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9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9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李植麻烦,只能捏着鼻子忍了。
  买下了荒地,李植就派人到范家庄附近的州县找来两千泥瓦匠,先把给农民住的房子盖起来。李植准备让开荒农民们先两人一间房,挤一挤。以后这些农民种李植的旱田赚到钱了,可以再盖大房子。
  现在已经是冬天了,天气寒冷户外工作效率下降,两千泥瓦匠先要盖自己住的大棚屋,然后盖五千间砖瓦房子,估计要在二月份才能把房子盖好。
  李植准备在明年冬小麦收获后去各州县雇佣农民,再雇佣五千男丁和壮女。范家庄的第一批农民收入颇高,已经起了良好的带头示范作用,估计再雇新农民会十分顺利。这些新农民搬到静海县后马上开始建水渠。人手不够的话,李植还可以雇佣附近的农闲农民一起建水渠,小麦收割后农民无事可做,当地的人力皆时会十分便宜。建好水渠后就直接种冬小麦,后年春天就能收获粮食了。
  招募新农民种田比安置流民还是轻松些的——招募的农民搬家过来会带着家什农具,不会什么都要李植提供。李植只需要借给他们一些耕牛,料想他们就不缺什么了。
  不过这些事情都要等到明年春天雇佣了新的农民,才能确认。
  ……
  一边忙碌开新田的事情,李植一边派人去搜集高产作物。
  十月底,李植派出了五个家丁往南方去,到江南一带搜集红薯苗株,以及找几个会种植红薯的农民带回范家庄。
  红薯原产于中南美洲一带,被葡萄牙殖民者发现后带回旧大陆,明末时候已经传到了大明。红薯是极为高产的作物,适当施以农家肥亩产可以超过一千公斤。夏红薯可以在收割完冬小麦的土地上种一季,进行轮作,十分经济。
  如果在范家庄种植红薯,可以极大提高粮食的产量。红薯可以供人食用,虽然天天吃会难以下咽,但作为备用粮食还是十分有用的。当然红薯最大的用处是喂猪,这么高产的红薯价格十分便宜,可以大大降低养猪的成本。
  李植十分期待这五个家丁的回程,希望他们早些带红薯回来。


第0204章 锦衣卫韩金信
  坩埚钢的需求,在一点点发酵。
  武清县的陶老二是个铁匠,前几天从几个外来客的手上拿到了一小块钢锭,半斤,说是李家精钢,让陶老二试用。还说如果用得好,可以到天津城东李家的店铺里买更多的,一两五钱银子一斤。
  陶老二用铁锤敲了敲了那块钢锭,觉得质量还不错。他一时兴起,拿这钢锭做刀口,配上几斤毛铁做刀背,做了一把斩骨刀。
  别说,做出来的斩骨刀质量可以。陶老二讨来根猪腿骨试了试刀:只看到手起刀落,那猪腿骨就被切成了两端。再看那斩骨刀,刀口依旧锋利,没有钝口。
  这李家精钢,确实很不错。一两五钱银子一斤,倒也不算贵。
  陶老二拿着这把斩骨刀去菜市场,找到了卖ròu的黄屠夫。
  “黄屠夫,我卖把斩骨刀给你!”
  那黄屠夫眼睛一翻,粗声粗气地说道:“我有斩骨刀!哪里要买你的?”
  陶老二说道:“我这把刀好,节省你工夫!”
  那黄屠夫大声说道:“我的斩骨刀是苏钢做的,你的刀钢能比苏钢好?”
  陶老二笑了笑,把自己的斩骨刀递过去说道:“你试试便知道!”
  黄屠夫接过斩骨刀,左右看了看,就从ròu摊上抽出一根猪肋骨出来。他一刀下去,就看到那猪肋骨被轻松切成了两片。再看那斩骨刀,安然无恙。
  黄屠夫说了声:“还不错!”
  他又抽出一根猪大腿骨出来放在案板上,举起斩骨刀瞄了瞄,一刀砍了下去。只听到嘭一声,那刀切开了猪大腿骨,切进了案板里。那猪大腿骨被切成了两半,断口光滑锋利。
  若是寻常钢铁做的刀,这一刀下去刀口就要卷曲。即便是苏钢做的砍骨刀,这一刀下去刀口也得稍微砍钝了,要磨刀了。但黄屠夫拔出这把刀来看了看刀口,却见刀口上一点卷曲或者砍钝的痕迹都没有,依旧锋利,不由得惊喜说道:“可以啊,陶铁匠,你这把刀不错!比苏钢做的刀还强一点。哪来的好钢?”拍了拍手,黄屠夫说道:“你这把刀多少钱?太贵了我可买不起!”
  陶老二笑道:“不是好刀我能来找你?不收你多钱,一两银子一把!”
  黄屠夫听到陶老二的话愣了愣,也不讲价,从摊位下面摸出一两碎银子jiāo给了陶铁匠,说道:“好说,陶铁匠,以后有好东西还找我!”
  陶老二知道黄屠夫觉得便宜,所以付钱这么痛快。毕竟这刀比苏钢做的刀的还强,而半斤苏钢就要一两二、三钱,做出来的刀具自然也比较贵。李家精钢半斤只要七钱五分,算上几分银子的生铁,做一把刀成本不过八钱,陶老二能赚二钱银子。
  这买卖不赖,一个月做几笔陶老二能赚一两银子。
  不说别的,就武清县这些屠夫和酒楼厨子,恐怕都会喜欢这李家精钢做的刀。陶老二暗道要去天津买他十几斤李家精钢来,做成刀具卖出去。
  ……
  十一月十日这天,天气已经很冷了,晚上水塘里已经结了冰,这一早上还没化。早上天不亮时候下了一点雪星,不过天一亮就停了。李植穿着袄子,正在官厅三堂翻看店铺里的汇报。
  十天下来,李家精钢卖了一千多斤。作为刚上市的产品,这样的销量很不错了。不过李植希望一个月能卖一万斤,对目前的销售不满足。李植正在那里琢磨怎么扩大销售,却看到李兴哈着寒气走了进来。
  “大哥,你这里有暖炉,当真温暖!”
  李植问道:“你不去训练士兵吗?怎么有空来找我!”
  “选锋团都是老兵了,每日训练有营长看着就行,不需要我盯着!”
  坐在椅子上,李兴随口说道:“大哥,你知道不知道,井边坊的韩叔媳fù死了!”
  李植愣了愣,问道:“怎么死的?”
  “冻病了,不停咳嗽,后来就病死了,才三十多岁哩!这韩金信以前还是锦衣卫百户哩,如今竟沦落如此。”
  李植想起了这个韩金信。
  这人是天津本地人,听说祖父还是个进士,做了礼部侍郎。不过他父亲挥霍无度,把家里的钱财都用光了。这个韩金信本来依靠祖荫当上了锦衣卫小旗,天启年间他亲近阉党,一路提拔为锦衣卫百户。谁知道天启皇帝一死,阉党土崩瓦解,崇祯皇帝大力清算阉党份子,这个韩金信就被扫地出门。
  韩金信是阉党余孽,名声在外。天津前后两任巡抚贺世寿、查登备都是清流,最恨阉党。贺、查两人掌管天津,天津的体系内外都对阉党余孽极为排斥,恨不得杀之而后快。这个韩金信顶着阉党名号连活计都找不到,全靠典当以前的家当过日子。开始时候他仗着有些家底还能过寻常百姓生活,但想不到朝廷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