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8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8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李道斜着眼睛看了看郑开成,骂到:“郑开成你敢说你没有后悔?你要是知道自己这么快升千户,你会娶你媳fù?不找个更好的?”
  郑开成啐道:“我早就算到跟着大人会有今天,娶媳fù时候就一切尽在计划之中!哪像你这样骑驴找马?”
  众人听到这话都楞了楞,琢磨郑开成这么高风亮节?说的是真是假。
  郑元喝了一口烧酒,感慨说道:“跟着大人!如今的日子以前真不敢想啊!我家媳fù又怀孕了!说不定这次我要儿女双全了!说出来不怕大家笑话,以前我家穷,和媳fù都不敢合房。结婚十年都没有孩子!”
  郑开成啐道:“如今你是千户了,不但可以合房,还可以娶个小妾了!”
  众人又是一片哄笑。
  刚升为百户的薛三库举杯朝李植说道:“师长,以前我是家族里最穷的一个,一直没钱娶亲。如今跟着你干,如今我是家族中最出息的一个,媳fù都找好了,亲戚们都羡慕我。师长我敬你一杯!”
  李植把酒杯盖住,说道:“别!你们自己喝,别敬我!”
  薛三库不放过李植,说道:“师长你喝半杯,我喝一杯。”
  “半杯也烧肚子啊!”
  到了最后,李植还是被下属们敬了几十杯,喝了不少酒,第二天睡到中午才起来。
  第二天晚上,李植又振作精神,去赴兵部尚书杨嗣昌的宴。
  杨嗣昌家在城西一个巷子里,那一片附近都是朱门华屋,峻宇雕墙,显然都是高级官员的宅邸。李植找到杨嗣昌家递上名帖,便被门人带着进了杨府,到了正堂。
  正堂上,杨嗣昌已经等在那里了。看到李植,杨嗣昌站起来迎接。李植见兵部尚书这么客气,赶紧上去和杨嗣昌行了礼,把礼单送了上去。
  杨嗣昌接过礼单看了看,见上面有近千两的财货,笑着说道:“家中宴席,参将何需如此破费?”
  李植笑道:“一点心意,不成敬意。”
  两人分宾主坐下,说了些闲话。第二次见面,两人不怎么熟悉,说的都是些场面话,没什么内容。等了一刻钟,保定巡抚丁魁楚也来了。
  三人这才入了宴席,开始晚宴。
  晚宴十分丰盛,有鱼翅羹、炙蛤蜊、酒糟蚶、烧鹿ròu等,看得李植很有食yù。
  杨嗣昌和丁魁楚倒是熟悉些,说得话也比较有内容。丁魁楚是个极会说话的,席上拐弯抹角地拍杨嗣昌马屁,让杨嗣昌十分高兴。丁魁楚说到最近的安庆大捷,把功劳都安在杨嗣昌的运筹帷幄上面,倒把坐在一边的战将李植忽略了。
  李植也不计较这个,埋头吃菜。他吃了半天,突然听到杨嗣昌问道:“参将带兵打仗实在是威风,老夫佩服。参将觉得如今形势,如何才能平靖四方?”
  李植愣了愣,咽下一口鱼翅,斟酌着用词说道:“如今武官腐败,无心提高战力。要整顿风气,选取合适的清官带兵,让武官少吃空饷少喝兵血,让士兵能够后顾无忧专心训练战斗。同时要改变军中私分战功的陋习,让优秀的将领能够脱颖而出。这才能提高军队战斗力,平贼退奴。”
  听到李植说反对军中私分战功,杨嗣昌若有所思地看了看李植,沉默了许久才说道:“参将所言有理,然而整顿风气阻力重重,非一蹴而就。如今征剿缺饷,此又如何?”
  李植想了想说道:“要向商人、士绅和宗室要钱。如今穷人承担全国的税赋,而商人不纳税,士绅宗室不jiāo赋。jiān民都把田产‘诡寄’在士绅宗室名下,也不纳田赋。而这些诡寄的田地该jiāo的田赋全部压在老实农民身上,更让穷人困苦。如此下去,不但朝廷收不到税赋,而且还会逼迫穷人投贼。”
  “只有让商人jiāo税,国家才富。要让士绅和宗室一体jiāo赋,田赋才能公平,穷苦百姓才能逃脱破产命运,不再从贼。”
  杨嗣昌听到李植的话,笑了笑,说道:“参将所言有理,但是让商人jiāo税让士绅宗室jiāo赋,运行起来更是阻力重重啊!”
  李植拱手说道:“这便是大司马和朝中诸公该解决的事情了。”
  杨嗣昌哈哈大笑,没有说话。
  李植笑道:“我说的是酒桌上的玩笑话,大司马听了付之一笑也就算了。”
  说完这话,三人就不再议论国事。李植又敬了杨嗣昌和丁魁楚几杯,便起身告辞了。那杨嗣昌十分看得起李植,一直把李植送到门口才回去。李植见兵部尚书这么重视自己,也十分高兴,和杨嗣昌作揖告别。


第0198章 诰命夫人
  第二天,李植去京城最好的衣饰店,帮母亲和崔合订做了几套二品诰命夫人的礼服、常服和金银饰物。朝廷只管封赏诰命夫人的身份,这些命fù的衣服饰物朝廷不管,需要命fù们自己找人制作。
  京城中高级官员多,命fù也多,有高级的衣帽店专门为命fù们做衣服做饰物。
  二品诰命夫人的衣服格致华丽,饰物繁多,李植做了十套衣服和四套饰物,花了六十多两银子。
  在京城等了两天,衣服就做好了,饰物也配好了。李植雇了一辆马车为自己和下属们装衣服和物品,带着七十多个下属浩浩dàngdàng离了京城,骑马往天津范家庄回去了。
  众人回到范家庄,从西门进了城。城中的百姓们看见李植的新旗牌,知道李植升官了。将军的官位越高,范家庄的幸福生活就越稳固。百姓们仿佛遇到一件喜事,都站在路边驻足观看。
  “将军大人升官咯!”
  “天津西路分守参将哩,将军大人做参将了!”
  “龙虎将军!好威风的名字!”
  “听说将军这次在安庆杀了一万多贼人!”
  李植骑在马上,在百姓们的注视下往官厅骑去。有十几个嬉闹的儿童在路边追着李植的队伍,看着将军的威风,蹦蹦跳跳兴奋不已。
  李植骑进了官厅,当然现在得改名为参将府了,众下属官员便散了。众官离开范家庄好几天了,也不知道各个条线没了领导有没有懈怠,都忙着去检查工作。
  李植带着衣服和诰命到侧院找到母亲郑氏,把东西jiāo给了母亲。
  “娘,你被天子诰封为二品诰命太夫人了!”
  “什么?”
  郑氏愣了愣,没有反应过来。郑氏出身民间,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诰命夫人,听到李植的话不知所云。
  李植把一套二品命fù的衣服jiāo给母亲,说道:“娘亲,我这次升官了,升做了参将。天子升我官之余,诰封你为二品夫人!你以后就和二品的官员同级了,你换上这衣服看看,这是天子赐的礼仪!”
  郑氏愣了愣,说道:“你这次进京看见皇帝了?”
  李植笑道:“看见了,我还和天子说话了呢!天子也就比我大几岁!天子诰封你为二品太夫人,娘你快换上衣服吧,不能丢了朝廷的威仪。”
  郑氏犹犹豫豫,最后还是听儿子的话去换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