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0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0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装进木盒子里,带回官厅里。李植在厢房找出自己的牙刷,用牙刷蘸了一点木盒子里的牙膏,用这些牙膏开始刷牙。
  刷着刷着,李植真的在嘴巴里刷出大量的泡沫出来,把牙齿刷得干干净净。李植拿一片玻璃镜子照了照,看到自己嘴巴上满是牙膏泡沫,恍惚间仿佛回到了穿越前,每天早起刷牙赶公jiāo车的时候。
  随着自己发明的生活用品越来越多,生活已经越来越像穿越前了。
  李植笑了笑,又刷了几下,用水冲掉泡沫,然后回正房把崔合叫了出来。
  “娘子,我给你看个厉害的东西。”
  正房里面,石头哭累了已经在摇篮里睡着了,崔合拿着一张手帕在绣花,正无聊呢。她听到李植的召唤立即跑了出去,跟着李植跑到了放牙刷的厢房里。
  “你在牙刷上沾一点这个‘牙膏’,用水弄湿牙齿,然后刷刷牙试试!”
  崔合愣了愣,说道:“这灰灰的东西是什么,好难看啊!”
  李植笑道:“你刷了就知道了,能把牙齿刷得干干净净的。”
  崔合半信半疑地蘸了点牙膏,然后喝了一口井水弄湿牙齿,对着镜子用牙膏刷起牙来。刷了十几下,崔合就刷出一口的泡沫出来。
  崔合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嘴巴,慌张说道:“我怎么口吐白沫了?”
  “不是口吐白沫,这是牙膏的泡沫,就和肥皂的泡沫一个道理,去污的!”
  崔合这才点了点头,继续刷了起来。把牙齿上上下下刷了一遍后,崔合按李植的指示用水冲掉了泡沫,然后又用清水刷了一遍牙齿。
  刷完牙齿后,崔合咬了咬牙齿,欢喜说道:“夫君的牙膏有用!牙齿洗得干干净净!”
  想了想,崔合歪着脑袋说道:“夫君这个牙膏好厉害,又可以大量生产卖钱了?”
  李植摇了摇头说道:“草木灰是好肥料,数量有限,我搞不到足够的原材料,没法大批量生产这个。这个牙膏也只能在家里用用,把我们自己的牙齿洗干净!最多供给范家庄的百姓使用!”
  崔合跳了一下,说道:“那也好啊!把自己的牙齿洗干净就不会口臭了!”


第0215章 佃农的命运
  四月份,范家庄的冬小麦迎来了一个大丰收。
  虽然去年少雨,灌溉不力的旱田收成不好,但范家庄附近的河流没有断流,李植的旱田依靠三条河流灌溉,都喂饱了水,一个冬天过去后收成不错。
  德远新村的倪老大也获得了一个丰收。他是个好把式,懂得犁田多深为好,懂得何时该上肥,种的旱田每亩地收了一石二斗粮食。他和媳fù佃租四十亩旱田,到四月份竟收了四十七石的麦子。
  棉袄钱和农具钱去年就和将军大人结清了。今年只需要扣掉给将军的地租十四石一斗粮食,扣掉一石二斗的耕牛银子,再扣掉还给将军的一石房子钱就可以了,倪老大能留下三十石七斗的粮食。倪老大家里四口人敞开肚子吃,一年吃十一石麦子,倪老大还能结余十九石七斗粮食。留下二石粮食做今年冬小麦的种子,倪老大还有十七石七斗粮食结余。
  如今距离鞑子入寇已经近两年,京畿的粮价恢复了正常,差不多是二两银子一石。在将军大人的平价粮店里,倪老大用十七石七斗粮食换了三十五两四钱银子。
  这是一大笔银子。揣着三十五两银子回家的时候,倪老大都有些紧张,生怕遭了贼。
  这年头一套棉布夏装只要四钱银子,一套冬装袄子也只要一两五钱银子,一只活鸡只要一钱银子。三十五两银子可以让倪老大全家人什么都不缺,过上小康的日子。这收入水平,已经和李植作坊里的工人差不多了。
  李植的水车和灌溉渠改变了一万农民的命运。
  明末并不缺田缺地,缺的是组织能力和水利工程,缺的是打败觊觎者的力量。李植有力量击退附近的觊觎者,有力量保护自己的产业,他稍微组织一下水利工程,就让农民们脱贫致富了。
  农民有钱了除了买地就是盖房。倪老大换了银子回来第二天,就去找泥瓦匠,准备扩建家里的房子,然而倪老大发现自己去晚了,驻扎在范家庄的二千泥瓦匠早就被大丰收的农民们雇完了。
  喜获丰收的农民们第一反应全部是扩建房子。倪老大想约泥瓦匠,必须排队了。
  倪老大摇着头回到了自家的院子,却看到表兄孟有三带着他家媳fù坐在了自家屋子里。
  倪老大一看见表兄来了,就知道了表兄的来意,大声说道:
  “表兄你等等,等我去买只鸭来招待你!”
  倪老大二话不说,就去镇上的集市上买了一只鸭招待孟有三——自从去年春小麦成熟,农民有了收入后,德远新村北面两里处就形成了一个小镇,镇上有卖菜卖ròu卖鸡鸭的,服务附近几个村子的富裕农民们。
  到了今年冬小麦喜获丰收后,农民们更富,这个小镇就更加热闹了。镇上的屠夫每天都要杀一头猪,卖鸡鸭的更是罪孽深重,也不知道一天要杀多少鸡鸭。
  晚上,在倪老大的屋子里,倪老大家四口人和孟有三夫fù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有干炒腊ròu,有红烧鸭子,有各种蔬菜,有镇上买的米酒,还有管饱的米饭。
  孟有三夫fù两人苦惯了,一下子看见这样的饭菜直流口水,狼吞虎咽吃得嚎叫,仿佛饿了几天。那副样子,把倪老大的儿子吓得都不太敢夹菜吃。
  倪老大一家四口虽说不是天天吃ròu,但这个月丰收后,每三天也是吃一顿ròu的。倪家人看到一桌ròu食要淡定得多,和狼吞虎咽的孟有三夫fù比起来,档次一下子就出来了。最后倪家四口人似乎是觉得孟有三夫fù太苦了,不和他们抢食,只夹了几块蔬菜吃了一碗饭就放下了筷子。
  孟有三还没反应过来,一边往嘴里塞ròu一边说:“吃呀,你们怎么不吃ròu?”
  倪老大喝了一口米酒,淡淡说道:“你吃,我们早上吃过了ròu,现在没食yù。”
  孟有三看见倪老大喝酒了,这才想起自己面前有一碗酒,赶紧举起来喝上一口。香醇的米酒入肚子,孟有三满足地哈了一口气,大声说道:“驴毛球,这才是人过的日子。宝坻那边太苦了,今年过年我都没吃上ròu!”
  倪老大笑了笑,用火镰点着了旱烟,慢慢抽着,等待孟有三吃完饭。
  孟有三一脸懵懂地看着抽旱烟的倪老大,暗道倪家这也太富了,连旱烟都抽上了。自己也只在村里的老爷那里见到过一次这种旱烟,还从来没有抽过。
  在倪家看到的种种不同,让孟有三有种被震慑的感觉。要在以前看到倪老大抽烟,他肯定一声倪呆子就把旱烟抢过来抽几口。但现在看着富裕的倪老大,孟有三有一种阶级差距的感觉,仿佛是看到了村里的老爷,一时不敢动手。
  孟有三这才想起自己吃ròu的样子太丢脸了,放慢了手上的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