiāng声响起,井栏上的步qiāng手们瞄准鞑子弓箭手开qiāng了。几百名步qiāng手轮番shè击,几百发子弹飞速地朝城墙上shè去,shè进了鞑子们的身体里面。这些守城的鞑子大多是辅兵杂役,没穿铠甲,防不住虎贲师步兵的子弹。鞑子们的皮肤被子弹撕开,脆弱的身体器官被搅成了一团血水,两百个鞑子前仆后继地倒在了毫无遮障的城墙上,变成了一具具血流不止的尸体。
  只有三十多个鞑子命大,没有被轮shè的步qiāng手击中。他们慌不择路地从城墙上跳了下去,算是捡了一条命。
  鞑子再不敢走上南城墙。屯堡南面的城墙,已经完全被虎贲师压制。
  虎贲师的士兵们渐渐填平了城外的陷阱坑洞,井栏一点一点往城墙上靠过去。井栏有八米高,高于五米多的城墙。井栏靠近了城墙后,井栏上的步qiāng手就可以朝城墙后面的鞑子士兵shè击了。井栏一点点靠上去,井栏上的士兵们不断shè杀躲在城墙后面的鞑子辅兵。
  现在井栏居高临下shè击,就连城墙后面也不安全了。鞑子只能躲在屯堡中建筑物的后面,时不时冲出来shè上一两箭。
  但和七十米内命中率八、九成的步qiāng比来,他们的弓shè准头就差多了。而且井栏上shè击口上下都装有木制护栏,鞑子的弓箭除非准准shè入shè击口,否则根本伤不了井栏上的士兵。对shè了几分钟后,井栏上的士兵只有几个人被鞑子弓箭shè中,却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