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8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83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他招了招手:“游击将军来,本官有事和你商量!”
  说完这话,熊文灿就走进大堂旁边的一间正房去了。
  听到熊文灿的话,众将脸上一喜,一个个都满脸期待地看着李植。
  李植知道熊文灿这又是要和自己商量分首级的事情了,脸上一沉。不过如今的李植不是前些年的那个任人揉捏的小武官了,如今李植兵强马壮,即便是对上总理也能讨价还价一番。就算军中有按官位大小分润首级的循例,李植也可以把这个规矩改了。要知道现在可是烽火连天的明末,谁拳头大谁有理!
  左良玉凭借六千兵马可以横着走,李植有八千强兵,又怎么能让熊文灿揉圆搓扁。
  李植打定主意,跟随熊文灿走进了正房。
  正房里摆着一张花梨木书案一把雕花木椅,书案上摆着一些公文,显然是熊文灿日常处理来往文书的地方。
  看到李植进来,熊文灿抚须问道:“此次大胜,游击将军缴获了多少首级?”
  李植拱手说道:“来安庆路上擒斩六百马军,在张献忠营前擒斩一千八百骁骑,对阵罗汝才三家流贼斩获一万两千,击溃张可望骑兵冲阵斩杀六千,追击流贼再获三千五百。此战李植八千人擒斩两万四千流贼首级。”
  李植的话,让熊文灿吸了一口凉气。虽然早就知道李植这次收获巨大,但听到具体的数字,还是让熊文灿感到触目惊心。这李植的部队当真是火力威猛。这六家流贼遇上李植,是倒了大霉。
  熊文灿讪讪说道:“除去游击将军的斩获,其他兵马这次共斩敌一万三千,只是游击将军一家斩获的一半。”
  李植没有回答这句话。
  熊文灿抚须说道:“军中的循例,想必游击将军也是知道的。这次的首级,将军分润给其他军马如何?”
  李植淡淡说道:“下官以为不妥。”


第0191章 分首级
  熊文灿愣了愣,没想到李植会拒绝自己的建议,他吸了一口气说道:“将军勇冠三军斩获无算,但别部兵马也在全力杀敌,却擒斩平平。若将军不愿意分出首级让其他兵马分润一些,怕是要寒了这些军官的报国之心啊。”
  李植淡淡说道:“平日里吃空饷喝兵血,上阵没有战力自然没有缴获,空在战场上有报国心有什么用?”
  熊文灿被李植一句话噎到,有些说不出话来。
  大明的武官的确贪污受贿,的确因为这个缺乏战斗力,但如今这不是一个两个人吃拿卡要,而是整个大明系统都在贪墨。如果大明的武官不吃空饷喝兵血,他们就没钱孝敬上级,就没钱孝敬各路神仙,就会被上官被其他官员找岔子攻击,做官就做不稳!
  能够在大明官场上生存下来的武官,都是按这个系统的潜规则行事的。
  比如前朝的戚继光戚少保,南dàng倭寇北挡胡虏,却也吃空饷喝兵血。比如嘉靖三十六年戚继光在义乌招兵两千,就对外称四千五百,一下就吃两千五百人的空饷。戚继光正是靠着贪来的钱靠贿赂张居正、高拱等上官,才在官场上立足下来。
  戚少保都如此,寻常武官又岂能免俗?
  这些武将花钱经营了关系,这些关系就不是说着玩的。
  平时这些关系看不出来,一到关键时刻就会突然发难。如果总理熊文灿不按照武官官衔大小分润战功,就是得罪这些武官背后的关系。这些武官贪了那么多银子经营了那么多年的关系,非同小可。如果熊文灿得罪人遭围攻,多大的官都要丢掉。
  熊文灿抚了抚胡须,朝李植徐徐说道:“游击将军还年轻,官场上的事情晦暗难言,不是可以那么简单下定论的。”
  李植在官场上也混了几年了,当然也知道熊文灿话里的意思。但要李植把自己士卒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首级白白让给其他武将,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现在大明朝内忧外患日盛一日,越来越依赖武官,武官的话语权不断上升,有实力的武官不像从前那样畏惧总理、巡抚了,也不像从前那样畏惧大明的潜规则了。所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李植现在有八千强军,不像从前那样弱小,自然就有了和整个官员系统讨价还价的余地。
  李植说道:“分首级可以,但是只能分一成!”
  熊文灿皱了皱眉头,说道:“游击将军开玩笑了,分这么少,其他武官如何看我,还有哪个听我号令?”
  李植淡淡说道:“一成不能再多了。”
  熊文灿看着李植,有些焦躁,说道:“起码分出三成!分出七千首级给大小武官。”
  如今武官越来越强势,熊文灿也有些控制不住局面的烦躁感。不过这次只要李植让出三成首级,熊文灿就有七千首级可以分配,熊文灿便有空间安抚各方面的武官了。
  李植看了一眼熊文灿,说道:“分三成也可以,不过打完这仗后我就回天津去了,总理要为我对天子说明原委。”
  熊文灿愣了愣,没想到李植这一打完胜仗就急着回去,好奇问道:“将军为何如此着急?何不继续随本官杀贼立功?”
  李植说道:“在下要回去经营产业!我养的兵全靠私人产业供着,产业若是不景气,就没钱养兵了!”
  李植这次被天子钦点援剿,没有总理同意是不能擅自回天津的。但是李植要管理产业,必须把产业做大才能扩充自己的部队,哪里有时间在南直隶钻山沟追杀流贼?所以李植宁愿再让出两成首级,也要让熊文灿同意他回去。
  熊文灿抚须不语。
  李植要回天津也不是不可以,如今聚集在南直隶的最大六家流贼一战全被打残,安庆五百里内已经无大贼,形势大好。接下来就是钻山沟追杀流贼残兵的扫尾工作,此时官军气势大涨,各军获取战功易如反掌。李植要走,只是少了一个争抢战功的武官。
  加上天子已经同意了杨嗣昌的增税的建议,料想以后的援剿兵马会源源不绝而来,兵力上并不紧张。虽然李植兵马十分强悍,但如今流贼已受重创,依靠其他兵马剿贼也不难办。
  熊文灿想了想,说道:“将军要走也可以,我会对天子说清原委罢!”顿了顿,熊文灿说道:“此次将军立下大功,分出三成首级还有一万七千级,加上阵斩李万庆,张可望之功,我上奏天子为将军求一个天津副将的职位罢!”
  李植赶紧说道:“我不要做天津副将,我的产业都在范家庄,总理大人便为我求一个范家庄的副将吧!”
  熊文灿讪讪说道:“我倒是没有听说过范家庄!在小城设立副将职位说不过去。”
  李植说道:“总理大人兼任兵部尚书,在范家庄立个副将有什么难的?”
  熊文灿沉吟片刻,说道:“在范家庄设副将也行,我写信给兵部掌印尚书杨嗣昌说清楚,再奏请天子说清原委。”顿了顿,熊文灿说道:“但我帮你这么多,你要再让一成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