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1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1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申某随将军到天津去了?”
  李植点头说道:“正是如此!”
  “恕申某拒绝!京城人口繁密,才是我辈施展医术的福地。”
  李植说道:“我愿意给先生每年一百两的供奉,足够先生研究方剂之用。”
  申余吉摇了摇头,说道:“这不是银子的问题,若是病号太少,我和弟子的医术就得不到施展,医术就没有进益,必将落入末等。给我再多银子,我也不愿去!”
  李植愣了愣,暗道这名医还真视金钱为粪土。想了想,李植说道:“先生若愿意随我去天津,过几年我为先生求个官来做,做个千户官,如何?”
  申余吉笑了笑,摇头说道:“多谢将军好意,恕申某拒绝。”
  又说了一阵,那申余吉咬死不肯离开京城。李植无奈,只能起身告辞。
  但李植正失望地走到医馆门口,却看到一群市民拿着棍子锤子朝这边冲了过来。那些市民一边跑着一边叫嚷:
  “糟蹋人lún的申余吉,把尸身jiāo出来!”
  “剖窥人体,伤天害理!”
  看到这些暴民,两边街坊的邻居们都赶紧关上了店门,生怕惹火上身。申余吉医馆门口的小厮也赶紧退进了院子里,啪一声把院子门关上了。
  那些暴民围着申家的院子,大声吆喝着。围了一会见申家不肯开门,暴民们便开始踢踏院子门,想把大门踢开。
  李植好奇心起,走上去站在一边看着。看了一会,李植走上前问道:“你们为什么踢踏申家的院门?”
  那些暴民看李植穿着二品官袍,对视了一眼,纷纷跪下去说道:“大人明鉴,这申家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们才不得不上门来追讨尸身!”
  “怎么伤天害理了?”
  “我等族中有一贫寒子弟中风死了,申余吉用银子诱惑这死者的贪财老父,把这死者的尸身买来解剖。那死者好好的一个良家子弟,死后竟不能下葬,要忍受这千刀万剐粉身碎骨之罪,岂不是伤天害理?”
  听到这话,李植明白了,原来刚才在申家院子里看到的那一具尸体是申家偷偷买来的,现在死人的族人不愿意把尸体给申家的弟子解剖,找上门来了。
  李植正在那里思考,却看到申家的院门打开了,那个迎接自己进门的年轻人走了出来,拱手朝暴民们说道:“诸位街坊,这尸身不是偷来的抢来的,是我们用银子买来的,你们如何这般上门寻仇?”
  那些死者族人大声说道:“我们凑了钱还给你,你们把尸身jiāo出来,以后再不要做这伤天害理的勾当!”
  那个年轻人听到这话脸色一变,犹豫道:“这……”
  李植笑了笑,朝那个年轻人说道:“你们很缺解剖用的尸体么?”
  那个年轻人脸上一红,拱手说道:“不瞒大人,我们做外科的不了解人体结构不行。但这解剖用尸身实在难以买到,这半年来这是买来的唯一一具!家师视为宝贝……”
  “尸身很有用么?”
  “自然有用,我们做外科的,全靠解剖人体了解病理构造,说是基本靠这个提高医术都不为过。”
  李植笑了笑,拱手朝那些死者族人说道:“大家不要急,我进去和申郎中jiāo涉,保证他把尸身还给你们!”
  死者族人齐声答道:“全凭大人做主!”
  那个年轻人听到李植的话,脸色一变,说道:“大人何必chā这一杠?管这闲事?”
  李植说道:“走,去见你师父,我有好事跟他说。”
  走到申家正堂,一看到申余吉,李植就开门见山说道:“申先生,你何必在京城为了个把解剖用尸体苦苦寻觅。我带兵打仗,每年擒斩的敌寇以千计,不知道有多少尸身供你解剖研究,你随我到天津去吧!”


第0223章 醍醐灌顶的医生
  申余吉愣了愣,问道:“此话当真?”
  李植说道:“现在是没有的。但是每年我都要打仗,一打起仗来不知道要杀多少奴寇,到时候小山一样的尸体给你摆弄。”
  申余吉想了想,点头说道:“如果我的每个弟子每年都可以独立解剖四、五具尸身的话,收获远大于现在这样在一边看着。如今我在京城这里半年也搞不到一具尸身。既然你打起仗来就有奴寇的尸身,我自然愿意随你出征做随军大夫!”
  “不过我不愿日日待在天津的范家庄。我每月坐诊扎范家庄三天,其他时间都回京城出诊。如果你要出征杀敌,我再随你大军行动。”顿了顿,申余吉又说道:“如果你的范家庄要坐诊医生,我可以派两个学生长期坐诊范家庄。”
  李植要的只是随军军医,并不强求要申余吉常驻范家庄,闻言大喜过望。
  “好,便如此cāo作!”
  李植当场许诺让申余吉在范家庄免费使用一套豪华别墅做诊所。并许诺每年再给申余吉一百两银子做供奉金,作为感谢申余吉及其二十多弟子愿意随军出征的回报。
  申余吉见李植这么大方,更加没有顾虑,便收拾出一套医疗用具,带着几个差不多出师了的弟子去范家庄开新诊所了。
  李植十分重视申余吉,这个名医不仅可以救治士兵,也可以为范家庄的百姓们看病,提高范家庄的医疗卫生水平。李植在京城等了几天,等申余吉把行李打包好叫好搬家马车了,这才和申余吉一起回范家庄。
  走在回范家庄的路上,李植和申余吉并马前行,李植朝申余吉说道:“申先生知道血液是什么用处么?”
  “血液是五谷化成,取其精微化生而为血,循环不止。”
  李植摇头说道:“先生错了!血不是五谷化成,血是骨髓造的液体,通过心脏的鼓动在全身循环,从血管里流向全身,把氧气和营养送到全身。再流回心脏,带走二氧化碳和代谢产物。人体的所有器官,都依赖血液的循环。”
  申余吉愣了愣,问道:“血是骨髓所造?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样的道理。那何谓氧气?何谓二氧化碳?”
  李植说道:“空气中的一种成分,称为氧气。另一种成分,称为二氧化碳。氧气能和营养物质合在一起释放出能量,供给人体器官所需。氧气在人体组织中和营养物质合在一起释放出能量后,就变成了二氧化碳,也就是废气,通过血液循环排出体外!”
  那申余吉解剖了不少尸体,对血液循环有自己的见解。此时听到李植的话,一时竟觉得十分有道理,隐隐有醍醐灌顶的感觉。
  李植侃侃说道:“心脏就是鼓动血液循环的,如果心脏一停,全身的氧气和营养供应就停了,人就死了。所以心脏不可以受伤受创!”
  申余吉拱手朝李植说道:“将军高才!将军所说虽然和医书上不同,但申某听了却觉得也别有一番道理。我做将军的随军郎中,受益匪浅!”
  李植看着这个大明的外科医生,暗道自己知道的还多着呢。等以后自己把后世医学原理xìng的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