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0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0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的阉党锦衣卫百户在为李植做事。这次陷害兵备宋道明的手笔,就出自这个阉党余孽韩金信!”
  贺世寿砸了砸舌头,呐呐说道:“这李植居然敢收留阉党余孽?老夫真是看走眼了!”
  孔贞运哼了一声,说道:“事到如今,尚书再不发难,东林诸贤就要另眼看待尚书了!”
  贺世寿低头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本想引这李植为奥援,想不到他竟敢收商税,用阉党!老夫真是无识人之能。事到如今,我也只能和他一刀两断,恩尽义绝了!阁老明鉴,我明日就上奏章弹劾李植,攻他是阉党余孽!”
  孔贞运笑道:“尚书如此行事,定能摆脱嫌疑!”
  贺世寿拱手朝孔贞运行了一礼,叹了口气。
  ……
  二月九日,李植随同看热闹的天津文武官员们,站在中路兵备府门口。众人看着锦衣卫在宋道明家中搜罗文件,封查钱物,把兵备府抄得底朝天。宋道明家中已经被查出五万多两银子,虽然没有行贿受贿的直接证据,但这五万两来路不明的银子足以让天子判定他是个贪污犯了。
  说起来,这宋道明当官几十年,还真是捞了不少钱。天子抄了宋道明的家,获益不少。
  李植站在众官中间,十分地得意。天津西路的三个守备则一脸讨好地站在李植身边,不停地说着好听话。
  “龙虎将军此番大胜,天津西路再没人敢违抗将军命令!”
  “天子如此宠眷将军,将军如今可以在西路大大地施展一番!”
  “将军若是还要在静海县开垦新田,通知我一声我便派人去寻觅土地!”
  李植当官也当了几年了,对三个守备的卖力恭维不太感冒。他笑了笑,闭上眼睛养起神来。
  众人站了半天,这才看到宋道明一家老小互相搀扶着走出来。那宋道明不知道是不是突然遭到这样的变故受到了打击,走起路来一颤一颤的,整个人一下子老了十岁。
  宋进雨也没有了往日的意气,脸上流着眼泪,站在他父亲后面,时不时用手擦着眼泪。
  巡抚查登备收过宋道明银子,快步走上去扶住宋道明,说道:“宋先生如今往哪里去?”
  宋道明看了看查登备,低头说道:“罪民这便去山西投靠当县令的外甥,不烦巡抚大人担心了!”
  宋道明窃窃地用眼睛扫视了门口的众官一眼,看到了李植,身子抖了一下。
  宋道明弃了巡抚,摇摇晃晃地走到李植面前,噗通一声跪了下去。
  “宋道明那时候不知道天高地厚,冲撞了龙虎将军,小儿还阻挠将军收商税,罪该万死。然而我和小儿已经被革除了功名,此后只是一介凡夫,望龙虎将军放过我一家,不要再追杀我们!”
  宋进雨也跟着父亲跪了下去,流泪说道:“望龙虎将军放过我们一家!”
  李植看了看宋进雨,笑着说道:“我和你们已无瓜葛,只要天子不发怒你家有这么多银子,就没人记挂你们!”


第0212章 招募新兵
  忙完了收取商税的事情,李植在天津地位更加稳固,李植开始招募新兵。
  募兵之前,李植先统计了一下自己旗下事业的收入开支。
  如今李植名下产业利润极高,其中李家精钢一月份一个月卖出三千斤,月利润达到四千多两,十分可观。而李植的玻璃镜产业,经过半年的发酵,需求更加旺盛。如今玻璃镜行销大江南北,每个月能卖出大小镜子一千余块,每个月的利润高达两万一千两。
  加上肥皂涨价扩产后利润大增,如今李植一个月利润高达八万二千两白银。
  而李植的开销同样巨大。李植养有八千精兵,还有城防pào兵一百三十人,这些士兵每个月的月钱加伙食就要三万六千五百两。另外每个月训练打靶花费的硝石火yào也不少,大概要二千两银子。加上步qiāng作坊,龙尾车作坊、以及各种行政人员的开支,李植每个月支出高达四万二千两。
  一加一减,算下来李植每个月有利润盈余四万两。
  有这四万两盈余在手,李植决定再招募四千新兵。一个士兵一个月月钱加伙食花销四两五钱,招募四千新兵后李植每个月要多花一万八千两银子,还能保持利润盈余在二万二千两的水平,保持财政健康。
  当然士兵还要配置服装,水壶,被褥等等物品,但这些物资是耐久品,买一次可以用几年,不计入每个月的流水。李植有三十多万两银子储蓄,购买这些物资财力上十分轻松。
  营房早在一月已经提前做好,李植开始在京畿附近各县贴出布告,声明范家庄招募家丁,月钱三两,三餐有ròu。
  范家庄大兵的好待遇众所周知,体检面试的那几天范家庄西门外人山人海,前后竟有四万多人跑来应募家丁。
  李植带着大小军官齐齐上阵,仔细体检面试,择优录取。
  ……
  韦老大是韦家围子里最有名望的年轻人。
  他本身就是韦家围子的本家土著,家庭在围子中素有地位。加上他身材高大,力气大,做庄稼活做得飞快,就更被人看得起。而且他为人豪爽,邻居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唤他一声,他便袖子一甩过来帮忙,深得左邻右舍的喜欢。
  围子里本来有好几个叫韦老大名字的,为了避开和他的名字冲突,那些人都换了其他名字。
  不过韦老大家里穷,一家四口人佃租三十亩旱田,一年到头勉强能吃饱饭。到了青黄不接的时候,也要和其他农民一样吃糠喝稀。他虽然受人尊敬,但也一直没有成亲,如今都二十一岁了。
  这几天,韦老大听说范家庄招募新一批家丁了,便带着围子里的十几个年轻人一起往范家庄去了。应募家丁需要带上家里的户贴,韦老大他爹小心地把户贴jiāo给了韦老大,韦老大收进了怀里。到了范家庄西门外,验了户贴,经过层层体检,面试,韦老大都通过了。一个村十三个人去应募,最后竟只有韦老大一个人入选。
  韦老大带着垂头丧气的同村年轻人往回走,一路使劲说笑,也没法鼓起失望同伴们的兴致。
  范家庄的家丁啊,一个月三两银子月钱,还包一日三餐,三餐有荤。范家庄附近的几个县里,多少人入选了家丁以后就青云平步,让家里的亲人都过上小康日子。那选上了比中秀才还实惠,那没选上就等于跳龙门失败了,你让众人怎么高兴地起来?
  见众人实在打不起精神,韦老大不再多说,一路把玩着面试官发给自己的木质士兵腰牌。有了那腰牌,韦老大就算是范家庄的家丁了,可以每月领饷!
  韦老大回到家里,把消息告诉父母和妹妹,一家人说不出的高兴。四十五岁的父亲看上去很老了,听到消息后激动得眼泪都流了出来,连口说我韦家出了一条龙了。十四岁的妹妹也十分高兴。韦老大说要去范家庄给他相个好人家,把妹妹喜得眉开眼笑。范家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