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8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8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峙起来。而后排的五十个士兵则从容的给步qiāng上膛装弹,用了十几秒钟就完成了装填,从人缝里把qiāng口对准了城门口的赵柱士兵。
  看着那黑洞洞的火qiāng口,赵柱的士兵们害怕起来,渐渐往后面退去。到后面,一百个家丁已经不敢威胁李植的人马,一个个退到了十几米外,把骑在马上的赵柱孤零零让在前面。
  这些家丁比较机灵,知道李植的步qiāng不是开玩笑的,不敢以身试法。
  赵柱骑在马上大声说道:“李植,你要和我火并么?”
  李植看了看孤零零骑在马上的赵柱,冷冷说道:“火并?你太看得起自己了,打光你的兵马不需要一刻钟!”


第0193章 弃市左部兵痞
  李植不和赵柱废话,押着二十多个兵痞就往安庆城中心走去。赵柱的人马看着李植的士兵荷qiāng实弹,哪里敢阻拦?
  走到城中心的菜市场门口的十字路口,李植让士兵们清出一片区域,让二十多个兵痞跪在地上,在他们背后chā上牌子。那牌子上大写几个字:“jiānyínfù女,斩立决!”
  李植还让负责秩序的家丁在边上大声吆喝,说明处斩这些兵痞的原因。
  百姓们看这边处决乱兵,齐齐围了过来。听说这些兵痞是因为jiānyínfù女要被天津兵马斩首,百姓们齐齐叫好,一个个同仇敌忾。
  这年头从外地调来作战的兵马被称为客兵。大明的客兵远离乡土,作风十分野蛮,往往欺凌当地的百姓,素有匪过如梳,兵过如篦之说——匪过来掠夺,就像梳子一样梳理了一遍把家里财物都掠走,但是梳子齿与齿之间间隔大,仍有漏过的;而客兵过来掠夺,是明打明地,时间充裕,细细地搜刮,掠夺得比匪还要恨,就像齿很细的篦子一样。
  这年头客兵像阎王一样恐怖。而天津的兵马不但不掠夺平民,还抓捕jiānyínfù女的兵痞,实在是仁义之师。
  围观的百姓越来越多,渐渐把道路全部堵上了。
  没多久,左良玉就骑马冲了过来,后面带着十几个家丁。左良玉让家丁分开人群,自己排众走到李植面前。
  那几个跪地的兵痞看到左良玉来了,拼命在地上磕头,大声说道:“大帅救命!”
  “大帅救救我们!”
  左良玉抱拳朝李植说道:“游击将军,左某来晚了,没有阻止兵丁yín掠fù女!”
  李植看了看左良玉,暗道这军阀居然好意思说自己要阻止兵丁?他的兵马掠夺fù女是家常便饭了吧。左良玉部大规模劫掠百姓,掠夺fù女引起骚乱的,李植在邸报上就见过两次,哪一次他有阻止的?
  李植说道:“总兵日理万机,来晚了,李植为将军处理便是了。”
  左良玉抱拳说道:“游击将军,左某的兵还是要左某来处理,不劳游击将军代理!”
  李植说道:“我看不到的我管不了,但今天让我碰到了这天怒人怨的事情,我就不会放过。总兵想讨回士兵,这事不行!”
  左良玉身后的一个部将罗岱被李植的话激怒了,冲上来骂到:“游击李植,你把自己当巡抚了?你有什么权力处罚左帅的兵马?小心我带兵抄你的营寨!”
  李植笑了笑,说道:“抄我的营寨,我只派三千人防守,我看你们六千人能不能靠近我的营寨?”
  那罗岱这些年仗着左良玉部兵马强盛,在其他各部兵马前骄横惯了,一下子忘记了他对阵的是天津李植。这李植一战擒斩两万多流贼首级,打得六家大贼闻风丧胆,战力远在左良玉部众之上。罗岱拿兵马威胁李植,在李植眼里只是个笑话。
  罗岱吃了个鳖,张了张嘴再说不出话来。
  左良玉看了看李植,缓缓说道:“游击将军,我听说你是做买卖的,不若这样。我拿银子来买我的这些兵士的命,一百两一个!如何?买来后我当众鞭笞这些兵士,一人鞭五十下!”
  李植笑道:“一百两太少,一万两一个正好!二十三个乱兵二十三万银子卖给你,一手jiāo钱一手jiāo货。”
  听到李植的话,左良玉身后的罗岱大喊一句“欺人太甚!”便要冲上来和李植ròu搏,却被旁边的几个将官拦住了。
  这李植兵马实在太强。冲撞了李植,万一李植真的火并左良玉,倒霉的还是左部。而且如今李植抓着左良玉士兵欺凌fù女的把柄,闹大了难堪的还是左良玉,上官不会责罚李植。
  左良玉看了眼李植,不再说话,背手站在一边,铁青着脸看着场上的二十多个兵痞。左良玉的下属见状,也一个个沉默地看着地上的兵丁。
  地上那二十个兵痞看着左良玉,还在拼命的磕头求饶。
  没多久,总理熊文灿就听到了消息,带着巡抚张国维,总兵牟文绶等人赶到了菜市场门口。这边熊文灿还没走进人群,那边黄得功和刘元斌等人也快马赶到,都是来看热闹的。
  大杀八方的李植和桀骜不驯的左良玉对上了,这热闹大了。
  熊文灿气喘吁吁走到菜市场门口,分开人群走到李植面前,说道:“游击将军好大的阵势。”
  李植说道:“这些官兵所为天理不容,与流贼有什么区别?李植不得不罚!”
  熊文灿抚了抚胡须,默然不语。
  左良玉看到熊文灿过来了,走上来抱拳说道:“总理!”
  熊文灿看了看左良玉,朝李植说道:“李植,你便卖老夫一个面子,把这些兵痞jiāo还给左良玉,让他自己处理!”
  虽然李植立了大功,还分了首级给熊文灿,但李植马上就要回天津了,以后熊文灿围剿流贼还要调左良玉的兵马。所谓人走茶凉,熊文灿场面上当然要照顾一下左良玉的情绪。
  李植看了看熊文灿,冷冷说道:“下官不能放过这些兵痞。”转过头,李植对家丁喊道:“行刑!”
  只听到噼哩啪啦几十声qiāng响,李植的士兵们对着兵痞后脑勺开qiāng,把这些兵痞shè杀在人群中间。
  熊文灿等文官听到qiāng响,都吓了一跳。再看到地上兵痞后脑开花的惨状,一个个都脸色发白。
  围观的百姓也吓了一跳,听到qiāng响齐齐往后退了几步。但很快他们就反应过来,一个个大声叫好!
  “天津的兵马好样的!”
  “仁义之师!”
  “天津的兵马威武!”
  李植qiāng毙完乱兵,大声喊道:“派五千士兵到城外巡逻,再发现强暴fù女的,就地qiāng毙!”
  在熊文灿、张国维和左良玉等人的注视下,李植弃了地上的尸体,带队回营。
  左良玉叹了口气,说道:“让士卒们不要在外面补给了,全部回营!”
  左良玉心情郁闷,弃了熊文灿,也率领部下回营了。
  熊文灿看了看张国维,讪讪说道:“这李植,和左良玉学了,也骄纵起来了,不听指挥啊!”
  张国维叹了口气说道:“这武夫实在跋扈!总理要不要参这李植一本?”
  熊文灿摇了摇头,说道:“参他有什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