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1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1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植不仅是为了私利,也是为开发军田才和刘家起争执!这十万亩新田每年可以上缴屯田子粒一万二千石!倒是不错!”
  王承恩见天子已经没有了愠色,说道:“皇爷,这刘家也当真是凶恶,一个巡按御史的家人竟然鱼ròu百姓抢夺了九万两银子的财产!李植连小民的地契都寻了出来,看来是证据确凿。”顿了顿,王承恩又说道:“皇爷,这李植抄家抄得的七万多两的财货李植没有私吞,已经打包运过来了,说是要充实皇爷的内帑。”
  朱由检点了点头,说道:“倒是不少的一笔银子。”
  王承恩看了看朱由检的脸色,说道:“皇爷,这李植如何处理?”
  朱由检沉默了片刻,说道:“这李植体恤国家财政不足,百般为朕扩展收入,用心不可谓不良。只是他这做事的手段也太骄狂了一些!说杀就杀,说抄家就抄家!他眼中全然没有我大明的规矩!”
  想了想,朱由检冷哼了一声,说道:“奈何如今烽火四起,正是用人之际,朕却不能惩他!否则……”
  王承恩问道:“皇爷,如何答复李植?”
  朱由检想了想,说道:“好言抚慰之,让他莫要再生事端。”
  王承恩又问道:“那湖广巡按御史刘秉传如何?”
  朱由检想起了刚才那个知县曾就义所说的话,叹了一口气,说道:“若使百官清廉,天下何愁不平?御史本是监督百官的言官,又怎能监守自盗?让李植把掌握的证据jiāo出来,三司会审。如果查实无误,就夺了刘秉传的官!”
  ……
  五月十四日,天子的圣旨发到了范家庄。
  李植捧着天子的圣旨,十分欢喜——关于对抄斩刘家的事情,天子不但没有责罚李植,还好言抚慰了李植一番。只是在圣旨的最末尾若有若无地提了一句:“再有此种事体,诚宜汇报有司处理。”
  而李植搜罗的刘家人枉法的证据,也被天子要求送到刑部去。显然天子是要组织会审处理刘秉传了。
  这一次和刘家的斗争,李植大获全胜。
  如今看到刘家的下场,其他的地主都对李植忌惮起来,不敢出头和李植作对。各家都让出土地给李植修建灌溉渠,灌溉渠的推进十分顺利。相信再过一个半月,等到六月中旬,十万亩旱田的灌溉水渠就能全部建好。七、八月份冬小麦播种的时候,旱田就能用水车扬水灌溉了。
  ……
  五月的骄阳似火,烘烤着大地。四野里除了吵闹的知了鸣叫,听不到其他的声音。
  天气太热,李植脱下官袍穿着短衣,带着两个家丁轻车简行,骑着马巡视到了静海县的新田上。他在那里看到第一批农民们还在修建灌溉水渠——李植给帮忙修水渠的男女六分银子一天,算下来一个月能赚一两八钱银子。农闲时候农民闲着也没事做,到将军大人的灌溉水渠工地上做事能赚银子,十分地划算。
  大多数第二批农民也在修建灌溉渠,但同时有一些农民也开始处理刚开垦出来的新田,锄草犁地。
  李植沿着河边的小路一路巡视下去,见农民们都干得热火朝天,到处都是欣欣向荣的景象。李植看得心情很好,仿佛已经看到明年小麦大丰收的情景。
  加上这十万亩小麦田,李植一年地租收入就有至少三万五千石粮食,价值七万两白银,十分可观。而且领地上如今有了两万农民,在这些农民农闲时候可以组织起来进行工程建设,是十分廉价的人力资源。
  走到靠近辛家店的地方,李植看到一群农民聚在一起,围着蹲在地上的一个年轻男子。那年轻男人正用手在田地上划拉着,侃侃而谈。
  李植一时好奇,走过去听了听。
  “这种芦草地下面有草根,不把草根除掉杂草会很多,会抢麦子的肥料。开垦前一般先割除野草或放火烧毁,然后用梭式犁进行深耕!然后用之字耙耙地,最后马扒搜集草根!这样还不能除干净,还要配合灌溉!犁耙草根后不等地下根茎发芽就要灌水一次,把剩余的草根淹烂。”
  那个年轻男子似乎都开荒很有经验,在人群中指导着其他农民。那些农民也十分服他,一个个立在旁边仔细听着。
  那个年轻男子说完,就站起来往另外一片田走去。他身边的农民们像是跟着老师的学生,一个个跟着他往另外一处走。
  李植也跟着走了过去。
  “这种长着多年老草的土地,就更要注意除掉草根。耙耕的重点是让土壤处于疏松状态,让草根能在土下面烂掉。耙耕时候要把草根土翻入土壤下层,让草根烂得更快。播种前要用圆片耙浅耕,要是播种小麦时候混种一些苜蓿,收成会更好!”
  李植见这个年轻男子说得头头是道,其他的农户又那么信任他,心里好奇。朝围在人群外围的一个农民问道:“这人是谁,怎么大家都围着听他讲?”
  那个农民看了李植一眼,说道:“这是柳家村的好把式王雀王小哥,他识字看过农书,种田种得比我们好多了,我们这是在听他教我们哩!”


第0221章 农业指导员
  李植看了看那个年轻人,问道:“他种的小麦产量高么?”
  那个农民点头说道:“王小哥种的旱田一亩能产一石五斗麦子,夏天还会种绿豆,一年收成十分可观。以前他种十五亩旱田,每年jiāo一半的粮食做地租,就能养活一家三口。如今王小哥和他媳fù得了四十亩旱田,这旱田将军大人只收三成地租,恐怕王小哥要富裕起来了!”
  李植点了点头,又打量了地头的年轻人一眼。
  那年轻人王雀不但懂得多,而且还耐心指导其他人,看上去是个好老师。
  李植走上去说道:“王雀,你是哪里学来的这些种田本事?”
  那王雀正在指导其他农民,却看到李植走上来问自己。他不知道李植是谁,只是不解地打量着李植。
  “本官是范家庄参将李植!”
  听到这话,旁边的农民反应过来了。不少人此前就见过穿官袍的李植,此时再见李植认出来了,赶紧跪在了地上。有人带头,其他人也跟着跪下,顿时呼啦啦跪了一片。
  李植朝这些农民说道:“免礼!”便又朝王雀问道:“王雀,你哪里学来的种田本事?”
  那王雀见李植反复问他,有些紧张说道:“小民识字,这些知识是从《王桢农书》、《齐民要术》和《氾胜之书》上面学来,再结合自己种田的实际,总结下来的。”
  李植点了点头,说道:“按你的知识,这开荒后第一年最重要的是什么?”
  王雀答道:“荒地贫瘠,开荒后第一年地力不足,关键在于肥田。不但要施好肥,而且要把陇上沟上的地力都用上方能有好收成。若是种得好,第一年冬小麦一石四斗也是能收的。”
  听到王雀一石四斗的话,李植愣了愣,暗道这可比普通收成多四斗。如果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