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18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18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敌,自己得意的近战厮杀本领就要被淘汰了吗?
  那个千总看龙在田有些发呆,又说道:“将军,我们要不要追?会不会又有埋伏?”
  龙在田愣了愣,有些拿不定主意。官军的主力被张献忠伏击了一次,都有些投鼠忌器,不太敢追击流贼的步卒。但龙在田正在那里犹豫,却看到一千多李植的骑兵从山谷里冲了出来,直奔流贼的步卒追杀过去。
  李植的兵马已经开始追杀流贼了?那还怕什么?
  龙在田一挥手,大声喊道:“追上去,抢他千把个流贼首级报功!”
  周围的把总大声唱诺,嚎叫着带领兵马追了上去。
  李植打溃了张可望的骑兵后,本来没急着支援熊文灿的中军,还在那里忙着割首级。但他没想到张可望这边的骑兵一溃,张献忠、刘国能和惠登相就直接逃了。李植暗道不能让把首级都让给其他官军,便让薛三库率领一千五百骑兵冲过去追杀流贼步卒。
  官军主力本来在那里犹豫不决,在观察这些流贼溃兵能不能追,却看到李植的兵马冲出来追杀了。
  看到李植带头派兵追杀流贼了,黄得功仿佛吃了个定心丸,不再畏缩。他大喝了一声,率领京营一千骑兵也冲了上去。黄得功麾下的五千多京营步卒见骑兵追出去了,也不愿意落后,步行跑上去追杀流贼,希望也能抢下几个首级作战功。
  其他官军的骑兵们这才跃跃yù试,跟着李植的选锋团冲了上去。
  经过这场大战,这些官军已经把李植当作中流砥柱了。只要是跟着李植的兵马进退,他们就不怕流贼。
  山谷外面,流贼的步卒一溃千里,完全散开逃奔,哪里还能伏击官军?
  山谷外面的骑兵在追杀,山谷里面的虎贲师在忙着割首级。花了一炷香的时间,留在山谷里的李植兵马割完了地上的首级,一个个把首级用布包着绑在腰带上,又收拢了战场上缴获的军马,这才整军往熊文灿的中军开过去。
  熊文灿正在那里喜气洋洋地和张国维聊着什么。这场大胜打得太漂亮了,官军在正面击退了六家大贼的联军,意义重大。而且如今三家流贼溃逃,骑兵追杀出去起码可以追杀上万的流贼步卒,加上李植之前的擒斩,这次报上去将是一个稳稳的大捷!
  我熊文灿能在岭南收服郑芝龙,也能在安庆击溃张献忠。自己这个兵部尚书,当得十分称职!
  一看到李植带兵开过来,熊文灿就哈哈大笑。他快步迎了上去,抚着李植的肩膀说道:“游击将军劳苦功高,这次是立下大功了!”


第0190章 衙门议功
  八月十四日,官军在安庆大败“八大王”张献忠、“曹cāo”罗汝才、“闯塌天”刘国能、“过天星”张天琳、“混天星”惠登相和“shè塌天”李万庆六家流贼的联军,阵毙李万庆。
  熊文灿让众将休息了一天,于八月十六日再召集众将,齐聚议功。
  十六日,李植走进安庆知府衙门正堂,看到众将都已经等在那里。
  众将看到李植走进来,都齐齐看向李植。李植这一战立功太大,他已经成为众将心中的中流砥柱,自然受人关注。
  京营副将黄得功快人一步走上去,拱手朝李植说道:“游击将军昨日大杀八方,黄闯子看得心服口服。若不是将军击溃罗汝才等贼来援助中军,昨日黄闯子已经死在大王谷的贼军包围里了。”
  李植笑了笑,也虚虚朝黄得功拱手说道:“也是靠黄将军身先士卒死守阵脚,才有此大胜,不是李植一人之功。”
  黄得功听见李植的话,仰起头哈哈大笑,拍了拍李植的肩膀说道:“游击将军是个爽快的人,将军这个朋友,我黄得功是jiāo定了!”
  李植说道:“在下也愿意jiāo黄将军这个朋友。”
  黄得功听到这话十分满意,又仰着头哈哈大笑,似乎对李植愿意和他jiāo朋友十分得意。
  京营监军刘元斌凑上来说道:“游击将军昨天横扫千军,端是威风啊!”
  李植笑道:“公公过奖了!”
  刘元斌呵呵笑了一声,说道:“昨天被贼兵前后包围,咱家还以为肯定没命了。谁知道将军前冲后杀,竟把七万多贼兵全部打溃了。将军这样的神勇,咱家真是没有见过。”顿了顿,刘元斌说道:“将军这次立下大功,一个参将甚至副将是跑不掉了!”
  李植想了想说道:“那要看总理如何报功了!”
  刘元斌笑道:“跑不掉的,无论如何也跑不掉的。”
  李植别过刘元斌正要往前走,凤泗总兵官牟文绶和云南副将龙在田走了上来。看到李植,两人都是长揖及地,十分恭敬。
  “昨日多亏游击将军救援及时,否则牟某已经死在大王谷里了!”
  “游击将军勇冠三军,救下了云南两千滇兵,我龙在田代两千云南兵马谢过游击将军。”
  李植笑着扶起两员猛将,说道:“二位都是宿将,如此大礼折煞李植了!”
  接下来,河南副总兵陈永福、徐州副总兵马火广等人纷纷走上来和李植作揖道谢,谢谢他昨日救下众人的功劳。前些天刚见面时候,这些人还因为李植年纪轻轻就位列将军之位对李植十分不屑,甚至怀疑李植杀良冒功。如今这些人亲眼见识了李植的本事,一个个态度诚恳,哪里还有前几天的鄙视?
  李植虽然不认识这些人,但也都一个个好言答礼。
  见到众将和李植道谢,在大王谷溃败下去的陈洪范和刘良佐脸上发烫,却是没有立场上去搭话。他们昨日溃败下去,不但丢人,还可能要受到总理惩罚,没了引军退敌的功劳,更错过了追杀献贼溃兵的机会,可以说损失惨重。
  前天要是多坚持一刻钟就好了。
  不过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以两人的作风,怎么可能不撒腿逃呢?
  左良玉带着手下站在众将最前面,看着李植,同样没有上去和李植说话。他虽然猜到流贼会打伏击,所以违抗总理命令躲过了流贼的包围,却也因此失去了和李植一起连破六家流贼的机会。左良玉也不知道自己算是聪明还是不聪明,站在那里有些高兴不起来。
  尤其听说李植兵马击溃三万流贼,击败一万五千流贼骑兵冲阵后,左良玉更是有些失落。这李植的战力也太强了,和他比起来,自己这支强军的名声有些苍白。
  左良玉身后的参将赵柱脸色更加尴尬,他那天当众质疑李植杀良冒功,算是得罪李植了。他那时不相信一个游击可以击杀六百流贼马军,却没想到李植是这样狠辣的角色,如今再没人不信李植击杀六百马军了。他那日跳出来指责李植杀良冒功,如今大家都当他的行为是个笑话。看到众将簇拥着李植说话,赵柱脸色难堪,站在那里有些失据。
  众人立在正堂里各怀心思,却看到总理熊文灿和巡抚张国维走了出来。
  熊文灿在人群中找了找,找到李植,朝