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2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2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shè去,狠狠地shè入了鞑子士兵的身体内。
  一名鞑子马甲兵中弹了,子弹破开了他身体最外面穿着的镶铁片绵甲,又破开了他里面穿着的锁子甲,刺入他的右腹。不过距离太远了,子弹在破开两层盔甲后失去了动能,只刺入他身体一厘米就停了下来,他并没有受到重创。
  他咬着牙,还坚持骑在马上冲阵。
  一名中弹的鞑子步甲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只穿了一层盔甲,子弹刺破了他的镶铁片绵甲,钻进了他的血ròu里,把他的肺部打成了一片血糊。这个步甲中弹后立即口吐鲜血,惨叫一声倒在了马下。
  一名鞑子马甲的战马被子弹击中,那战马剧痛下人立而起,把背上的马甲士兵摔在了地上。后面滚滚的军马洪流从这个马甲士兵身上踏过,立刻把他踩死,把他踩成了一具血ròu模糊的尸体。
  只一次shè击,就有二十多名鞑子步甲被打死在马上。倒地的鞑子尸体阻挠了后面马军的冲锋,造成了一片小的混乱。
  鞑子们没有想到会在这么远的距离上遭到火器打击,像是被人重捶了一拳,士气一滞。
  不过鞑子并没有丧胆。领导这一千“阿里哈超哈营”马军的“甲喇章京”躲在鞑子的身后,大声吆喝着,鼓舞着勇士们的士气。
  鞑子马军鼓起勇气,继续朝前面冲过去。
  距离一百六十米,第二排六十名步qiāng手朝鞑子开火了。又是六十发子弹划破战场前的空隙,shè入了鞑子的队伍里。鞑子的冲锋阵型前面一片人仰马翻,二十多个中弹的步甲像是被镰刀割下的稻子,扑通扑通地掉下了马。
  他们的尸体变成了前进道路上的障碍物,绊倒了两匹后面的战马,又摔伤了两名马上的骑兵。
  清军骑兵的士气动摇起来了。
  这是哪里来的明军,这火铳齐shè的火力怎么这么猛?前进短短三十步,已经有四十多名勇士丢下了xìng命。想冲到明军的阵前shè箭,需要抛下多少尸体?
  而且距离近了,是不是身穿两层重甲的马甲兵也会被这支明军的犀利火铳打死?
  鞑子的骑兵投鼠忌器,有些畏缩起来。
  鞑子的甲喇章京暗叫不好,他一把抢过身边号角手的号角,大声吹了起来。
  听到中气十足的中军号角声,鞑子的骑兵们心神又稳固了一些。他们突然一起嚎叫起来,继续策马朝一百步外的明军冲了过去。
  距离一百二十米,又是六十发子弹shè了过来。
  这个距离上,步qiāngshè击的精度已经非常高了。鞑子的军马虽然高速移动,但是正面冲来,相对陷阵团士兵来说基本上和静止的一样。火qiāng手们的shè击虽然达不到训练时候的九成九,但也有七、八成的命中率。而且在一百二十米上,即便是两层重甲的马甲士兵也防不住锥形米尼弹,米尼弹可以充分搅碎中弹者皮ròu下面的内脏器官。
  一名鞑子马甲被子弹打在了左胸,血花猛地溅开,喷了他左边一个骑兵一脸。这个马甲只是呻吟一声,就倒在了马下。
  一个鞑子步甲被打中了肚子,他还没有感觉到自己中弹了,直到他觉得腹部好凉,这才发现自己的肠子已经从伤口中露了出来。他看到这么大的伤口,就感觉到自己要死了,头一低,噗通一声倒下了马。后面的军马没有减速,从他的胸口踩了过去,他一声不吭地死在了战场上。
  六十发子弹破空而来,鞑子的前排骑兵像是撞上岸堤的海浪,猛地一滞。起码有四十个鞑子骑兵被打死。
  这些被打下马的骑兵尸体变成了障碍物。冲阵骑兵的前排,又是一片混乱。
  鞑子被陷阵团的火力打懵了。这是打仗?这简直是屠杀!短短十几息,清军已经在战场上丢下了近百具尸体。骑兵们不再闷着头往前冲,他们慌张地看向了中军,看他们的甲喇章京是不是鸣金退兵。
  但甲喇章京回应他们的,是一声继续冲锋的号角声。
  前排的骑兵们脸色发白,却又不敢擅退,只能咬牙继续往前面冲去。
  距离明军九十米,又是一排排qiāngshè来,鞑子的前排骑兵像是没有灵魂的沙袋,扑通扑通往地上倒去。
  鞑子前仆后继,不管不顾地埋头往前冲,终于冲到了明军的五十步外。第一排六十多鞑子骑兵举起弓箭,朝五十步外的陷阵团shè去。
  一片箭雨划过天空,七个陷阵团士兵中箭,惨叫着倒在了地上。
  不过回应鞑子的,是陷阵团正面士兵的第五次齐shè。距离六十米,七十名陷阵团士兵再一次站到了shè击位上,开火shè击。
  七十发子弹像是七十个死神,猛地shè入六十米之外的鞑子队伍中。前排的鞑子骑兵像是被点名,一个接一个地倒在了马下。
  和骑shè的鞑子弓手比起来,火qiāng手的命中率高多了。火qiāng手想要瞄准某个目标的时候,只需要克服几斤的火qiāng重量,使用者只需要瞄准并扣动扳机。而当你使用弓箭的时候,却要用力向后拉,保持十倍于火qiāng手的力量。
  更何况骑马冲阵时候上下颠簸,根本没法仔细瞄准,有个大概就shè出去了。
  前排骑shè的鞑子骑兵和李植的陷阵团士兵对shè的结果是,惨败。


第0234章 国有虎臣
  陷阵团火器犀利,命中率极高,前排的清军一个接一个地倒下。清军本想冲进陷阵团的队列中厮杀,冲到阵前却发现阵前有铁蒺藜,无法突阵。几十匹战马莽撞地冲进了铁蒺藜组成的障碍区中,战马的马蹄立刻被地上的铁蒺藜尖刺刺伤。战马嘶鸣着倒在了地上,又被更多的铁蒺藜刺得浑身是洞,活活被刺死。
  冲不上去,清军就只能在阵前shè箭,但陷阵团的命中率远高于清军,清军这样对shè显然是送死而已。
  清军士气已经濒临崩溃了。这样一边倒的战斗,意志再坚强的军队也无法坚持。支撑清军的最后一股信念是绕到明军侧翼突阵,希望可以从侧翼打开缺口。前排的清军骑兵在陷阵团阵前六十米处调转马头,一边朝正面shè了一轮箭,一边冲向陷阵团的两翼,希望从薄弱的侧翼冲垮这支强得可怕的明军。
  清军像是被巨石分开的河水,朝陷阵团的两侧绕去。
  然而在两边等待他们的,不是一冲就垮的薄弱侧翼,而是五百把等待多时的步qiāng。几个排长大声下令,两侧各有七十把步qiāng斜斜朝冲过来的骑兵齐shè。冲向两侧的一百个骑兵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百四十把步qiāng打得鲜血横飞血花四溅,被打死在马上。
  排成方阵的陷阵团没有侧后方,没有弱点。
  清军崩溃了。
  无论后排的甲喇章京如何嘶吼,清军再也没人敢再往陷阵团的qiāng口上冲了。前排的骑兵慌不择路地往两边逃去,希望能逃下一条xìng命。后面的骑兵被突然让到了前排,顿时慌张起来,也往两侧逃去。最后面的骑兵则干脆调转马头往后逃。
  侧翼的士兵齐shè一轮之后几秒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