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9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9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闷闷不乐,但背已经不驼,头已经不低,眼睛里已经有了几分神采。
  “大人,这宋道明贪污受贿,收取了不少贿赂!”
  “收了几家人,多少银子?”
  “我收买了他府上两个仆人,弄到了第一手资料。就我所知,就有一个参将、九个守备送去的银子三千两,还有各种财货二千多两。”


第0206章 头牌玉婉
  李植听到这话愣了愣,暗道这兵备道油水还真足,难怪宋道明趾高气扬。李植又道有锦衣卫百户帮自己搜集信息确实方便,以前自己只知道自己的情况,现在可以把别人的事情摸得门清。
  不过大明官场腐败,受贿也是常事,五千两银子也不算太多。光这些贿赂,还不足以让宋道明在自己面前低头,李植需要更狠的罪名。
  “就这些?”
  “还有一件事,不知道算不算大事!”
  “你说!”
  “宋道明次子宋进雨最近一直光顾青楼翠玉楼,每次都点一个叫做玉婉的青楼头牌。这玉婉客人多,宋进雨宁愿预约等待也要一亲芳泽,似乎十分眷恋。而这个玉婉,经我们查实,是东奴的细作!”
  “东奴细作?”
  “正是!天津城里东奴细作的上线我注意好几年了,知道是谁。这个头牌每旬都和东奴细作最上线见一次面,每次都屏退左右细谈半个时辰。”
  李植没想到韩金信落魄时还注意观察东奴细作,倒是个一心为国的忠臣,笑了笑。他突然心生一计,问道:“这个头牌多少银子可以赎身?”
  韩金信说道:“五百两!”
  李植笑道:“买了她,想办法把她送给宋道明儿子,送进宋府里去!”
  韩金信拱手说道:“下属遵命!不过银子不足!”
  “找郑开达要,我会给足银子给你们的!”
  ……
  宋进雨是天津兵备道宋道明的次子,时年二十二岁。他早在崇祯七年就中了秀才,身上有功名,所以十分自负。他只道过几年中了举人、进士,也和他爹一样做个文官,却不知道一场yīn谋渐渐笼在他身上。
  十一月二十七日,宋进雨经士林友人介绍,会见了三个杭州来的行商,在醉仙楼摆下了酒席。
  酒过三旬,三个行商就说明了来意:“我们是杭州来的客商,准备在天津城里经营杭锻。我的货色上好,不担心买卖,只担心在天津人生地不熟,总怕有人欺辱。”
  “我等想通过宋公子结识宋兵备,也算有个靠山,被人欺凌时候有个地方投诉!”
  宋进雨暗道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他喝了一口金华酒,淡淡说道:“家父近来颇忙,却不知道有没有时间会见几位。”
  三个行商举出五十两的银票,恭恭敬敬jiāo到宋进雨的手上,说道:“介个还请宋公子引荐。”
  宋进雨看到那银票,敲了敲桌子,暗道这几个行商也太抠唆,五十两就想见自己的父亲,他们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两路兵备道么?不过宋进雨最近缺钱,有这五十两也比没有强。他正在那里犹豫,却看见那个行商拍了拍手。
  拍手声音刚落下,包厢外面就走进来一个婷婷袅袅的身影。
  那柔媚入骨的面容,那前凸后翘的身段,不是宋进雨朝思暮想的玉婉还是谁?
  这玉婉是翠玉楼的头牌,客人十分的多,每次宋进雨去找玉婉都是有客,往往要提前几天预约。这玉婉不但人长得美,还学了一手好琴,会画工笔画,让宋进雨神魂颠倒。可惜宋进雨虽然是兵备道的次子,但兵备道宋道明有四个儿子三个女儿,宋进雨并不是最得宠的,也拿不出银子为玉婉赎身。
  他这半年一有空就往翠玉楼跑,把自己结余的百余两银子零花钱都花尽了。银子花光了,这连续十几天他都没钱上翠玉楼,十分思念玉婉,却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佳人。
  宋进雨激动地站了起来,柔声说道:“玉婉。”
  玉婉柔柔施了一礼,浅笑吟吟:“玉婉见过宋公子。”
  三个杭州来的行商哈哈大笑,说道:“来,玉婉,陪公子上座!”
  玉婉轻移莲步,风情万种地走到宋进雨身边,轻轻抓着宋进雨的手说道:“公子……”
  宋进雨高兴得眉开眼笑,抓着玉婉的手说道:“玉婉,十几天没见到你了,我十分想念你!”
  来自杭州的丝绸商人大笑说道:“宋公子是个风流人物!”
  宋进雨笑道:“没想到三位客人居然把玉婉给请来了!”
  三个商人为首一人大声说道:“岂止是请来了?宋公子,实话给你说吧,我们是把玉婉买下来了!只要公子喜欢,我们就把玉婉送给公子了!”
  宋进雨一下子愣住了,只道是幸福来得太突然,脸上激动得有些发红,大笑起来。
  “喜欢,当然喜欢!三位客商如此豪爽,时雨感激不尽。”
  玉婉靠在宋进雨的肩上,柔声说道:“公子,我以后就是你的人了,你可要娶我做妾,不要把我扔在外面!”
  宋进雨忙不迭点头说道:“我一定把你娶回家,今天,就今天我就雇轿子娶你进门做新娘!”
  美人在怀,宋进雨也没有心思和三个杭州商人废话了,赶着要回家,便抱拳朝三个杭州客商说道:“三位的恩情,我领下了,改日一定联络父亲让他和三位会见,明日我再找三位细谈!”
  三个客商对视了一眼,笑道:“公子赶紧接玉婉回家吧,我们就不坏公子的美事了!”
  宋进雨连忙答应下来,拉着捂嘴浅笑的玉婉往楼下走去,雇了一顶轿子回兵备府了。
  ……
  听到玉婉被宋进雨娶回兵备府的消息,李植心情很好。家中出了东奴细作这可是重罪,足够宋道明丢官帽的。花了五百两银子就能搞垮兵备道,这个买卖还是划算的。李植在二堂走了几步,朝韩金信问道:“这个玉婉进了兵备府后,还和细作上线联系么?”
  韩金信答道:“联系的,这玉婉有个贴身丫鬟,她每天在兵备府里刺探情报,每三天就把情报jiāo给丫鬟传给细作上线,我的哨子两次看到这丫鬟送信了。将军想要发难,到时候把这三人一起擒下就是了!”
  李植点了点头,说道:“你办得不错,赏银二十两!”
  韩金信高兴得涨红了脸,大声说道:“大人对我恩同再造,小的不敢再拿赏银!”
  李植笑了笑,说道:“这是你应得的!”
  韩金信这才接受李植的赏赐,转口说道:“大人准备何时发难?”
  李植笑道:“我要玩个大的,我再给你二十个家丁,你带这些人把天津西路最大的几家商人底细都摸清楚。仔细调查,把他们的龌龊事情都掌握了,我再和他们一起摊牌!”
  韩金信愣了愣,看了看郑开达。郑开达好奇地看着李植,想问又不敢问。
  李植笑了笑,说道:“此时时机还未到,我告诉你们你们不要往外面传,我要在天津西路收商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