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9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9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兵的驻地,朝范家庄的士兵投掷石块。驻扎静海县的郑开成还算克制,没有反击学生,只是鸣qiāng示警。驻扎青县的李老四和驻扎兴济县的钟峰都直接让士兵们开火,和闹事的学生们火并,打死打伤数名袭击军营的学生。
  学生们见大兵杀人,更加义愤填膺。他们不敢再去城外军营,就聚集在各县县衙门门口,把被范家庄官兵打死打伤的学子停在门口,聚集喧闹,高呼口号。
  “贪婪兵头,榨取民力!”
  “税监之祸,虎狼之凶!”
  “与民争利,夺民之财!”
  宋道明的次子宋进雨是闹事的急先锋,这几天他泡在西路三个县县城,组织各县学子游街喊口号。他站在县衙门口伤员旁边,大声朝学子们说道:
  “商人做一点生意,赚一点糊口钱,日夜奔波片刻不得闲!容易吗?”
  下面的学生们大喊:“不容易!”
  宋进雨大喊:“那龙虎将军李植却要横征暴敛,从商人饭碗里扒饭吃,我们能答应吗?”
  “不能!”
  “绝不能!”
  学子们见到兵备道的儿子都来支持罢课,觉得这次龙虎将军要吃不了兜着走,信心满满,把口号喊得山响。
  百姓们哪里见过这样的架势?读书人在百姓眼中都是体面人,见体面人这样奋起抗争,百姓们都不知所措,不知道官府怎么和读书人对峙起来了?百姓们都围在县衙门口看热闹。一些商贩们见学子们为自己的利益说话,也加入学子闹事的队伍里,让那抗税的队伍越来越大。
  ……
  天津西路三个县罢市罢课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范家庄。
  崔合听到了消息,十分地害怕,赶忙找到李植说道:“夫君,你怎么和天下人作对呢?”
  李植说道:“夫人,我不是和天下人作对,是为天下人做事!闹事的只是上等阶层,而贫苦的下层都在旁观!若是富裕的商人不jiāo税,贫苦百姓就要被越来越重的田赋压垮!”
  崔合低头说道:“可是他们闹得这么厉害,夫君怎么压得住他们?”
  李植笑了笑,说道:“那就要让他们看看我的雷霆手段了!”
  崔合抓着袖子捏了半天,终于抬头说道:“夫君,你说得对!”
  李植笑了笑,摸了摸崔合的脸蛋。
  学生闹了两天,李植出手了。
  李植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兵备道宋道明的兵备府。五百名选锋团士兵包围了兵备府,在天津人瞠目结舌的注视下,李植的士兵用捶木撞开了兵备府大门,强行抓出了宋进雨小妾玉婉。
  李植又在天津城北的王家院子抓出了天津的东奴细作上线和玉婉的贴身丫鬟。当时二人正在传递情报,连写情报的书信都被查获,人赃俱获。
  稍一用刑,玉婉和她的丫鬟就将全部事情吐出,承认了做细作的事实。
  宋道明一开始还为自己的府邸被李植破门而入暴跳如雷,说要往死里参李植。但听说宋进雨新娶的小妾玉婉是东奴细作后,宋道明却从后背升起一股寒气。
  家里出了细作,往小里说,是削官阶的污点;往大里说,是抄家问斩的死罪啊!除非自己亲手杀了玉婉,否则自己脱不了干系!而现在玉婉已经被李植控制了,自己想动手也晚了。
  自己家怎么会出东奴jiān细的?这个李植又是怎么知道的?宋道明想着想着,越来越害怕。
  这个李植太有钱了,可以动用的力量太大了,无论是明面上的兵马战功圣恩眷宠,还是私底下的侦探、陷害,这个李植可以甩着银票把自己往死里整。自己和他斗,斗不过啊!
  宋道明突然想起次子宋进雨,赶紧让家人快马赶到静海县,叫宋进雨别闹了,回家躲风头。
  但宋家的人去的时候已经晚了,宋进雨还在静海县衙门口静坐闹事,还不知道自己家里玉婉已经落网。李植派兵冲到县衙门口,当众擒下宋进雨。郑开成带着士兵,在学子们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站在县衙前说道:
  “宋进雨小妾已查实为东奴细作,宋进雨受其蛊惑煽动此次抗税活动,现已被依法拿下。众人速速退回家中,若再闹事,视为东奴细作处理!”
  李植的士兵们鸣qiāng示警,然后荷qiāng实弹押走宋进雨,看得围观的学子们大气不敢出。
  李植的士兵们开始行动了,他们走上三县街头,把学生们贴的传单一一撕下,并敲开店铺大门警告商户:“此次罢市是东奴细作发起,若三日内不开门店,依东奴细作罪一并处理!”
  开始时候,学生们还意犹未尽,不愿意离去,还在县衙门口稀稀拉拉地喊口号。然而只过了半天,郑开成又率兵杀了回来。这一次,郑开成对准的是几家大士绅的家族子弟。这些家族子弟家里就有大的生意,是闹事的中坚力量,而他们背后的家族中又有大量的龌龊事情。
  “陈家强占农民良田,强迫有田农民为佃农,事端可疑!本千户现奉龙虎将军命令抓捕陈家子弟陈录千,押入大牢审问!”
  “陆家经营赌场,出老千骗人钱财,敲诈勒索平民钱财,造成十余人破产死亡,罪孽深重。现抓捕陆家子弟陆可启,审问调查!”


第0209章 罢市结束
  在学生们惶恐的目光中,李植的士兵们也不管有没有证据了,上去就按照韩金信调查出来的情报抓人。先抓进范家庄官厅班房里再细细审问,有罪就行刑,无罪就释放。那些带头的学子几乎都是大士绅的子弟,按照情报,这些人家里全有不干净的买卖,一下子就被李植抓了个尽。
  不但如此,三个县令的家里也遭了兵。
  三个县令的衙门全部被李植的士兵冲了进去。李植的士兵们把帮助县令打理生意的亲戚当场抓捕,带回范家庄审问。在李植虎狼一样的士兵面前,县衙仿佛是人人可进的茶楼妓院,这些父母官哪里有一点官威?
  三个县令一个个都面如死灰,失了官威事小,县令们担心的是自家的亲戚,生怕李植拿到证据真的把自家的亲戚杀了。
  按龙虎将军现在的实力,一旦县令家属坐实贪赃枉法的罪行,就算龙虎将军把他们的家属杀了,天子恐怕也不会罚龙虎将军——左良玉的兵马在当地大肆掠夺,抢夺fù女都没人管,李植的兵马比左良玉更强,杀几个罪证确凿的商人算什么?
  相反,天子现在缺的就是剿贼的银子。李植得罪天下人为天子敛财,天子心里还会更加喜欢李植。
  被李植审问出证据的话,县令们就不但要损失亲戚,还要损失生意甚至官位了。
  如今李植明目张胆打击报复,三个县令知道是自己煽动学子和商人惹怒李植了。三人估计大概只要自己闭嘴,自己被李植抓走的家人就不会有事。三个县令唯恐再引火上身,一下子噤若寒蝉,再不敢出衙门煽动学子们。
  其余的学子们见骨干被抓走了,县令也不出衙门了,一下子失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