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2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2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由检的面说破这一点。
  但这卢象升却不同,他是个领兵打仗的硬骨头,一开口就说他主战。听到这话,朱由检便感觉卢象升是在面斥自己主降。
  朱由检一下子有些恼火,这卢象升好大的架子!敢当面揭自己的短?但此时天子又不能因为这个事对卢象升发怒,否则传出去更加丢人。到时候百官都会说,天子是想对东奴投降因此对主战的兵部尚书发怒。
  朱由检一下子被卢象升顶的下不了台,只能悻悻说道:“朝廷原未言抚,所谓抚,乃外廷之议。”
  卢象升说完这句话,才意识到自己一不小心揭了天子的短了,不禁有些后悔。但话已经说出口,已经收不回了。他拱了拱手,没有说话。
  朱由检已经无心再和卢象升说话了,叹了一口气,说道:“尚书去和杨阁老商议退敌方略吧!”
  杨嗣昌原是兵部尚书,此时因为讨平流贼有功,已经进入内阁,但仍掌管兵部事情。朱由检暗道和清军议和是杨嗣昌的主意,凭什么让自己负责任?碰到卢象升这样上来就揭人短的硬骨头,让杨嗣昌去摆平。
  一甩龙袍长袖,朱由检走回了乾清宫。
  卢象升目送天子离开,这才退出平台,在东阁找到了掌管兵部事的杨嗣昌。
  杨嗣昌看到卢象升,放下了手中的公文,上来说道:“建斗见过天子了?”
  卢象升点头说道:“见过了!”
  杨嗣昌说道:“如今奴势汹汹,来者不善,建斗有何退敌良策?”
  卢象升看着杨嗣昌,淡然说道:“无甚良策,唯率军死战耳!”
  杨嗣昌听到这话愣了愣,暗道这是在骂自己啊。现在朝廷上下都在背后骂杨嗣昌想投降,但那是背后骂,当面揭自己短的还是没有的。卢象升说他要率军死战,要做英雄,自己就是城下投降的jiān臣么?
  卢象升这句话不是骂自己不敢战么?这个卢象升,当真是个不识时务的匹夫!
  杨嗣昌咬了咬牙,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
  “你不要浪战!”
  ……
  十月十日,卢象升从京城退回来后,就和监军太监高起潜在大帐里讨论了一整天,争论得相当激烈。第二天一早,卢象升就把诸将召集到中军大帐中。
  李植步入大帐,看到诸将都已经到了,站在两侧。卢象升和高起潜坐在上首,表情不同。卢象升铁青着脸,仿佛受到打击。而高起潜则谈笑自若,和站在旁边的几个关宁军总兵说着话。
  卢象升看到李植进来了,脸色才好看一些。
  半晌,人都到齐了,卢象升说道:“我和监军商定了,两家分兵!从今日起,宣府、大同、山西和天津四路的兵马归我统帅。其他兵马,听从监军指挥。”
  听到卢象升的话,众将都是一愣,面面相觑。
  清军十万大军入关,气势汹汹。朝廷号令天下兵马勤王,目前也不过集兵六万而已,比鞑子的兵力弱小。如果再兵分两路,每路兵只有三万人,拿什么和鞑子死磕?一路三万人攻击十万鞑子?一旦被鞑子包围,那就是被全歼的下场。
  众将都知道高起潜是力主避战的,兵力一分开,就等于高起潜分出去的三万兵马不参战了。剩下四路兵马三万人死磕十万鞑子,凶多吉少。
  大同总兵王朴满心的焦急,站出来说道:“军门,兵贵合不贵分。合则强,分则弱。如今东奴马军强盛,一日可行军百里。我大军一分,极易被东奴各个击破!”
  虎大威也站出来说道:“督臣,末将不赞同分兵!”
  杨国柱也大声说道:“督臣,分兵不是良策,请三思!”
  卢象升看着三个下属,叹了口气。
  监军太监高起潜站了起来,说道:“事情已经说清楚了,蓟、辽、山东的兵马随我北上,在五十里外扎营!”
  清军已经南下,高起潜却要往北面去扎营,这避战的态度十分明确。李植看着这个大太监,有些无语——难道就坐视清军在中原随意攻城劫掠,不援不战?
  说完这话,高起潜再不停留,往大帐外面走去。
  被高起潜分出去的各镇兵马对视了一眼,纷纷走上前朝卢象升拱手说道:“督臣忠义无双,末将恨不能随督臣杀敌!”
  “督臣和监军既然已经议定,我等只能遵命,告退了!”
  “督臣保重!”
  分出去的众将纷纷跟上高起潜,往帐外走去了。卢象升看着空了一半的中军大帐,沮丧地把腰一弯,驼着背坐在椅子上,说不出话来。


第0236章 粮草
  李植看见卢象升的沮丧模样,拱手问道:“督臣为何要和监军分军?”
  卢象升没有了往日的神采,叹了口气,缓缓说道:“杨嗣昌一心议和,怕我大胜立功后朝廷不愿意和议。所以分我兵,让我无法和东奴决战。”
  李植愣了愣,暗道杨嗣昌怎么这么混账?一时竟不知道说些什么。其他几个将领前些天被卢象升鼓舞激励,正准备和鞑子一绝死战,此时被杨嗣昌一盆冷水淋头上,也十分失望。大家说了几句,就各自返营去了。
  卢象升虽遇挫折,却不愿意就此蛰伏,依旧领军催战。又过了两天,卢象升让三万军马稍事修整后,就拔营往南面开去,追赶兵分八路的清军。卢象升认为虽然分了兵,但军中还有三万强军,遇到一、两路清军也可一战。
  然而往南走了三天,就有更糟糕的消息传来——军中粮草供应被断绝了。
  卢象升召集众将到大帐中议事,商量这个令人沮丧的事情。
  “如今杨嗣昌刁难,本该由京城供应的大军粮草已经中断五日,诸位以为该如何?”
  听到卢象升的话,李植暗自心惊。卢象升这得罪了杨嗣昌,杨嗣昌这是把卢象升往死里整啊!先分兵,再断粮,先让主战的卢象升没法战胜清军,然后又把卢象升逼上绝路——倘若卢象升带着没有粮草的三万兵马去死磕清军,必死无疑;如果卢象升不去和清军死磕,一个避敌畏战的死罪名头又跑不掉了。
  而且,如果卢象升真的畏敌不战,那这次清军入寇的责任,就要安在“总督天下勤王兵马”的卢象升身上了。
  大同总兵王朴拱手问道:“督臣,如今我军中还有几日的粮草?”
  卢象升喟然说道:“只余五日粮草。”
  王朴想了想,没有说话,退了下去。
  山西总兵虎大威愤怒地哼了一声,骂到:“杨嗣昌如此刁难我们,还打什么仗?回山西去了!”
  宣府总兵杨国柱摇了摇头,说道:“我们若是逃了,怕是要背上临阵脱逃的罪名!”
  虎大威愤怒说道:“那怎么办,难道我们一群大活人,就活活被杨嗣昌玩死?与其饿死,不如去和清军拼了!”
  杨国柱脸上yīn晴不定,没有说话。
  一支部队几个总兵,又怎么斗得过深得天子宠信,执掌兵部的杨嗣昌。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