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9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9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身衣服。等郑氏穿着命fù衣饰出来时候,旁边的两个丫鬟都拍手叫好。
  “老太太好富贵!”
  “老太太这一身衣服好气派!”
  郑氏走到里屋对着衣冠镜看了看自己的样子,唏嘘说道:“一把年纪了还穿得这么富贵,这是要去哪里显摆哩?”
  李植笑了笑,和郑氏说道:“娘,除了礼服一套之外,我还给你做了四套命fù常服,以后你四套常服换着穿,不能随意穿其他衣服了。”
  郑氏诧异地看了李植一眼,一时竟有些说不出话来。
  李植笑了笑,把衣服饰品放下,便回正院里去了。
  回到自己住的正房,李植一推开门,看见崔合正在逗儿子。儿子被崔合放在桌子上,被崔和挠得哈哈笑着,脚蹬个不停。
  李植笑道:“娘子,我升官了!”
  崔合歪着头问道:“升做什么官了?”
  “升做正二品的都指挥使了。”顿了顿,李植说道:“而且天子封你做二品诰命夫人了!”
  崔合拍手说道:“好啊!诰命夫人好威风的!那有没有好看衣服发下来?”
  李植笑道:“衣服朝廷不管的,没有发下来。但是我给你做了五套衣服,一套礼服四套常服,还有两套饰物。你去把常服换上给我看看?”
  “好啊!”崔合先把儿子抱进摇篮里,便从李植手里接过衣饰去换了。等了一会,李植就看到一个雍容华贵的官夫人走了出来。
  二品诰命夫人常服头饰用珠翠庆云冠,饰物繁多:珠翠翟三,金翟一。鬓边珠翠花二,小珠翠梳一双,金云头连三钗一,金压鬓双头钗二,金脑梳一,金簪二,金脚珠翠佛面环一双。镯钏都用金。衣服为长袄、长裙,质料各色纻丝、绫、罗、纱随用。长袄镶紫或绿边,上施蹙金绣云霞翟鸟纹,看带用红、绿、紫,上施蹙金绣云霞翟鸟纹。长裙横竖金绣缠枝花纹。
  这一套衣饰十分华丽,崔合的美丽容颜配上这一套衣饰,更显得楚楚动人。
  崔合穿着新衣新冠在李植面前转了一圈,问道:“怎么样?”
  李植赞叹道:“真好看!”
  崔合咯咯笑着,说道:“你不是骗我吧?”
  “骗你做什么,真的好看。不过这一套衣服华贵,穿者仪态要雍容庄重,不能转来转去的。”
  崔合高兴地又转了一圈,说道:“那以后我不能穿普通衣服啦?”
  李植笑道:“是不能穿普通衣服了,不过我可以帮你多做几套不同颜色的常服,让你换着穿。”
  崔合点头说道:“夫君最好了!”
  ……
  十月八日,李植去拜访新任天津兵备道宋道明。
  天津兵备道是天津中路兵备道的简称。新任兵备宋道明是进士出身,本是凤阳府知府。因为修复受损的凤阳皇陵得力,晋升为山东承宣布政使司右参政兼山东提刑按察使司副使,负责整饬天津中路兵备。
  李植所在的天津西路相对其他路较小,不设兵备道,兵备整饬事务由宋道明兼理。
  兵备道在地位上大致与参将同列,但明末重文轻武,实际中兵备道往往可以节制参将。一般的参将见了兵备道,甚至要行跪礼。李植作为西路新任的参将,要主动拜访新任兵备道,表示诚意。
  李植jiāo了名帖,进了天津兵备衙门,在二堂见到了宋道明。不但宋道明在,天津中路的管粮通判余毕池也坐在堂上——李植所在的天津西路较小,不设管粮通判,钱粮事务也由天津中路管粮通判兼理。
  见到宋道明,李植拱手作揖,说道:“参将李植见过新任兵备大人!”
  行完礼,李植站起来看了看宋道明,却看到宋道明十分不满地瞪着自己,一句话不说。
  显然,这个新任兵备是在为自己不行跪礼而恼怒。


第0199章 新任兵备宋道明
  李植心中好笑,暗道如今自己兵强马壮,是各路势力的拉拢对象,就算对上六省总理或是兵部尚书都不用下跪,又怎么会跪你这样一个从三品兵备道?
  这个宋道明,是个搞不清楚状况的。大概是在凤阳欺负孱弱守备之类的武官欺负惯了,到了天津见了自己,一下子不习惯。
  李植站在那里,有些好笑地看着宋道明,没有动作。李植怀里本来藏着当作见面礼的礼单,这时他也懒得拿出来了,干脆空手和宋道明对峙。
  倒是旁边的余毕池比较春风,赶紧招呼李植坐下:“龙虎将军坐!坐!”
  李植也不客气,一屁股坐了下去。
  宋道明看了一眼余毕池,似乎不满余毕池越俎代庖让李植坐。他见李植没拿出礼单,竟是空手而来,就更加恼怒,冷冷说道:“参将好大的架子!”
  李植坐在椅子上笑道:“不瞒兵备,在下见了总理熊文灿也是作个揖。”
  宋道明不爽说道:“在外打仗,和承平的天津一样?”
  李植笑道:“前几日在兵部掌印尚书杨嗣昌大人府上,大司马也免了我的跪礼!”
  宋道明愣了愣,没想到李植还去了杨嗣昌府上,这个李植不但上朝见了天子,还受大司马亲睐,手眼通天啊?不过兵备道是文官,归吏部管,倒也不怕李植兵部尚书的关系。
  宋道明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李植看了看宋道明,笑道:“兵备初上任,对天津中路、西路的兵务有什么计划?”
  宋道明冷笑了一声,没有说话。显然,对于李植这样“无礼”的武官,宋道明是一句话也懒得多说。
  余毕池见场面尴尬,chā嘴说道:“龙虎将军如今升为参将,手下有两千的兵额哩!”
  李植来了点兴趣,说道:“那一个月能拿多少军饷?”
  军饷有“漂没”等各种名目的雁过拔毛,到了实际掌兵武官手上剩下不多。军饷实际发放的数额这事不能明说,只能暗箱cāo作,否则就是撕破官场的潜规则把真实情况曝光了。余毕池有些尴尬说道:“如今朝廷拨饷不足,我们天津不算九边,拿不到足饷!能拿到多少军饷,龙虎将军到时候拿到银子便知道了。”
  宋道明见李植问的问题令人尴尬,又冷笑了一声,似乎在嘲讽李植的不通时务。
  余毕池赶紧缓和气氛说道:“龙虎将军这次大胜归来,是不是又要扩大家丁队伍了?”
  李植的家丁队伍也不是秘密了,就连天子也是知道李植以私产养家丁的。李植淡淡说道:“八千人确实少了一些,计划再招募一些家丁。”
  余毕池好奇问道:“龙虎将军好大的气魄,还要招募多少人?”
  李植答道:“还没有决定,要看产业的利润情况。”
  余毕池讨好说道:“龙虎将军这次再招新兵,实力就更超一般总兵了。即便是巡抚大人,见了龙虎将军也要另眼相待!”
  余毕池这一番话是好心,是说给宋道明听的,是提醒宋道明这李植实力不凡。他怕宋道明和李植闹僵了斗起来,最后搞的大家都吃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