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0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0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看见范家庄的龙虎将军带兵到静海县行刑,静海县的百姓看到好大一个热闹,把刑场围得里三层外三层。
  李植让几个嗓门大的士兵们大声吆喝,把罪犯的罪行公之于众。
  百姓们没见过武官管民事的,一个个议论纷纷。
  “龙虎将军打秀才板子了!”
  “龙虎将军怎么管到州县的事情了?”
  “龙虎将军统领西路三县,当然能管这些秀才!”
  罪犯中本来有七个秀才,但此时都已经被革除了功名,被按在地上。
  十一名读书人中,其中八人的刑罚是打板子。这八人的罪名从jiānyín到非法牟利都有,当然还有一个罪名是鼓动百姓对抗官府,组织罢课罢市。这些人被打了二十到六十大板,打得皮开ròu绽,惨叫连连。
  打完板子,便有这些学生的家人上来把这些学生抬下去,抬回家养伤了。
  还有三个人的罪行较重,要于午时qiāng决。三名县令的家属也要一同qiāng决。这六人犯下了兼并他人财产,抢夺他人田地,诈骗他人钱财致死等等罪行,罪不可赦。
  “龙虎将军要杀人了!”
  “龙虎将军那是什么人物?杀鞑子都不手软,杀几个害虫算什么?”
  “这几个土霸王都是在三县欺行霸市的人物,害死过人!这次落到龙虎将军手上,才知道世上还有公道二字!”
  看到百姓们议论纷纷,但大多数是支持自己行刑的,骑在马上的李植十分欣慰。
  午时,在众目睽睽之下,李植的士兵们对着死刑犯的脑袋摁响了扳机。只听到砰砰几声qiāng响,血花四溅。围观的百姓们吓得连连往后退了几步。等百姓们再看向刑场上,只看到一地鲜血,六名罪犯已经被qiāng决在地,再无生气。
  看到横行霸道的劣绅被杀,百姓们齐声高喊:
  “杀得好!”
  “龙虎将军杀得好!”
  “为民除害!”
  ……
  二月六日,乾清宫的御座上,大明天子朱由检玩味地看着李植报上来的奏章,若有所思。
  这李植为了收商税,在天津西路大杀八方,革除了七个生员的功名,处决了三名士绅子弟,还杀了三个县令的亲属。
  无独有偶,李植还揪出了藏匿在天津中路兵备道宋道明家中的东奴细作,抓捕了天津城中的东奴细作上线。现今李植上奏天子,请天子指示如何处理宋道明父子。
  朱由检想着想着,笑了起来。他把奏章放在御案上,站起来悠悠然在御案前走了几步,笑容满面。
  王承恩看着欣喜的天子,不明所以,从怀里掏出厚厚几本奏章说道:“皇爷,兵部给事中杨谦河谏范家庄参将李植私收商税,与民争利!”
  朱由检看了看王承恩的奏章,没有说话。
  “皇爷,这还有呢!都察院右佥都御史王若光谏李植越俎代庖处理民事,目无国法!”
  崇祯看着王承恩,笑了笑。
  王承恩把一大把奏章摊在御案上,苦着脸说道:“皇爷,这一大堆奏章全是弹劾李植的,这李植是个良将,这次却和天下士人作对,惹上大麻烦了!皇爷怎么还这么高兴?”
  朱由检哈哈大笑,说道:“朕要的就是这李植和天下士人作对!”
  王承恩转了转眼睛,没有想明白。
  朱由检说道:“这李植练兵有方,作战勇猛,势力一日强于一日,朕一直担心:假以时日,朕控制不了这个李植怎么办?”
  “但现在,他得罪了天下士人,朕就不怕了。今天他得罪了天下士人,以后他除了依赖朕再无旁援。朕的指令,他也只有全力执行了!”


第0211章 天子圣裁
  王承恩转了转眼睛,说道:“原来如此,皇爷圣明!”
  “没有士人的支持,成不了大事。”朱由检很相信自己的这个信条。他志得意满地坐在御座上说道:“而且这李植不是说明年要上缴内帑二万两商税么。他还说来年他天津西路新开的旱田收获了,还能上缴一万石的屯田子粒。”
  “言官总说朕逼民造反,但这李植开垦新田、收取商税,却不会盘剥贫苦农民!”
  “虽然合起来也就四万两银子,但是对于一路兵马来说,这也是不错的成绩了。如今朕缺的就是银子!若是天下武官都像李植一样,朕何愁没有银子剿贼?李植孤忠,是个忠臣!”
  王承恩点头说道:“皇爷圣明!”他又问道:“那这个天津中路兵备道宋道明如何处理?”
  朱由检想了想,说道:“堂堂兵备居然收容东奴细作在家,当真是胆大包天,那东奴岂不是尽窥我天津的虚实?免了他的官,贬为庶人。李植说他一上任就收受贿赂五千多两,抄他的家,看看到底贪了多少。他儿子宋进雨娶细作为妾更是有罪,革除功名。”
  “那三个家人犯法的县令如何?”
  “这些地方官没一个干净的,杀不完的,罚俸一年!若再有犯,jiāo有司处置。”
  王承恩指着一桌的弹劾李植的奏章问道:“皇爷英明,那这些弹劾李植的奏章?”
  “留中不发!”
  ……
  礼部尚书贺世寿最近有些烦闷。
  前段时间他听到消息,说李植在天津西路收取商税,他大吃了一惊。这李植没有做大之前一直唯唯诺诺,看不出政治倾向。但如今连立战功羽翼一丰,就把屠刀对准了商绅,这是要和天下士人,和东林诸贤为敌啊。
  得知天津的商税风波,东林诸贤第一时间纷纷上书弹劾李植,上表的奏章却全部被天子留中不发。
  贺世寿之前因为提拔了李植而受到天子青睐,如今却因为提拔李植,受到东林诸贤的讽刺。不管是尚书御史,还是言官给事中,都对贺世寿冷嘲热讽,说他提拔的“好人才”!
  这样下去,自己这个东林人士的身份几乎要被开除。那些东林党人聚集在一起聊天,一看到贺世寿走过来就闭嘴了,仿佛他贺世寿是阉党一般。言官劾不动李植,说不定过几天,言官就要转头弹劾自己了。自己这个礼部尚书脆弱的很,几下就要被御史们干掉。贺世寿是越想越着急。
  这一天,烦闷的贺世寿来到内阁次辅孔贞运门上,商量对策。
  一见贺世寿,孔贞运就讽刺道:“尚书有空来我家做客哩?不赶紧再提拔几个李植来博取天子圣心?”
  贺世寿苦着脸说道:“阁老饶我,我已经是焦头烂额,这是来找你寻求对策的。”
  孔贞运笑道:“要何对策?如今尚书内有天子赏识,外有李植的奥援,稳如泰山。”
  贺世寿苦笑道:“东林诸贤都避我如敌寇,日子过不下去了!”
  孔贞运啐道:“东林不欣赏尚书,自有阉党看得起尚书,尚书何惧?”
  贺世寿拱了拱手,苦笑说道:“那李植也不过是收了商税,却和阉党有什么关系?”
  孔贞运说道:“尚书不知道么?那李植收留阉党余孽。就我所知,就有一个叫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