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0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0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每人打四十大板,打得那些家丁的屁股血ròu模糊,惨叫连连。
  这些家丁在静海县威风惯了,想不到今日他们也有挨打的一天。
  然后就是四名刘家成年男丁。
  四名不当家的刘家成年男丁也打四十大板。这些男丁虽然没有主持决策,但平日也是在贫苦百姓头上作威作福的,同样该打。四十板子打下去,四名刘家男丁一片鬼哭狼嚎。
  打板子这事名堂很多,有重重举轻轻打,重重举重重打等各种不同。板子下去打成什么效果完全看打板子士兵的手法。然而此时郑晖亲自监督打板子,他那时被刘家家丁追赶过一次,十分恼火刘家人,要求士兵重打。士兵也对和龙虎将军作对的刘家人十分不满,下手很狠,四十大板那是结结实实。
  这些刘家家人在地上挨板子惨叫时候,哪里还有平日颐指气使的威风?四十大板下去,刘家的男丁已经是半死不活。
  刘家人此时已经被抄家,抬下去后要去哪里养伤,要多久才能养好伤势,就看这些男丁的运气了。
  看到刘家男丁被打板子,河边沦为刘家佃农的贫农眼睛血红,大声叫好。那场面十分沸腾,仿佛是报仇雪恨了一般。
  接下来就是把被欺压百姓的土地和商铺还给百姓。刘家人在河边抢夺了一千亩旱田,又在笼水镇非法兼并了十几家商铺,如今这些非法所得都要还给正主。
  李植的密卫大使韩金信已经调查出商铺的原有主人,此时这些原主都被召集在行刑场边。李植做主,写好商铺的买卖房契,让刘家家长刘见深摁手印,把商铺物归原主。
  拿回商铺的小商人们十分高兴,一个个要跪地给李植磕头。有几个商人更是热泪盈眶,跪在地上大喊李植是青天大老爷!
  农田同样cāo作,不过农田原主的地契本来就在农民手上,前段时间被李植作为证据买来了,那些原始地契足以证明农民们的土地财产权属。刘家人这些年仗着权势霸占农田,连农民手中的地契也不在乎,此时却成为了他们作恶的证据。
  李植站在人群中间,大声说道:“河边四十七户农民的田产物归原主!这四十七户农民再不需要向刘家人jiāo租子!”
  听见李植的话,两百多农民欢喜鼓舞,甚至有人哭了出来。这年头农民一家几口人就靠那十几亩地过日子,jiāo五成地租和不jiāo地租那是天壤之别。不jiāo地租就意味着能吃饱饭能穿暖衣,意味着不会病死饿死,他们如何能不欢喜?
  重获土地的农民们自发地朝李植跪了下去,稀稀拉拉地跪了一大片,口中大喊青天。
  最后要处理的是刘家家长刘见深和他的长子,此时两人被绳子重重绑着,后背chā着斩字木牌。两人跪在地上,神色十分绝望。刘家家主刘见深此时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气派,拼命朝李植磕头求饶:
  “龙虎将军仁德,放我一条生路,我一辈子都感念你的大恩大德!”
  “龙虎将军大人不计小人过,饶我一命!”
  李植大声朝被刘家夺取财产的小农和商贩们说道:“你们愿意放过这两人么?”
  被欺压多年的小农和商贩们听到这话,大声喊道:“不愿意!”
  “杀了他们!”
  “杀!”
  这八年刘家夺了贫农的田产让他们做佃农,一年夺去他们五成的产出让他们吃不饱穿不暖,让他们从温饱的自耕农变成吃不饱饭的佃农。这些贫农家庭中因为贫苦冻死病死的不在少数,他们对刘家有刻骨的仇恨。
  此时已经擒住罪主,岂能因为他一句服软话放过他?
  那些商贩也同样被刘家夺了吃饭的生意,十年来只有寄人篱下另谋生路,生活凄惨,此时哪里愿意放过刘家家主。
  就连围观的无关百姓,也有大声喊杀的。刘家人垄断笼水镇的各种生意,商品售价颇高。然而镇上其他人开的商店全被刘家搞垮,方圆十里内又只有这一个市镇,附近的村民平日只能忍受刘家盘剥,对刘家十分不满。
  此时看见李植要为百姓主持公道,这些百姓哪里愿意放过刘家家主?
  看着义愤填膺的百姓,李植点了点头,说道:“罪证确凿,群情沸腾,不杀不足以平民愤!行刑!”
  两名步qiāng手走到刘家两名当家男丁面前,对着两人的脑袋摆好了qiāng。
  “别杀我,我儿刘秉传是御史!”
  只看到啪啪两声qiāng响,两名贪得无厌的恶绅头部中弹,倒在了血泊里。围观的群中被qiāng声吓了一跳,慌张往后退。但他们很快反应过来,站定了大声叫好起来。
  “龙虎将军威武!”
  “青天大老爷为民除害!”
  “青天!青天!”
  “青天!”
  ……
  五月八日,大明天子朱由检坐在皇城中左门中,召集考核选拔三年大计中表现突出的县令。五名县令按顺序一个一个走到天子面前,朱由检这几年都愁苦于没有足够粮饷招兵买马对付烽火连天的局面,便问五个县令怎样才能得到足够的兵马和粮饷讨平流贼和东奴。
  前面进来的两个知县大言不惭,说的都是空谈道德的虚无之言,让朱由检颇有些不高兴。但第三个走进来的知县曾就义却有不凡表现,他的话令朱由检眼睛一亮。
  “百姓之困,皆由吏之不廉,使守令俱廉,即稍从加派以济军需,未为不可。”
  朱由检欣喜追问道:“如何使吏廉?”
  知县曾就义说道:“明考选,重责罚,选御史,可以扭转风气,使吏渐廉!”
  朱由检抚须点了点头,不等其他两名知县答题就大声说道:“说得好,我选你为考核第一,调入翰林院担任编修。”
  做翰林院编修虽然清苦,但可比做县令前途光明多了,以后就是京官了。那县令闻言叩首在地,大声说道:“皇恩浩dàng,臣感激不尽!”
  朱由检满意地点了点头。
  考核完五个知县,朱由检带着仪仗往乾清宫走去,却看到王承恩一路小跑跑了过来。
  “皇爷,那李植又惹事了!”


第0220章 天子的决断
  朱由检皱眉问道:“他做什么了?”
  王承恩小心地把天津巡抚查登备汇报事情的奏章,以及李植自辩的奏章jiāo给了天子,说道:“他抄了湖广巡按御史刘秉传的家,杀了刘秉传老父和大哥!”
  朱由检接过两份奏章,先看了查登备的奏章,看完后冷冷说道:“这个李植,把天津西路当作他家后院了么?他一个管军事的参将,谁给他处理民事抄斩缙绅的权力?”
  查登备本是清流,被李植驳了面子心里记恨李植。查登备写的奏章避重就轻,刻意描述李植的肆意妄为,让朱由检看得十分不高兴。
  王承恩见天子脸色有异,站在一边不敢说话。
  朱由检吸了口气,又打开李植的奏章看了看。看完了李植的自辩奏章,大明天子脸上的不快缓和了不少。
  “原来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