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2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2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小富豪了。
  有了银子,李植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自家三口人,以及在作坊里做事的亲戚们做上几套新衣服。
  李植自己当然要做新衣服。以前李家穷得叮当响,李植穿着一间破旧不堪的棉衣,棉衣上满是各种补丁。穿着这样的衣服,出去谈生意别人都怀疑你的实力,事倍功半。如今有钱了,李植要做一套新袄子,以及三套换洗的绸缎直辍,三套打底的中衣。
  有了肥皂事业,李植足以穿上绸缎衣服了。
  李兴和母亲郑氏,也和自己同样的待遇。
  不过听到李植要为自己做绸缎衣服,郑氏一脸的不舍得,说道:“植儿,咱这刚赚了一点钱,还是节约一些,娘亲的衣服就先不做了!”
  李植笑着对郑氏说:“娘亲,现在我们一天就能赚三十两银子,还差这几套新衣服的钱?”
  李家现在是李植当家,钱财都是李植保管入账。之前李植并没有和母亲算过账,此时郑氏听到李植的话,吓了一跳。
  “植儿你没有算错吧?我们一天能赚三十两银子?要说十两为娘还是信的。”
  李植笑道:“当然没算错,娘,我们店里如今每天卖一千块肥皂,加上每天为崔相公做的一千多块肥皂,这当然就有三十两银子的利润!”
  郑氏愣了愣,摸着心口说道:“我的天啊,我还没想过能赚这么多钱!”
  李植拍了拍手,笑道:“所以娘你就放心吧,我们家如今也算是富人了,有穿绸缎衣服的本钱了。”
  郑氏这才不再分辩,只是慢慢说道:“植儿,你真是出息了!”
  自家三口人做绸缎衣服,而那些帮工的亲戚们,则每人做一套新棉袄,外加三套青布袷衣、三条白棉布裤。
  这些来帮工的亲戚们,都太穷了,有些甚至比半个月前的李植更穷。他们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有些都不能挡风寒。开工至今只有半个月,月钱还没有发放,他们是没有钱做新衣服的。
  如今他们来到李植家做事情,吃得好了,李植还要把他们的穿提升上去,帮他们做新衣服让他们过上体面的生活。不过这些亲戚目前还是蓝领阶级,暂时穿棉布衣服就可以了。
  这天晚上做完工吃完晚饭,李植让亲戚们都留在院子里。从裁缝街叫来三个裁缝,李植让大家量了量衣服尺寸。众人听说李植要为他们做新衣服,一个个都兴高采烈,配合裁缝量好了尺寸。
  那领头的裁缝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见到这情景忍不住说道:“稀奇!稀奇!这是哪来的好东家哦?做事还管做棉袄做新衣?”


第0022章 拯救苍生
  李植的大表哥郑开成笑着说道:“我这东家不但管新衣,还管一日三餐,顿顿有荤腥哩!”
  那裁缝啧啧感叹了几声,问道:“稀奇!真稀奇!你们一个月月钱多少?”
  李植的二叔李道笑道:“老裁缝你莫要嫉妒,我们一个月有二两的月钱!”
  那裁缝抬起头看了李道一眼,睁大眼睛说道:“二两?”
  “正是二两!”
  那老裁缝把手上的尺子放了下来,认真地问道:“你们这里,还招人不,我裁缝不做了,到你们这里做帮工。”
  听到这话,众人一阵哄笑,骂道;“老裁缝还是老实做裁缝吧,我们这里人满了。”
  见众人嗤笑他,那老裁缝哼了一声,不再说话,又开始忙着手上的裁量。
  量到李老四的时候,那李老四哭了起来。
  此刻李老四身上穿着一件不合身的棉袄,上面有一段都破了,露出里面的棉花出来。那黑乎乎的棉花跟着他抽泣的身子一抖一抖的。不过虽然身上的衣服破烂,但李老四吃了大半个月的好饭好菜,脸上却是血色很足,看上去十分健康,不像刚来的时候那样面黄肌瘦。
  见李老四哭得伤心,李植走过去问道:“做新衣服,李老四你哭什么?”
  李老四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喃喃说道:“从我娘走了以后,我从小到大都是拣别人不要的破衣服穿,从来没有穿过新衣服。看到这裁缝量尺寸做新衣,我就想到我娘。只有我娘对我这么好过,给我做过新衣服。”
  听到李老四的话,众人都沉默了。几个同样苦贫的亲戚被李老四感染,也哭了起来,一时间竟哭成一片。
  李植闻言沉默了一阵,这才朗声说道:“你们不要哭了,以前的苦日子都过去了!只要你们老实做事,好日子还在后头呢。李植若有富贵,决不让大家受寒!”
  听到李植这么说,几个家贫的亲戚这才从停住了抽泣,擦干了眼泪。
  “植哥儿,我们以后的日子全靠你了!”
  “植哥儿,以后我全听你的了!”
  “植哥哥,以后你让我往南我绝不往北。”
  过了几天,让裁缝做的衣服就做好了。
  李植把衣服发给众亲戚,自己也洗了个澡,换上了新衣服。全新的布料贴合在干净的身体上,让李植觉得十分舒服。新棉袄的保温效果也好,让李植觉得这天津的初春没有那么冷了,再不被寒气冻得缩手缩脚的。
  有钱,还是好的。
  在水缸里看了看自己的影子,李植觉得一身绸缎衣服在身上,自己都变得帅气了些。
  家里面,李兴指挥着一众亲戚忙碌地做工。作坊运作了大半个月,各方面已经步入正轨,已经不需要李植坐镇指挥了。李植穿着新衣服走出家门,准备到街上随便走走,却看到隔壁的蓝姨站在她家的店铺门口。
  “哟,李植,哪里做的这一身新衣服?”
  李植笑了笑,大声答道:“裁缝街做的!”
  蓝姨眼睛一翻说道:“李植你真是富了啊,穿上绸缎衣服了。一个月前看你还愣头愣脑的,穿一身破烂到处借钱呢!”想了想,蓝姨又说道:“你家肥皂作坊还招人不,我让我儿子给你做工去?他从小和你一起玩大的,你也不照顾照顾他!”
  虽然李植怕人对肥皂配方图谋不轨,对外声称自己的肥皂是南方运来的,但却骗过不过同一个街坊的邻居。每天一车一车的原材料运进来,这么多亲戚做帮工进进出出,显然是个作坊,街坊们都知道李植的肥皂是在家里做出来的。
  对于这些街坊,李植也不否认肥皂作坊的存在。不过李植又使了个心眼,对街坊们强调肥皂的关键生产步骤不在自己手上——以防万一有人觊觎配方。
  “蓝姨,你别看我这作坊热闹,但是做肥皂最关键的步骤还不是在我这做的。我从江南运来半成品后,在家里只是做一下后期加工!”
  蓝姨眼睛一翻,说道:“我管你关键步骤哪里做的!不过你一个小子,也做不出肥皂的关键步骤出来!肯定是南方运来的!”
  李植笑了笑,这才说道:“作坊人满了,下次招人的时候我优先录用蓝姨你儿子!”
  听见李植这句话,蓝姨才笑了笑:“那敢情好!等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