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9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9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阉党的仇视十年如一日,他家日子是一天不如一天,十分的凄惨。
  他妻子病死,也算是意料之外却又情理当中的消息了。
  以前这个韩金信没事时候喜欢站在坊里发呆,对儿童十分和蔼。李植小时候没少和他玩闹,还吃过他发的糖。此时听说他家的惨境,不禁有些同情。
  李植想了想,对李兴说道:“你叫韩金信来,我找个事情给他做!”
  李兴说道:“大哥,他可是阉党!你收留他,巡抚那边会怎么想?”
  李植啐道:“阉党怎么了?你小时候和他玩闹时候怎么不说他是阉党?”
  “小时候不懂事。”
  “你叫他来!”
  李兴无奈,领命出去了。到了下午,李兴就把韩金信带来了。
  那韩金信穿着一身旧棉袄,能看出来那旧袄子外面是绸缎质地的,大概还是十年前做的。此时袄子上面却满是破洞。大概是因为没人接济,家里打补丁的碎布也找不到。他留着长长的胡子,加上长期营养不良脸色黄蜡,三十多岁人看上去和四、五十岁一样。
  大概是因为丧妻,他的神情十分沮丧,目光呆滞。他走路时候驼着背,眼睛一直看着地上。一直走到李植跟前他才抬头看了一眼李植,跪了下去。
  “罪民韩金信见过参将大人!”


第0205章 刺探宋道明
  “免礼!”
  韩金信爬了起来,低着头站在李植面前,一声不吭。
  李植好言说道:“韩百户坐!”
  听到李植叫自己百户,韩金信眼里闪过一丝神采,仿佛恢复了往日身为锦衣卫百户时候的风采。但很快,他就想清楚了如今的境况,褪去了那一丝神采。他想了想,甚至怀疑李植是讽刺他曾为阉党做事,噗通一声又跪在了地上。
  “罪民早已洗心革面,再和阉党无任何瓜葛!”
  李植知道自己叫他百户把他吓着了,转口说道:“韩老爹不要害怕,本官是来给你一个前途的!”
  韩金信诧异地抬起头,呐呐问道:“什么前途?请大人明示!”
  李植不答他的话,而是问道:“你做锦衣卫时候,做的是什么事情。”
  “罪民那时是锦衣卫北镇抚司锦衣前所中后百户所百户,专管刺探监督官员。”
  “怎么刺探监督官员?”
  “就是搜集有关官员的情报,监督官员的不法行为。或站哨盯人,或收买贿赂,或威吓镇压,或刑讯逼供。”
  李植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细一些。”
  韩金信说到这里已经是脸色发白,十年来被排挤的日子让他受尽了白眼,一说到锦衣卫的过去他就紧张。他看了看李植,低头说道:“大人,罪民已经改过自新,和过去无一丝一毫瓜葛!”
  李植笑道:“我有好事让你做,你把锦衣卫怎么刺探情报说一说。”
  那韩金信看了看李植,低头想了想,说道:“所谓放哨盯人,就是派人在官员前后门盯人,一看到有官员或者家人出来办事就一路跟踪,查个水落石出为止。这样对人手的需求很大,但对于毫无线索的案子只能这么办。所谓收买贿赂,就是找到贪财轻义的官员家人,以金银诱之,让他说出官员的事情。这样的手法,适合用于打探一些无关紧要的线索,又或者官员罪行较轻时候。对于无关紧要的事情和较轻罪行,官员家人容易为了利益出卖官员。”
  “那威吓镇压呢?”
  “威吓镇压就是亮出锦衣卫的身份,诱骗那些心志不坚的官员家人,骗他说他家老爷已经大祸临头,就要受到天子的镇压,如今只有说出他家老爷的坏事,才有脱身的机会!一般盯梢一段时间,利诱地位较低的仆人搞清楚官员家中情况之后,才能找到这样心志不坚的官员家人威吓。”
  “刑讯逼供呢?”
  “刑讯就是在得到线索后,掳走关键的下人,关进大狱中细细审问,审问出证据为止。”
  李植点了点头,赞道:“如此四招下来,官员的那点丑事哪里防得住?不错,你的本事还没丢!”
  韩金信不知道李植什么意思,跪在地上说不出话来。
  李植笑了笑,说道:“韩金信,我小时候你待我不错,如今我指一条明路给你走,你走不走?”
  韩金信眼睛一亮,抬头说道:“大人请明示!小人如今已经走投无路,只要有一口饭吃,韩金信就豁出去了!”
  李植笑道:“我让你做我的密卫首领,负责刺探天津西路人物的情报,搜罗罪证。”
  原来参将是要给他活干,韩金信呐呐问道:“大人不怕旁人议论你使用阉党余孽?”
  “我倒是不怕的,让他们议论去吧。”李植说道:“我给你五两月钱,再给十个人给你管,你干不干?”
  五两月钱,在这个时代能养活一家五、六口人,算得上绝对的高薪了。韩金信听到这话,脸上高兴地放出光来,赶紧说道:“我干的,我一定全心全意为大人搜罗情报!”
  李植扶韩金信起来,让他坐在椅子上,缓缓说道:“韩老爹你要把天津西路的商人,以及这些商人背后的官僚的情报全部查出来,搜出他们的龌龊事情。这第一个要查的,就是兵备道宋道明,把他家上上下下全查一遍!”
  ……
  李植任命韩金信为幕府“密卫厅”正使,李植作为一个参将,迟早是要组织一个幕府处理事务的,但目前来说这个幕府只有“密卫厅”这一个部门。李植预支了五两月钱给韩金信,让他先去做几身体面衣服,然后把家搬到范家庄来。李植又招募了十个机灵的年轻人,全部jiāo给韩金信管理。
  李植又找来自己的表哥,郑开成的弟弟郑开达,让他做密卫厅的副使,监督韩金信。郑开达原先在纺织工厂做主管,对李植调他到密卫厅做事也十分情愿,毕竟密卫厅一听就是关键部门,以后前途光明。
  密卫厅每个月有二十两银子的“情报金”。如果韩金信要收买情报或者其他地方需要用钱,可以提取请报金。不过必须郑开达同意后,才能支取。
  搜集情报要用钱的地方很多,二十两银子长久来看是不够的。但李植要看看韩金信的本事,如果韩金信做得好,才给他更多银子做经费。
  韩金信困顿了十年,穷苦到连妻子过冬的衣服都不足。大活人冻病死去,可见生活有多凄惨。此时一下子得李植重用,手下一下子管了十个人,韩金信整个人像活过来一样,容光焕发。他做着自己的老本行,得心应手,组织窥视刺探井井有条。
  郑开达几次向李植汇报,说韩金信十分用心称职。
  半个月后,韩金信和郑开达找到李植,汇报这半个月对宋道明的查探结果。
  韩金信这次来洗干净了身子,换了一身干净袄子,此时整个人仿佛年轻十岁,看上去也就三十二、三岁样子。短短半个月,他整个人的气质已经大变。虽然他还是思念亡妻,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