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0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0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骨。
  没有了领导,这些读书人闹了一阵就害怕了,生怕龙虎将军再来抓人。有声望的秀才尤其害怕,很快就编了借口逃回家里去了。其他的读书人见骨干们全部逃了,也知道形势不对,最后一个个全逃了。
  没有学生的声援,罢市的商户一个个惴惴不安,不知道李植会怎么对付他们。
  李植对待这些罢市商户的方法,相当简单。
  李植抽调范家庄的商人支援三个县城,让范家庄的商贩们运来粮油蔬菜在三个县城出售,以略高于市场价的价格卖货,稳定当地的市场。有了范家庄运来平价商品,三个县城的百姓们生活不受到罢市影响,情绪稳定下来了。
  范家庄商户在三个县城里生意做的火热,忙得收银子都收不及,一个个只盼望罢市的商户多罢几天。
  这下子,罢市的商户们继续罢市下去就没什么意思了,罢市只是把生意让给了范家庄的商户而已。
  这龙虎将军的势力实在太强盛,论军队有百战百胜的虎贲师,论政治有天子的眷宠,论商业有繁荣的范家庄。不管是军政商,天津的百官都拿李植没有办法,什么招数都被李植轻松化解。
  而且李植威胁三天后再不开门就以东奴细作处置,这话十分可怕,三个县城里的商户们不得不仔细掂量掂量。
  仅仅一天后,三个县城中罢市的商家就一家接一家的开门了。先是没什么本钱的小商户上午打开了店门,接着下午,本厚利丰的大商铺也不情不愿地开门了。
  所谓的罢市罢课风波,仅仅三天就烟消云散。
  各家店铺开了门,李植的税务会计带着虎贲师的士兵,一家一家地查账收税。没有账目的小买卖,则让小商贩自己报税,然后过一段时间让会计坐店一天估算销售额,检查小商贩报的税对不对。出入太大的要罚款!但有不配合的,现场查封店铺,永远不许再开。
  由于三县的店铺都有罢市抗税的前科,李植让税务会计算仔细了,一分钱税也不能让这些商人逃掉。
  在虎狼般的虎贲师面前,三县的官员商绅们只有战栗的份,只能乖乖jiāo税而已。
  根据会计的估计,这三个县连范家庄,李植全年能收商税六万二千两。这是一笔可观的收入。
  另一方面,李植就要处理这次罢市罢课中抓捕的不法分子。
  这些人都是罢市罢课的急先锋,李植不准备轻易放过他们。李植一边在班房中细细审问这些罪犯,一边让韩金信在外面搜罗更多信息和证据,力图把这些抓来的人查清楚。
  这些被李植抓入班房的读书人也都是士绅豪族的子弟,在地方上根基深厚。商绅们很快就定下神来,找来各种关系救人。整个一月下旬,李植的参将府门上不停地来往天津各路官员,参将府的门槛都差点被踏破。只要和李植有过一面之缘的官员,几乎都来过范家庄为被抓的学生们求情。
  对于这些官员,李植一概是奉茶一杯,公事公办。对于阻挠自己收商税的劣绅子弟,官员家人,李植一查到底,看到底有没有做过坏事。如果确实没有做过坏事的,放了。如果做过恶的,坚决用刑。
  这次罢市罢课风波,也是李植收拾天津西路官场的好机会。把欺行霸市的劣绅子弟杀一批,也能让天津西路的水清澈一些。
  一月二十五日,天津巡抚查登备终于来了。他拜访李植,来为天津两路兵备道宋道明求情,也为兵备的儿子宋进雨求情。
  李植和查登备是熟人了,在二堂迎接了他。如今李植勇名满天下,查登备在李植面前也不敢托大。李植刚刚摆出要跪拜查登备的姿势,查登备就赶紧上去扶起李植。
  “将军何需如此大礼?”
  去年年底,天津官场传出李植因为不施跪礼和宋道明闹僵的事情,结果今年一月这李植就带兵在兵备府抓出东奴细作,让兵备一家担上了重罪。这里面的时机巧合,让人想了就害怕,天津谁还敢让李植行跪礼?
  两人在二堂坐下。查登备喝了一口茶,说道:“龙虎将军,这宋进雨年弱无知,娶了那玉婉是被人欺骗的。将军不若卖一个面子给本官,放了宋进雨,此事不要再提。”


第0210章 上奏天子
  李植摇头说道:“巡抚大人不知,这宋进雨漏了很多军事机密给玉婉,甚至让我范家庄的兵力布置也被东奴窥视。此人若放过,以后满城都是jiān细了!此事我将上奏天子,由天子定夺生死。”
  李植既然不愿意放过宋进雨,那肯定也不会放过宋道明。此时宋进雨小妾通敌人赃俱获,宋家倒霉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查登备见李植一点面子不愿卖给自己,心中生出一股无力感,叹了口气。
  天子素来看重李植,李植在兵备府抓捕到jiān细,这宋道明一个夺官免职是免不了了。
  这大眀的天下,以后是要由武人当家了么?
  查登备叹了口气,又转口说道:“龙虎将军为了收取商税在三县抓捕的二十多名学子。如今商税已开征,将军能够释放这些学子么?”
  李植不耐烦地瞥了查登备一眼,暗道这巡抚怎么这么啰嗦,冷冷说道:“这二十多名疑犯经过审问,其中有十二人身家清白,不日就将释放。另外十一人确定犯有罪行,证据确凿。我将择日行刑,三人斩首,八人打板子,还西路一个清白。”
  查登备一口气差点没咽下去,翻着白眼说道:“将军要对这些学子行刑?这些学子身上可是有功名的!”
  李植喝了一口茶,淡淡问道:“有功名又如何?”
  查登备看了李植一眼,说道:“对有功名的学子用刑,这是违反大明律法的。若真要用刑,要先请提学官来革除这些学子的功名!”
  李植淡淡说道:“那便麻烦巡抚了!”
  查登备心里泛过一片无奈。这个李植开口杀人,闭口行刑,杀气腾腾。有麻烦事却扔给自己。但如果自己不去找提学官来,让李植直接对有功名的读书人行刑,到时候天下人都要议论天津的官场混乱。李植兵强马壮不怕物议,查登备却害怕。革除几个有罪学生的生员功名是小事,但是违反律法打有功名学生板子那就是大事了,查登备担不起这个责任。
  叹了一口气,查登备无奈说道:“将军既然一意要行刑。我只能请山东提学官来,革除这些有罪学子的功名!”想了想,查登备又问道:“那三名县令的家人呢?”
  “都是死罪!”李植斩钉截铁地说道。“这三名犯人手上都有数起人命案,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查登备慌张说道:“将军杀气太盛,恐怕不是西路之福!”
  李植笑了笑,喝了口茶,没有答话。
  ……
  二月三日,在静海县的菜市场门口,李植骑着大马,带领一百名虎贲师士兵在马路上隔出一个刑场。士兵们将十四名罪犯押到刑场上,开始行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