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1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1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在敌人冲到近前时候,pào手们就不冷却pào管了,也不把pào车推回原位,更不用铳规之类的仪器瞄准,只七人合作最快速度装填火yào,对准冲到近前的敌人集群进行霰弹shè击。李植站在火pào后面估了估,在这样的极速shè击条件下,六磅pào十七、八秒就能shè击一轮霰弹。
  如果敌人的骑兵冲阵的话,十七、八秒只能冲锋两百米。也就是说李植的火pào极速状态下可以给敌人冲阵的骑兵两次霰弹打击。
  霰弹一打大片,一次冲锋被霰弹打两轮是非常可怕的。
  李植对新兵老兵的训练成果很满意,大声说道:“练得不错。”
  中军鼓声响起,象征着师长李植对士兵们的鼓励!
  一万两千士兵受到鼓舞,大声喊道:“万胜!”


第0227章 兵灾再起
  崇祯十一年九月二十二日,京畿兵灾再起!清军集兵十万,浩浩dàngdàng再次入寇京畿。
  京畿的百姓,又将遭受一次家破人亡的兵灾之苦。
  清军分二路:以睿亲王多尔衮为奉命大将军,统左翼兵,贝勒豪格、阿巴泰为副将;贝勒岳托为扬武大将军,统右翼兵,贝勒杜度为副将。两路清军分道伐明,从墙子岭、青山口越过长城杀入京畿。
  明蓟辽总督吴阿衡、总兵鲁宗文力战不敌,战败而死。总兵吴国俊、监军太监郑希诏逃走。清军遂长驱直入,兵屯于京郊顺义县牛栏山。
  天子朱由检接到消息,无比震惊,下令京师戒严。其后,朱由检再下旨诏宣大总督卢象升及总兵杨国柱、王朴、虎大威及总兵以下率诸军入卫。
  九月二十五日,朱由检在乾清宫召见东阁大学士杨嗣昌,讨论局势。
  朱由检很信任杨嗣昌,可以说是倚为干城。
  杨嗣昌去年提出四正六隅十面张网灭贼之策,如今已经取得了效果。去年八月,熊文灿率领李植大败六家流贼联军,斩首近四万,伏尸十里。三月,总督洪承畴令曹变蛟与贺人龙率兵在洮州大败李自成,李自成率残军逃入山中,潜伏不敢出。四月初熊文灿率左良玉、黄得功再败罗汝才。四月中旬,数次被熊文灿击败的张献忠托总兵陈洪范求情于熊文灿,求得一条生路,于谷县投降。
  杨嗣昌在兵部尚书任上一年,虽然增加了田赋加重了农民负担,但也沉重地打击了流贼,让平贼的形势一片大好。朱由检很自得于自己用人的眼光,对杨嗣昌更加倚重。六月,朱由检提拔杨嗣昌为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入参机务,仍掌兵部事。
  杨嗣昌听到朱由检的召唤,快马赶到了皇城外,一路小跑进了乾清宫。进了乾清宫,他一看见朱由检,就大礼匍匐在地,喊道:“杨嗣昌拜见圣上!”
  朱由检说道:“杨卿请起!赐座!”
  杨嗣昌这才恭恭敬敬地站起来,拿半个屁股坐在太监搬过来的椅子上。他前倾着身子,一副随时听天子训导的模样。
  他的这种姿态让朱由检很舒服,这杨嗣昌就是和其他的文官不一样。他不但能够任事,而且忠心耿耿,是个值得大用的人才。
  崇祯初年时候,朱由检就曾经大用杨嗣昌的父亲杨鹤,杨鹤当时力主招抚流贼,结果流贼时降时叛,最后杨鹤被充军戍边。没想到过了几年,朱由检又发现杨鹤的儿子杨嗣昌人才了得,其才足以平定天下。
  此时清军入关,情势危及,朱由检也不和杨嗣昌客套了,上来就问道:“如今东奴再次入寇,杨卿以为该当如何?”
  杨嗣昌看了看天子的脸色,恭敬说道:“臣以为,如今流贼之患,正若顽疾发于腹心。东奴之祸,譬如急症发于肩臂。肩臂虽重要,但腹心之祸更加可怕,一日不治愈,便有气血干枯流尽之险!”
  朱由检问道:“杨卿的意思是?”
  杨嗣昌看了看天子,说道:“攘外必先安内,臣提议当先和东奴款和,歼灭流贼后,再回来对付东奴。”
  听到杨嗣昌的话,朱由检愣了愣,一时陷入沉吟。
  见天子沉吟不语,站在一边的内侍太监高起潜上来说道:“皇爷,如今我大明内外两线作战,兵力捉衿见肘。刚打了流贼,东奴又来。刚逼退东奴,流贼又起来了。如今之计,只有先和东奴议和,把流贼先剿灭了,才能把兵力抽回来,回过头来打败东奴。”
  朱由检看了看高起潜,没想到这个内臣也提议议款。
  然而和东奴议款,内外难度极大。
  在大明朝,和外敌议和从来就是道德上无法通过的政策。从成祖起,大明朝以天子守国门,直接将国都置于燕赵百战之地,从未有对胡虏言款的国策。如果朱由检准备和满清议和,能不能成两说,朱由检首先要面对朝中百官的攻击。
  崇祯初年,袁崇焕私下和东奴议款,击斩毛文龙,最后就被朱由检凌迟处死。朱由检既然摆出了死战东奴的架势,现在又怎么能转头议和?
  但议和如果成功,收获实在太大了。
  朱由检忍不住思索:如果议和成功,如今的形势会变成怎样?朝廷可以专心剿灭流贼,再不需要在蓟辽宣大布置重兵防范清军。只需要一年的时间,九边的精兵就能把苟延残喘的流贼杀个干净。
  想到这里,朱由检抿了抿嘴唇,有些被议和成功的前景吸引。
  然而,和东奴议和,还要东奴同意。东奴会提出什么条件尚不可知。如果自己提出议和而东奴提出的条件太过苛刻,到时候朝中百官一定会直接攻击自己这个天子。
  想到这里,朱由检看了一眼杨嗣昌。
  莫不如,把议和议款的事情jiāo给杨嗣昌私底下去做。如果做成了,自己事后表彰一下杨嗣昌便可。如果做砸了,责任全在杨嗣昌身上,百官们不会攻击自己。
  朱由检吸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杨嗣昌问道:“圣上?如何?”
  朱由检看了杨嗣昌一眼,淡淡说道:“说不清!”
  杨嗣昌愣了愣,又追问了一句:“圣上,可否议和?”
  朱由检再次含含糊糊地答道:“说不清!”
  杨嗣昌不敢再问。他是个极聪明的人,沉吟片刻,立刻明白了天子的意思。天子的意思,是让自己私下cāo作,做好了才禀报他。
  杨嗣昌站了起来,大声说道:“臣明白了,臣告退!”
  在朱由检满意的目光中,杨嗣昌退出了乾清宫。
  送走了杨嗣昌,朱由检看着乾清宫上“敬天法祖”的匾额,叹了口气。这大明的天子,做起来当真是不容易。所谓敬天法祖,不知道列祖列宗是不是也遇到过议和这样不能明说的事情?遇到自己这样的困境,列祖列宗会如何处理?
  不过朱由检很快想到了天津,得意的用手在御案上敲了一下——我朱由检还有一张王牌。
  “王承恩!”
  王承恩小跑着上来,说道:“奴才在!”
  “李植所部兵马,修整得也够久了!”朱由检大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