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9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9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听到余毕池和李植的对话,新来乍到的宋道明吃了一惊。这个参将有八千家丁?他哪来的银子养这么多兵马?邸报上说这个李植在安庆擒斩首级一万多,难道就是靠这些家丁擒斩的?这个李植好强的实力!
  宋道明被李植的实力吓了一跳,铁青的脸缓和了一些。不过他还是不忿于李植的不敬,这李植不行跪礼,空手来访,实在是目中无人!此时他被李植的实力一吓,更生出了一股绝不让步的固执。
  他端起茶杯拨了拨盖子。这意思就是要送客了。
  李植看了看宋道明,见他一言不合就要赶自己走,暗道这宋道明莫非要给自己小鞋穿?自己作为一个参将,不知道如果被兵备刁难会是什么情况?李植还想和这兵备聊一聊,看是不是能化解误会。
  他假装没看到宋道明的动作,问道:“兵备来天津,是独身来的还是带家眷一起来的?”
  宋道明见李植脸皮这么厚,冷冷说道:“本官还有事务,不能陪客了,参将先回去吧!”
  李植见宋道明直接赶自己了,讪讪地笑了笑。不过李植倒也不怕这宋道明使坏。如果惹火了李植,李植派兵拆了兵备衙门也是有可能的。
  这年头四面烽火,手上有兵可以横着走,文贵武贱的时代已经慢慢过去了。
  李植拱手说道:“本官告辞!”
  说完这话,李植大步离开了兵备衙门。
  看着这李植的离开,宋道明冷冷哼了一声,说道:“好狂妄的武夫!”
  余毕池担忧地说道:“兵备大人,和这李植打jiāo道还是小心为好,他实力实在太强。原先这李植还是一个游击的时候,前任天津总兵骆振定想兼并李植的产业,结果被李植击败。最后骆家被抄家,骆振定被天子斩首于京城菜市口!如今李植在安庆又立新功,势头正盛,天子都十分眷宠,兵备还是避一避为好!”
  宋道明闻言愣了愣,端着茶杯琢磨了半天,最后叹了一口气。既然总兵都斗不过还是游击的李植,自己这个兵备更加斗不过已成龙虎将军的李植。
  想不到自己堂堂兵备,居然拿一个参将毫无办法。难道这世道变了,武人要当家了?
  宋道明举起茶杯盖子,想喝一口,却又没了精神。他把盖子盖在了茶杯上,最后啪一声把茶杯重重放在了茶几上。
  余毕池看了看宋道明的脸色,又说道:“兵备大人不和这武夫一般见识,说说兵备在天津的生意吧?”
  宋道明吸了一口气,半天才缓了缓自己的火气,转头说道:“我侄子宋有时想在中路和西路各县和各卫都开几家商铺,经营粮食、铁器!”
  余毕池说道:“此事好办,我熟悉天津的情况,我为兵备大人物色这些店铺。到时候宋公子雇了人,直接往店里一坐就可以做买卖了!”
  “不知道在天津这两种买卖行情好不好。”
  “兵备放心,在天津粮店和铁店一般人都开不了,都是有官家背景才能开张,一个县城也没几家,没有不赚钱的。”


第0200章 召见下属
  从兵备衙门出来,李植又去了趟巡抚衙门。自己新任参将,还是要给天津巡抚查登备意思意思的。李植比一般的参将有钱,出手自然也大方一些,又送给查登备一千两银票。查登备见了李植十分亲热,见到银票就更加欢喜,拉着李植说了好一会家常。
  一直说到下午,李植才告辞。查登备要留李植吃饭,被李植婉言拒绝了。
  骆振定死后,如今天津总兵还是空悬着,朝廷迟迟没有任命新的天津总兵。李植目前只有巡抚这一个上司和兵备道这小半个上司。拜访完巡抚,李植就开始召集下属了。
  如今李植管理天津西路军务,下属有三名守备,分别是静海县守备、青县守备、兴济县守备。这三个守备都在县城里,是当地县城的防守力量。
  第二天李植派人去召集这些守备,第三天下午,这三名守备快马赶到了范家庄。
  李植让这几个下属在二堂等待自己。
  静海守备叶贤才是个高大的汉子,身上穿着绯色的正三品的官服,倒有些武官的威风。他坐在三人最前面,有些紧张,朝旁边的青县守备石杰高说道:“石兄,龙虎将军威名远传,你说他新官上任会不会烧三把火,刁难我们?”
  那青县守备石杰高是个干瘦的中年人,正在那里闭目养神。他听到叶贤才的话,睁开眼睛抚了抚胡须,说道:“应该不会,我听说参将此前对下属的要求很简单。”顿了顿,石杰高又说道:“而且参将做游击时候,还花钱从手下的cāo守那里买了好多荒地开为军田,白送了钱给下属。”
  兴济守备郝正朝是个方脸无须的中年人,他说道:“防是要防的。不过我们三人是老相识了,三个人进退一心,料想他不敢刁难我们!”
  叶贤高点了点头,说道:“对,我们进退一心!你们送的银票都是一百两银子,礼单财货是一百二十两银子么?”
  郝正朝说道:“都是刚好二百二十两银子,银票一百两加一百二十两的财货!参将看了礼单,就知道我们三人同心,会有所忌惮了。”
  石杰高点了点头,说道:“参将也是人,看到我们这么团结一定会识趣的!哪里敢烧三把火?”
  说完这话,他就放心地闭起了眼睛,养起了神。
  半晌,李植从堂后走了出来。
  看见参将出来了,三个守备对视了几眼,跪在地上唱道:“叶贤高见过龙虎将军!”
  “石杰高见过参将大人!”
  “郝正朝见过龙虎将军!”
  李植坐在主位上,看着这些跪下的守备,心里颇有些自得。一年半前,自己还要给守备罗里宗行跪礼呢。转眼间,如今就有三个守备跪在自己面前了。
  李植说道:“免礼,起来吧!”
  三个手下爬了起来,从怀里取出礼单,一个个上来把礼单递给了李植。李植一看那三份礼单,倒是愣了愣——三个手下送的全是一百两银票,外加一百二十两的财货。
  李植抓着礼单想了想,暗道这是什么意思?向自己展示三人关系好?威胁自己?
  三个明末武官能有多团结?都是官痞,随时会为了利益反水。这样昭示他们的团结不是一个笑话么?
  李植笑了笑,说道:“你们三人的礼单,怎么一模一样?”
  叶贤高说道:“不一样,大人,不一样,我们的财货选的都是不同的丝绸,不会一样的!”
  李植冷笑一声,说道:“好,不错!我收下了你们的礼单。”
  三个守备对视了一眼,暗道这参将被自己震慑到了,料想对自己三人的要求都会降低了吧。三人心里得意,不等李植喊坐,就自己坐回椅子上去了。
  李植看了看三人的得意神色,心里琢磨破解这三人团结的办法。李植看了看静海守备叶贤才,觉得这人外表粗豪,想来心计会少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