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8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8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出来。”
  李植没想到熊文灿讨价还价,又要了自己一成首级。
  不过既然能做副将,少一成首级又如何?李植拱手说道:“那在下就让出四成来吧!不过在下有些下属在天津没有参战,但我要把他们列入有功将领的名单中,还请总理大人行个方便。”
  熊文灿抚了抚胡须,满意地点了点头。
  “此事也无妨!你把单子列出来,我写塘报时候帮你抄进去。”
  两人讨价还价谈好,熊文灿带着李植,走回了衙门大堂。
  众将看见熊文灿出来时候面色轻松,都欢欣鼓舞,知道这次有首级分了。
  熊文灿威严地坐在大堂的中间,大声说道:“凤泗总兵官牟文绶何在?”
  “下官在!”
  “你这次在对阵六家流贼的战斗中作战勇敢,护住中军,擒斩流贼首级两千一百三十一级,这数字可有出入?”
  牟文绶一算,知道总理给自己加了一千具首级,顿时眉开眼笑,说道:“下官没有意义,全凭总理安排!”
  牟文绶一下子得了两千首级,这是大功,说不定要升一级官衔!牟文绶的好事看得旁边的刘良佐和陈洪范眼睛发红,后悔那日自己怎么就逃下去了?
  熊文灿点了点头,又说道:“京营副总兵黄得功何在?”
  黄得功知道总理要给自己分首级了,欢喜说道:“末将在!”


第0192章 抓捕兵痞
  分完首级之后,诸将都十分好奇李植是怎么作战的。李植便和这些文武官员约好,三天后在城外校场展示火器作战。
  展示之前的几天,李植无事,便带着一百兵马在附近闲逛,看看安庆的山麓河川,人文地理。虽然大股的流贼已经被李植打溃了,但山野里还有藏匿的落单贼人,道路上并不清净,所以李植带着一百兵马。
  李植这次大胜流贼,缴获了八千多匹军马。虽然其中只有四千匹是战马,其余只能算驮马,但也足以让李植的八千士卒人人有马。李植选取的一百护卫此时在外面都骑着高头大马,在道路上行起来带起烟尘滚滚,气势不凡。
  安庆府有天柱山,振风塔等名胜,李植看了两天,把这些名胜都逛了一圈,这才策马往安庆府城回去。
  走到安庆城北一个小村庄时候,李植突然看到那村庄里有一个姑娘撒腿跑出来。她身上的衣服似乎是被人撕扯过,残缺不全。脚上一只鞋子不知道掉在哪里,在已经结穗的稻田里嘶叫奔跑,一脚深一脚浅,仿佛遇到了极为可怕的事情。
  他的后面,四个光着膀子的汉子从村庄里走出来了,看着稻田里奔逃的姑娘哈哈大笑。那些汉子腰上佩着大刀,看上去十分精悍。笑了一会,一个汉子猛地窜了出来,在田埂上快速奔跑,一下子就追上了逃跑的姑娘。
  那个姑娘听到后面有脚步声,转头一看,却被那个汉子猛地扑倒在稻田里。
  那个汉子扑倒姑娘后抓着姑娘的衣服一撕,把女孩的上衣撕开了。他哈哈yín笑,一把抓着姑娘的双臂,硬生生把姑娘往村庄里拖拽过去。
  这边一个姑娘还在拖拽,那边村庄里又逃出一个fù女出来。那fù女也是衣衫不整,显然差点就被强暴了。她闷着头往村子外面冲,想逃出去,却被村子里跑出来的另外两个光着膀子的汉子几步追上去。
  两个汉子死死扣住fù女的喉咙让fù女无法再跑,然后一上一下把fù女举起来,举着挣扎不已的fù女往村里走去。
  看到这一幕,李植顿时火冒三丈。
  哪里来的流贼,敢在村庄里jiānyínfù女。自己把贼兵打溃了,这些溃兵居然还这么嚣张?
  李植一挥手,大声说道:“杀进村子里,抓了这些贼人杀了!”
  一百名虎贲师士兵大胜唱喏,骑马冲向了那个村庄。士兵在村庄中间的道路上驰骋了几个来回,就掌握了村庄里的情况。大概有三十多个贼人在村庄里jiānyínfù女。村庄里的男人和老幼被贼人关在一个院子里,门口站着两个持刀的大汉守着。
  看到一百个骑兵冲进到村庄,那些贼人十分吃惊。他们听到滚滚马蹄声,一个个弃了坏事,慌张地从屋子里跑了出来,举着刀对着策马驰骋的虎贲师。
  虎贲师侦查完情况就骑马退出了村庄,在五十米外跳下马,然后举起了扛在背上的步qiāng,上膛装弹。装好子弹后,一百名士兵列阵走进了村庄,朝那些正做着坏事的贼人走去。
  村庄里面,三十多个贼人也举刀站在了门口,准备和虎贲师对峙。
  李植看这些贼人的做派,有些吃惊。这不像是被自己打溃的流贼啊,流贼早已经丧胆,看到官军哪有不跑的?更别提举刀列阵和一百虎贲师对峙了。
  难道这是官军?
  哪一路官军,做这伤天害理的事情?
  李植骑马走到前列,大声喊道:“你们是兵是贼?”
  那些汉子听到李植的询问,哈哈大笑。一个为首的健壮汉子走出来说道:“我们是左帅的兵马,在此补给,你们是哪一路官军?”
  原来是左良玉的人马,难怪如此跋扈。这些肮脏的兵丁,居然jiānyínfù女。
  李植大声说道:“你们补给不公平买卖,怎么糟蹋良家fù女?”
  为首那人说道:“左帅定下的规矩,良家fù女也是补给的一部分。”
  说完这句话,那些兵丁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李植闻言大声说道:“你们这样做兵,和做贼有什么区别?”
  那为首的兵丁说道:“做左帅的兵,日子比做贼还滋润,这是肯定的。”眼睛一翻,他大声说道:“你是何处的官爷?想如何?莫非敢和左帅为难?”
  李植火冒三丈,大声说道:“第一班,开火!”
  八名士兵瞄准了村子口的士兵,摁下了扳机。只听到一串qiāng响,村子口的八个光膀子官兵身上顿时血花四溅,口吐鲜血倒下去了。
  看到这边开火了,那二十多个官兵如遭雷击,立即抱头逃窜,四散躲避。
  李植一挥手,说道:“上去把这些兵痞绑了,押回安庆城里枭首示众!”
  一百个虎贲师士兵冲了上去,抓捕兵痞。这些兵痞们尝到了步qiāng的厉害,此时被步qiāngqiāng口对着没有一个敢反抗。士兵们把这些兵痞绑了手臂,一路押回了安庆城。
  走到城门口,左良玉的部将赵柱不知道怎么回事得了消息,带着一百个家丁快马冲到了城门口。
  “李植,放开左帅的兵马!”
  李植看了看这个中军参将,淡淡说道:“兵痞jiānyín良家fù女,人人得而诛之。你们包庇做贼的官兵,是也要一起作贼吗?”
  赵柱却不听李植的话,大声说道:“游击李植,我让你放开左帅的人,你听到了没有。”
  赵柱说完这句话,他身后的一百家丁往前走了几步,压在李植面前。
  李植身边前排的士兵一看形势不对,立刻拔出刺刀,把刺刀装在了qiāng上,和赵柱的家丁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