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1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1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雀作为管理人员指导其他人种田,十九万亩旱田每亩多四斗的话,那就是七万多石的粮食。光算李植收取的地租,也能多收二万多石的地租,等于让李植多赚四万多两银子。
  当然,王雀也指导不了那么多人。他一个人分身乏术,能指导一百户就不错了。不过李植可以给他配人,最大限度提高王雀的指导范围。
  李植问道:“王雀,你以前佃租的旱田能收多少粮食?”
  “大人,若是寻常年份,我的田能收一石五斗粮食!还能种一季绿豆!”
  李植转头看向周围的庄稼汉,问道:“这王雀说的是真的么?”
  周围的庄稼汉纷纷答道:“将军,王雀说得没错,我们以前在宝坻都是看着他种的田。本来他家佃租的是十几亩薄田,给他种了五年后那田肥的不得了。”
  “王雀说的是真的,我和他一个村的,他种的地就是比我们能多收几斗!”
  李植点了点头,大声说道:“王雀,我看你不要种田了,你来我的幕府做农事厅的指导员,每个月月钱六两。这指导员每日在田头奔波,我就不管你饭了。我让你带领十个手下,专门教其他人怎么种好田!你愿意么?”
  虽然雇佣十个手下需要花费李植一年四百两银子,但比起农业增产的收入,这点银子就不显得多了。只要范家庄和静海县的农民的亩产提高一斗,李植就能增加一万两银子的地租收入。
  李植准备让王雀先试一年,确实有效来年再扩大队伍。而且第一年王雀指导农民时候农民也不会太相信,需要多费些口舌。等第一年收成出来了,他的指导被证明确实有用,第二年才能真正大规模指导农民。
  所以李植第一年只给王雀配十个人。
  王雀愣了愣,看着李植有些发呆,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六两月钱一年可以拿七十二两银子。王雀再会种田,收入也有限,一年哪里能赚到七十二两银子?李植一下子给他这么好的事情做,还管十个人,让他有种跃入龙门的感觉。好久,他才大声说道:“大人,愿意的,我愿意的!”
  李植说道:“好,我回头就给你雇十个识字机灵的人来,作为幕府农事厅办事员,听你指挥。今年范家庄和静海县冬小麦的丰收,就靠你了!如果经你指导的农户收成好,我给你奖金!”
  ……
  李植准备将一些有用的传统装备配置到部队中。
  首先是铁蒺藜,铁蒺藜是一种军用的铁质尖刺的撒布障碍物,一般用生铁铸成。成品有四根伸出的铁刺,长数寸。不管铁蒺藜如何着地,总有一根刺朝上,刺尖如草本植物“蒺藜”,因此得来这个名字。
  李植准备做的铁蒺藜每根刺长二厘米,铺在地上如一片针芒。在地上铺设一些铁蒺藜后,敌人根本没法近身。敌人想要靠近必须慢慢清理地上的铁蒺藜,清理完才能冲阵,这就给李植的步qiāng手更多的shè击时间。
  主意打定,李植就让铁匠们开始制作。如今李植用镗床膛制qiāng管,一个工匠七天就能生产一把步qiāng,五百步qiāng工匠一个月能生产两千多把步qiāng,完全能满足李植士兵的步qiāng需求。现在李植除了让士兵人手一把qiāng外,还有库存步qiāng四千把。再生产库存步qiāng已经是浪费了,李植四月份就让铁匠们停止了生产,如今这些铁匠刚好可以来生产铁蒺藜。
  铁蒺藜很小,铁匠们一天能铸造一百个。每个铁蒺藜中间还有个孔,每五个串成一串方便铺设和收起。李植计划让一个士兵携带二十串,打仗时候往阵前一铺,让阵前的二十米变成敌人的地狱。
  可以想象清军或者流贼在李植的火qiāng阵前被铁蒺藜拦住,进退不得,不断在步qiāngshè击中倒下的情况。
  除了铁蒺藜,李植还造了一辆望杆车。
  望杆车是一辆大型战车,上面设置高大的望杆,望杆足足有十五米。这望杆上面有一个瞭望手的木板椅子,让瞭望手可以爬上去坐着,不断观察战场的情况。李植给瞭望手装备望远镜,让瞭望手可以观察周围的情况。
  车子造好后,李植在范家庄附近试了试,发现瞭望手在望杆上可以看到方圆十几里内的全部情况,可以大大地弥补斥候被压制时候的侦查能力,十分的实用。


第0222章 外科医生
  李植决定为自己的虎贲师配备一些医生。
  战地医生对一支军队来说是十分重要的,医生能够救治受了创伤的士兵,直接决定了伤员的生死。如果一支部队有好的医护人员,士兵就不会那么畏惧受伤,这将直接提高战场上士兵的士气和战力。
  部队需要的医生主要是外科医生。目前李植在天津并没有找到好的外科医生,虎贲师在医护人员上也几乎是空白。对于千方百计提高虎贲师战斗力的李植来说,这一个短板是亟待弥补的。
  李植没有学过医,没法自己培养外科医生。但李植知道不少现代医学的知识,相信可以凭借这些知识升级这个时代的医术,提高明代医生的能力。
  李植多方打听,得知在京城有不少优秀外科医生。尤其是京城城南柳条巷子里有一位外科名医叫做申余吉,善用针刀之法,能正骨会消脓,活人无数。李植暗道这便是自己需要的外科医生了,便带着银票上门拜访。
  李植带着仪仗打着旗牌进了京城,找到了柳条巷子。到了那里打听了一阵,找到了申余吉的医馆。那医馆不大,也就是一个寻常院子,外面挂着一个迎风招展的“外”字招牌。
  李植送上名帖,过一会便有一个郎中打扮的年轻人出来迎接。看到李植穿着二品官袍,打着旗牌,那年轻人倒也不紧张,只施了一礼,便淡淡朝李植说道:“官爷里面请。”
  李植见那年轻人的沉稳,就知道这申余吉确实是个名医,恐怕救治过不少当官的,所以他的学生弟子见到自己的官服仪仗才这么淡定。李植点了点头,迈步走进了申家医馆。
  到了里面一看,那院子里有不少学生弟子。有一间厢房里围着二、三十个年轻人,李植拿眼睛往那厢房里一看,看到几个年轻人正拿着刀在一具尸体上解剖研究。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也站在那尸体旁边,正在指导年轻人用刀。
  李植走进申家的大堂等待了几分钟。那个解剖的中年人弃了那尸体走了进来,在热水盆里用肥皂洗了洗手,上来朝李植作揖行礼。
  “外科郎中申余吉见过将军!”
  这些医生能救人xìng命,身上自然有一种傲气,见了李植都不愿意跪拜。李植和他分宾主坐下,说了几句客套话,李植就说明了来意。
  “申先生可曾想过离开京城,到别处行医救人?”
  申余吉愣了愣,问道:“为何要离开京城?”
  李植说道:“若是别处更需要申先生这样的良医,申医生又何必守着京城?”
  申余吉抚须说道:“将军的意思,是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